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在大清后宫:苏墨儿传奇 [目录] > 第5章: 始末(2)

《爱在大清后宫:苏墨儿传奇》

第5章 始末(2)

花蕊随风飘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死了?”怎么会死了?就算她有再大的错我也没打算让她死啊,一个好好的人啊,一个十五六岁的小女孩,就这么死了。强忍着内心的酸楚,“怎么死的?”

初雪此时已经泪流满面,不停的抽泣,哪还能回答。我只能看向若涵。

若涵抹抹泪水,“初一的早上不知为何万岁爷要见桂儿,命人去找才发现桂儿悬梁自尽了。那时万岁爷甚怒,桌上的茶杯都因为万岁爷发火拍桌子给震到地上摔破了。说什么,别以为死了就不知道这背地里干的好事。命人把桂儿拖出宫去,不许埋葬,仍到万人岗。那可是犯了重罪被杀头的人才仍的地方啊,可怜了桂儿。。。”

玄。。。他已经查到什么了,是桂儿,原来安插在乾清宫的是桂儿。。。悬梁自尽?是被逼自尽吧?在皇帝身边安插探子,这可是重罪,她惠贵人担得起吗?牺牲一个桂儿,牺牲一群身边的宫人,保她惠贵人一条命,这是多么残忍的事实?

“后来呢?”

“万岁爷把乾清宫所有的宫女太监叫到院子里站着,整整站了两个时辰,全公公叮嘱我们说以后嘴巴都得闭紧了,该说的不该说的都给埋在心里头。特别是乾清宫里的事,若是有谁乱嚼舌根,下场不比桂儿好。叫我们掂量着自己的脑袋。”说到这,若涵的声音都在颤抖,她也不过才十六岁啊。

看我闭眼皱眉的,初雪檫檫泪水,笑笑,“若涵姐姐尽讲些伤心事,惹得夫人都难过了。夫人也听听好事儿吧。皇上下旨,夫人在这宫里头见谁都不用跪了,就连老祖宗也可站着行礼。说这乾清宫除了皇上就夫人是奴婢们的主子,要是谁有胆就把这话拿出去说说,看有几个脑袋够用。”

玄烨,他是疼我的。而我先前却在吃醋,心里还埋怨他。就算他到别处娘娘那去也是理所当然啊,她们也是他的老婆,而我什么都不是,却还要霸着。他对我如此之好就该知足才是。

见我面色好点,初雪继续,“夫人昏迷三日,皇上在夫人榻前守了三日。皇上每天的事情就变成上朝和陪夫人了,连奏折都搬到这东暖阁来了。这还不说,夫人昏迷,不能喝药,皇上可是用嘴喂的。。。”说到这,初雪的脸已经红了,显然是害羞,“夫人咽不下饭,皇上就命人每天熬着肉汤亲自喂着夫人喝。皇上这样已经很是体贴入微了,若涵姐姐还在为惠贵人的事生着闷气,皇上自有他的为难的地方。”

张开眼瞧瞧眼前的初雪,比若涵小一个月,心思却比若涵细的很,好一句皇上自有为难的地方?一个小小的宫女就明白朝堂的事情,不简单啊。他为难,是啊,很为难。刚刚惩除了螯拜,用人的地方还多着呢。惠贵人是明珠的亲妹妹,在玄的眼里,明珠还是个得力的助手,怎么说也要顾及他的面子。惩戒了她身边的人也是给她一个警醒,脑子再笨也不至于继续乱来。

“我想自个儿躺着休息一阵,你们先下去吧。”

两个丫头对视一眼,向我施礼便下去了。

躺在床上怎么也睡不着,想到惠贵人,想到桂儿,不过是宫廷的牺牲品而已。为什么要争?为什么要斗?不就是为了一个男人吗?如若不愿意同别人分享又何必进宫呢?既然已经进宫就不能安分一点吗?皇后不是还在吗,跟我一个小宫女斗有什么用?

一入宫门深四海!难道在我进入这个皇宫的时候已经在无形中掺入了这宫廷的斗争当中。现在是惠贵人,不知道以后会有像多少个惠贵人盯着我。

玄烨啊玄烨,爱你我错了吗?

