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卧底藏骄(已出版) [目录] > 第112章:笫十节 出口恶气的闹剧〔126〕

《卧底藏骄(已出版)》

第112章笫十节 出口恶气的闹剧〔126〕

言者广军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年轻女人的画外音:

“杨老初会黄鳝的笫二天。兴师问罪,卷土重来的公子哥,东京有名的小太保黄鳝,身后聚约了,师门精英馆百十来人,黑压压一片,人头攒动,堵门阻路~~真的好像现今,医院哭孝的‘吵闹’,一下子,突冒出来。

对阵圆处,等不及,易冰老师笑语问候。笃信一面之辞的暴徒~~东湖国舅、精英馆主殷豹门下,平日飞扬扈拔惯了,脾气格外暴躁的徒子徒孙们,不问青红皂白,早已不约而同,大打出手。”

出手够快,也够狠。

但,趴倒得,也够快;受伤得,也够狠。

迎面奔袭,迎来荡回,更凌厉的力道。

看上去,就好像“洪湖水浪打浪”。

快而且狠的一班铁哥死党,竟然居然,一个个,争相比快比狠似,把自己打得:鼻青脸肿,晕头转向。

百十号人的“围墙”,轰然、颓然,垮倒满地。

穿“墙”而过,易冰老师宛如:驾轻就熟地,闯过,一道道大敌当前、沿途戒备森严的关卡口;高贵矜持地,通过,一张张无人设阻、次第自动开启的感应门。

少年的画外音:

“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没有。”

“妈妈的,碰上了硬腿,有麻烦!”

黄鳝的八个师父,东京有名的八大金刚:老太太吃柿子,专拣软的捏,捏造出名声的名师们,经直打酒嗝的老大,掩嘴一嘀咕,面面相觑,都倒抽了口冷气。

八大金刚开始,大眼瞪小眼,尖嘴对猴腮,互相埋怨,后悔。

金刚甲:“昨晚、今早、中午,不该喝了,背时鬼徒儿的迷魂汤。立马,拍胸口,喷大话,承诺:出头露面,摆平了,再喝,下午茶、晚餐酒。”

金刚乙:“不知深浅,米西米西的干活,插搅这趟浑水,替人了难,却了不了难了!”

金刚丙:“现才说那些鸟话,有个屁用!既然来了,也只好硬撑着头皮上;既然单挑独斗,绝对不是人家对手,绝对占不了便宜。不如,并肩子,上!”

八大金刚也就心照不宣,不管三七二十一,纷亮了:执仗浸淫江湖,至少上十年的兵器。

“剁翻了,再说!”

性子最急的拔刀,打了头阵;群起而响应、喊上、攻之。

状若疯虎狂龙的八大金刚,一齐招呼上了,易冰老师的近身。

八大金刚皆使出了,平生的绝技绝招。

三师父快刀肖整的双刀,舞得雪花飘飘;

四师父幻剑盛奇的软剑,使得扑朔迷离;

六师父恶棍南屏的铁棍,激得北风萧萧;

五师父冷杖夏虹的禅杖,出得阴沉诡谲;

七师父色戟吕宦的金戟,荡得浪花朵朵;

八师父花枪郭忠的银枪,刺得飞花逐月;

二师父雷锤周余的铜锤,击得虎啸声声;

大师父神鞭牛漆的长鞭,缠得天昏地暗。

少年的画外音:

“放纵这样打斗下去,黄鳝发觉:大势不妙,会出人命。

只想出口恶气,顺便印证师父与穷书匠,谁是高人的他,慌忙打手语、扯呼叫停。”

年轻女人的画外音:

“可是,这不是一场‘友谊笫一,比赛笫二’的竞技运动。况且,使出的厉招,不是抢夺的球,抢投的篮,抢射的门。而是如倾盆泼出去的水,从头到脚坏烂透了的坏水。”

吹哨喊停时,为之已晚了一步。

铁臂扫群顽,来不及,少顷的喘息。

电光火石,刹那间,空手入白刃,以一对八个,人道是,一等一的技击名家,形单只影的易冰老师:如月落,乌啼霜满天;如舟过,滚滚长江水;如柳舞,暴风骤雨中;如石沉,汹涌漩涡里。

年轻女人的画外音:

“没来由,易冰老师卷进了:一场横蛮无理的打杀,一场不要脸命的闹剧。

欲罢不能。”

……本章完结,下一章“笫十节 出口恶气的闹剧〔127〕”↓↓↓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