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卧底藏骄(已出版) [目录] > 第113章:笫十节 出口恶气的闹剧〔127〕

《卧底藏骄(已出版)》

第113章笫十节 出口恶气的闹剧〔127〕

言者广军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年轻女人的画外音:

“这样的场景,身为名记的史迁,在现实社会里,在这座有二千多年文明历史,有江南明珠、小家璧玉之美誉、艳名的城市中,见识得多,多如:随处吐痰,乱扔的果皮、纸屑。

天有不测风云。

千禧年笫四春。有一天,午后。”

字幕:史迁家,2004年3月19日,下午

晴朗的天空,突然,下起了毛毛雨。点滴一阵、刮风后,紧接着,瓢泼、倾盆大雨。

正在娘家整理文稿、有点累,倒于客厅沙发上,打个盹的史迁,被凉嗖嗖的穿堂风,冷醒。

一抬眼看见,欲出家门的母亲,手里多带的另把雨伞。

多了个心眼的史迁,赶忙,起身,双手抢接住两把伞。

边穿鞋,史迁边腾出只手,穿母亲递送的外套、鄂尔多斯羊毛衫。

外面风雨,好大、好冷。

撑开了小花伞,风风火火地,史迁连跑带走。似“一片彩云”,风吹着,轻飘出了花园公寓区。

歇下“云”脚,史迁犹豫了片刻。

出现面前,到处都是,水茫茫,路难行:一个又一个,连绵不断,流淌积水成的洼地、滩头。

“汪洋中的一叶小舟”,只好拄着另把伞,史迁小心翼翼地绕过,“水下世界”,继续往前冲。

时不时,手忙脚乱地,闪躲,用伞面遮挡:飞车过去,溅起的水箭和浪笑。

跳了十多分钟“探戈”,在一条必经之路口,史迁望“洋”兴叹。

还是,无可奈何地,挽起裤角,脱了高跟鞋。抬起,白皙秀美的腿脚:淌过,一条“浸”水叮当,冰凉的小溪流;穿越,一道“言”浆迸发,火爆的人围墙。

年轻女人的画外音:

“史迁回望了一眼:未上小学前建成、十六个年头,没有翻修的门诊楼墙上,白布墨字‘院长杀人’的巨幅横标;才躲怕了的‘运动’般,好不容易,躲闪进,父亲的工作室、七病室。”

中年男人的画外音:

“温文尔雅,从来没有脾气的父亲。居然竟然,像只斗败的斗鸡,怒气犹冲牛斗;居然竟然,没认出,来人是自己的女儿。

条件反射地,对着以为又是:推门而入、不请自至、窜上跳下、自标榜为说公道话、两边凑合买卖的笫三方说客。白眼一翻,气愤、无奈地,双手一摊,老史在低垂、摇着头,发冲道。”

老史:“这里的院长,刚捉走了,出去另找人吧!

我们当医生的,当到今天,这个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样子,当到没出头,没意思罗!连列祖列宗,都背上骂名,指戳得,地下有知,在捶胸顿足,教子教孙,永不为医了!

闹吧,出口恶气,把医院砸个稀巴烂,把医生打个半死,逼闹出反抗,乱打出,又一条人命了,才记起,找政府讲法理,坐下来谈,简直是,扯淡!

不该死的,已经死了;该抓的,抓了。

这样的结果,相信大家的初衷,都不想闹大闹到此地步的惨况,已经无可挽救了。还有什么好商量的?!

没有什么好商量的,爱怎么办,就怎么办。反正我无话可说,别再烦我,这没用的糟老头子!”

中年男人的画外音:

“无话可说的老史,只怕已透支了,日后一周在家说的话茬。”

……本章完结,下一章“笫十节 出口恶气的闹剧〔128〕”↓↓↓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