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卧底藏骄(已出版) [目录] > 第117章:第十二节回头浪子的善良〔131〕

《卧底藏骄(已出版)》

第117章第十二节回头浪子的善良〔131〕

言者广军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医院与患者的群体冲突,两败俱伤,其中的前因后果,足堪在其位谋其政者反思深省!关注民生,提高执政能力,光会喊口号,还是无济于事啊!”

感慨万千的史迁,只能用良知心推敲、唤醒:回头浪子的善良。

继续默默地在网络之上虚拟传说:应有的心情故事。

情急突发之下,本拟趁神鞭牛漆招数使老,插翅难逃际,“霸王卸鞭”,一招将神鞭牛漆,变鬼哭狼嚎“白斩鸡”的易冰老师,只好顾忌人命关天,被迫妥协,放飞手“鸡”,先救人要紧。

“龙飞在天”,一声长啸,飞向长空的易冰老师,轻展身手,象苍鹰捉小兔崽子,将黄鳝身体,倏地带离了,血光鞭影;飘逸轻落在了,丈外、学馆门前;紧接着,“亢龙有悔”,疾若劲矢,倒射回去。又像,赛场上灵巧的体操健将:以一个平衡木上倒空翻,空中转体三周半的高难动作,回落始先起步的地面,稳稳地落定在,八大金刚面前。

视端容寂的易冰老师,完成了隐、截、闪、挪、腾、翻、拦、击这一系列的转变。

六师父恶棍南屏的铁棍,村强,挟千钧力道,横扫一大片。露出的破绽,自然亦是一大片。

眼前一花,恶棍南屏匪夷所思地看见,单瘦弱质的穷书生,仅用二根指头,夹住,如寒冰般冻硬了,幻剑盛奇的软剑,另用兰花指,一弹,竟折断了,那精钢百炼柔指绕的软器。还能,借助断剑作暗器用,疾射向他的铁棍,迸发的火星青烟,让他只觉虎口震痛,剧痛,铁棍如条凶猛的眼镜王蛇,回咬之后,几乎要,脱手而飞。

死命掐牢,恶棍南屏还没回过神时,穷书生的浮光掠影乍至,一股劲风热浪迎面而至,下面的情形,他看不见了。

可他的徒弟黄鳝,看得格外清晰:六师父铁塔似魁梧的躯体,竟像捆稻草,被打禾佬似的穷书生操在手里,横摔竖舞。

五师父冷杖夏虹的禅杖,再出得阴沉诡谲。面对自己师弟成了的怪异兵器,不敢造次。

手底稍微一缓,冷杖夏虹惊骇陡觉,穷书生如灵蛇顺杖倏窜至眉前。只好接抱住笨重的肉球,和师弟非常亲热,但不好受地在地上,就地驴打滚。

像打宝龄球般,易冰老师连接看撞中击翻,呆若木鸡,等站着挨罚球的幻剑盛奇,色戟吕宦,雷锤周余和花枪郭忠。一下子,轻松,漂亮,放倒了,另四大金刚。

三师父快刀肖整,目光一凛,血气上涌,横空而出的双刀,舞得雪花飘飘,卷起阵阵冰雹,使出了“袖底乾坤”:夺命金钱镖。

仿佛见钱眼笑的江湖艺人,易冰老师同样使出了袖底乾坤:有多少钱,收多少钱。一个铜板,也舍不得,眼睁着,让它滚落掉地,滚落他人的手中或腰包。

快刀肖整有钱施舍,还充得起,威风神气。金钱镖慷慨告罄后,只得典当了双刀,外加,一只靴子。被易冰老师反抄着,玩了个侧空翻,鲤鱼打挺,挺站不起来。

少年的画外音:

“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

心虚胆怯的‘醉八仙’,个个东摇西摆,但心里明白:这回该轮到,交学费,受教育了。”

惊魂甫定的黄鳝,抬眼看到的惨象,尽发生在:他飞扑、飘落之后,他的师父,八大金刚身上。

人仰马翻处,鞭飞人仆。

黄鳝的大师父,最后一个,被后发先至的“龙腾四海”,连环腿扫,扫掉鞋子、面子;凌空侧踹,踹掉帽子、鞭子;双臂护胸,撤步急退。还是被易冰老师,脚踏洪门,飞起一脚,正中胸窝,与黄鳝的二师父、七师父们一样,一败涂地,且一蹶,振不起来了!

喋血仆街,威风一时的八大金刚,悻悻然地伤别离了,扬名立万的京城;简陋草堂的易冰老师,卧虎藏龙的箴语学馆,一时声名远扬,远远盖过了:国舅滥发的峨冠,大盖帽;国人仰慕的名牌,精英馆~~这所自榜为东湖文武笫一,不可一世的贵族学府。

年轻女人的画外音:

“殷国舅豹馆主,暴跳如雷,决定把他旗下人马,倾巢出动,会一会,这个不善来者。见识他到底是:一条过江龙,还是一条过僵虫?”

……本章完结,下一章“第十三节 新伯乐与千里马〔132〕”↓↓↓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