“忘了是怎么开始,也许就是对你,有一种感觉,忽然间发现自己,已深深爱上你,真的很简单,爱得地暗天黑都已无所谓,是是非非无法决择,没有后悔为爱日夜去跟随,那个疯狂的人是我,喔......,ILOVEYOU,无法不爱着你,说你也爱我,ILOVEYOU,永远不愿意,BABY,失去你,不可能更快乐,只要能在一起,做什么都可以,虽然世界变个不停,用最真诚的心。。。”爱真的可以像陶吉吉唱的那么简单吗?

半夜从梦中醒过来,旁边的位置是空空的,果然他没有回来。肚子有点饿,晚上吃的太少,加上这几天一直昏迷也没吃什么。也不知道晚上是谁在当差,随口叫了几声,也不见人应。见着半夜的漆黑,心里的恐惧瞬间升级,一急之下,推倒了榻前前的圆凳,发出砰的一声。再好的睡眠也该被这声音给惊醒了吧。

一会儿便见秋菊从外面点灯进来,见我满头是汗,忙问,“夫人怎么了?”

可能是刚被吓了一阵,一见她就忍不住发起脾气来,“你是怎么当差的?叫你怎么都不应一声?若不弄个乒乒乓乓你还真不知道这屋里头还有我这么个活人!”边骂还边喘着气,许是刚刚被吓得。

秋菊从没见过我发脾气,吓得赶紧跪在地上,“奴婢知错了,奴婢知错了!求夫人饶了奴婢。”

稍稍缓缓心绪,才发现自己刚刚太过了,用袖擦擦额头的汗,“你起来吧。”

“谢夫人!”

“你去叫若涵和初雪过来,然后自个去歇着吧。”瞧她刚在外头睡得如此之熟,显是太累了。

秋菊的脸色很是难看,哎,我被黑夜给吓着,她也跟着遭殃了。以后还是敛敛自个的性子,知道的人还能理解,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我恃宠而骄呢。

过一阵,若涵和初雪过来,若涵那丫头还在打着哈欠,定是被我从睡梦中拉起来的。初雪早已打起精神,这个丫头就比别人小心。也不能怪若涵,她还不是被我宠坏的。她在我面前不做作,我也安心很多。在这宫里头还有谁能像她一样和我亲近。

两个丫头见我欲起身,忙过来扶着。

“夫人怎么半夜起来,是不是饿了?”初雪把我交给若涵,去取着架上的衣服,为我穿衣。

“还是初雪机灵,若涵啊,亏你呆在我身边这么久也不见你了我的心思。”脚还是有点痛痛的,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可以好。

若涵嘟嘟小嘴,故意伤心的说,“夫人有了初雪就嫌弃我了。”

初雪忙道,“夫人哪是嫌弃姐姐,瞧夫人疼你比任何人都好,姐姐还胡思乱想。夫人您说是不?”

坐在圆桌旁,笑看着两个丫头,“我哪个不疼了?快去给我弄点吃的来,我饿得慌。”

初雪赶紧去了御膳房,这么冷的天就难为她了,“加件衣服再去,外面冷着呢。”

“知道了。”

“皇上今晚在哪个娘娘那儿?”知道他去了那些老婆那里,还是忍不住打听。

“万岁爷在前殿批折子,这几天的折子都堆在那儿呢。看样子今晚是没打算歇息了。”

听若涵那样一讲,心里是有酸有甜的。越发觉着自己太自私了,总是想着他到哪宫娘娘那去,还不停的吃醋。却没想过他对我的好。如果我真明白他,就知道他不会随意让我一个人在这黑漆漆的房间里独自呆着。

“可有送小吃给皇上?”

“芳兰姑姑和几个芳媛在伺候着呢,应该有送吧。”

有送跟有吃可是两马事,以他的脾性定是让小吃搁在案桌上,不知道热了多少回,也不见得他会动一块。打定主意后,让若涵准备披风,自己披上一件,手里抱着一件,准备给他送去。

若涵虽劝我,见我坚决也只能随我了。

PS:小吃一般是我们现代所说的下午茶或是消夜的意思。

……本章完结,下一章“ 夜谈”↓↓↓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