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卧底藏骄(已出版) [目录] > 第110章:笫九节 鸿儒名将的关注〔124〕

《卧底藏骄(已出版)》

第110章笫九节 鸿儒名将的关注〔124〕

言者广军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纯净明澈,宁静柔和,黄群的星目闪亮。

年轻女人的画外音:

“束之高阁,隐忍寂寞的刀锋,像岩石一样晶莹,像空气一样凝重,像刀的主人,一样向往,感应生命的气息。

向往有朝一日,在用武之地,流泻尽,内在的光华。”

中年男人的画外音:

“刀的主人,像个柏拉图似,恋爱中的男人:激情澎湃,但畏惧流言蜚语的情人。金屋藏‘骄’,自非亭午夜分,不见曦月。众目睽睽之下,与钟情挚爱的花季少女,远远地,分道扬镳,授手不亲。只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执手凝眸和衣睡,偷偷摸摸地,幽会。”

少年的画外音:

“林姐,这让‘雪狼’我想起了,有人形容此情的一句话:‘压抑的一声叹息,因压抑而更显深沉。偷偷的一瞥,因偷偷摸摸而更觉甜蜜。还有滚烫的红脸,并非因为做了坏事’。”

年轻女人的画外音:

“刀的主人,还像你,江城醉笛大哥。下了早朝,转回家,乔装打扮。然后,惭愧地吻别,很久没有抛头露脸的病‘美人’,卷带上,移情别恋的‘姊妹’、琴和书,独个儿远行,去感应生命的气息。”

中年男人的画外音:

“刀的主人,眼前的朝野上下,浮尘飞扬,看上去:大都如同,一堆又一片,奇形怪状,棱角分明的大、小石头。风吹、雨打、日晒、月照之下,几世几劫的修炼之后,俱已是珠圆玉润,光可鉴人的鹅卵石,早分辨不出,原来模样。

早洗涤荡尽了,个性;亦磨平打光了,棱角。恰是弥足珍贵的,想象中应有的,生命的气息。养眼而用处不多、不大。”

少年的画外音:

“世间万物,皆有其存在和发展的理由。尊重和赏识其独一无二和与众不同,才有万类风霜竞自由,才有自我谋事不谋人,彼此存在和发展的大平台,也才有,人我物,所有生命,和睦相处,公开、公正、公平竞争,走向成功的起点,走向美好的可能。”

年轻女人的画外音:

“受难的是弱者:‘打磨钻石时,笨拙的工匠,会磨掉钻石耀眼的光辉。在中世纪,怎么说呢?法国人即使在黎塞留统治下,也有意志的力量’。

‘江城醉笛’大哥,‘雪狼’兄弟,你们的想法,正是林妹妹,林姐我,要大写特写的刀的主人,杨寿老师,也就是,易冰老师的做法。”

少年的画外音:

“于是,自告奋勇的‘雪狼’我,为林姐导演的『师徒初会:亮招』”,担当制片兼武打设计,并出演少年的黄鳝。”

年轻女人的画外音:

“此刻,陡地止步,易冰老师收到了,这样的生命的气息。有了一种,异样的感应。”

两腿风声啸不住,“轻舟”已过万重险。

恶作剧地从背后,用扫堂腿,偷袭易冰老师的下盘。公子哥黄鳝〔雪狼客串〕始料不及:“浪遏飞舟”,扑了个空。

遇上练家子的公子哥,象猎犬发现了,逃脱的狡兔,汪汪欢吠,愈发带起劲。穷追不舍,接二连三地,出招,发难:“浪卷千层雪”,“浪摇万顷波”,“浪奔沉舟畔”。

少年的画外音:

“其实,我只是把与群叔,之后,我拜作的师父,经常跟着喊顺口的群哥,过的招,再演示出来,又抖露,出了回,自己的丑。唉,谁叫‘雪狼’我,痴迷暗恋上林姐呢?”

终于,招来其貌不扬的穷书匠〔黄群客串〕,退避三舍后,还手。

倒插步、斜出掌。犹踏木屣,单脚只手,穷书匠背向对手,人象长了后眼睛,“披波斩浪”,飒然一反掌,震碎公子哥发髻;骈指旋腕,勾向,激荡飘起的散发;“顺水推舟”,如影随形,矬身沉肘,勾转矫正,公子哥的歪脑壳;锁喉、踹膝、转背,一气呵成了:“请君入瓮”的回敬。

像条纯白的狮毛狗一样,莫名其妙地,摇头摆尾,公子哥乖乖钻入了,易冰老师的胯下。

骇浪跌落,不甘心地卷“浪”:再起“惊涛拍岸”,正扑;张狂“浪涛汹涌”,反咬;发作“狂浪怒涛”,奔袭;眼见“浊浪排空”,马上,剧烈颠簸,要掀翻“船”底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笫九节鸿儒名将的关注〔125〕”↓↓↓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