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卧底藏骄(已出版) [目录] > 第121章:第十三节 新伯乐与千里马〔4〕

《卧底藏骄(已出版)》

第121章第十三节 新伯乐与千里马〔4〕

言者广军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当着唐斌的面,谈笑自若的黄群,不紧不慢,不重不轻地展开嗓音:“听说:有一天,唐大夫手下,一男一女两徒弟,在争嚷:只有自己,才得了师父真传。争来争去,争嚷到了外一科,师父那里。”

“刚下手术台,精疲力竭的唐师父,在科室的办公桌抽屉里,正偷偷摸摸,偷喝暗藏的‘邵大’,一口运神,二口提气,三口来劲。喝矿泉水似解渴,解谗起来。像武功奇高的醉侠,酒喝得越多,功力越递增,一下子就上了几层功夫。醉眼斜乜,明察秋毫,盯住两人,附身随带进的苍蝇。”

与唐斌碰杯,倒了一大口直入五脏六腑,长吁口气的黄炎,学着醉眼斜乜,盯住远近桌边,像苍蝇一样,围绕着嘻嘻哈哈、笑喘尖叫的几个女同志旋转的重量级块头,喝得一个个快要跪倒在石榴裙下的“疯”采。

“爬伏地下,盘旋上空的苍蝇,在唐师父的瞳仁里,竟如投映在放大镜里,不断变大,大如呱呱叫的牛蛙,大如飞速转的车轮,大如降落近的轰炸机。”

“大凡有些能耐本事的武林高手,就像吃虾过敏的人,极易手足发痒,全身上下起鸡皮疙瘩,坐不住了。可还是喜欢忍,强忍住,先让别人表现一下,这有点似会唱歌的著名曲艺明星,总要把前面的机会,留给无名之辈充分‘献丑’。压台戏时才技压群‘欢’,让其台前欢乐几分钟,台后再苦练十年功。”

“言归正传。且说唐师父梳理下了,有如,现今伐了杉树,挪了樟树,空荡山林似的脑门顶,平头,正欲对一群在科室里,里应外合,飞来飞去,扫兴的苍蝇,动手。嗯,想到了做师父的深沉。于是,请送上门的徒弟代劳。”

“虎目一闪,男徒弟手术刀起,苍蝇纷纷身首离异,一分为二。十分牛气地,顾盼自雄,洋洋得意;媚眼一抛,冷笑连连的女徒弟,抢夺了刀,跟着发威,喳喳喳,连连中刀的苍蝇,很快撕碎,一只碎成了三块。相形之下,弯月刀法明显胜了柳叶刀技。反少了一块的男徒弟,半晌作不出声。”

“只剩一只爬在对面墙时,唐师父按捺不住,抢先脱手掷去,桌案上的刀。寒光一闪即逝,那把锋利无比,变作小李飞刀的手术刀,已回到唐师父手中,可苍蝇则一动未动,完整依然。”

“两个徒弟先是瞠目结舌,继则,哑然失笑。”

“女徒弟还笑出了,泪水,水汪汪的泪光。水起了唐师父:‘师父呀,呀,呀,您怎么老跑了神?大白天站着,也掉了魂?’”

“咂了口酒,唐师父笑了。‘这是只母的,不信,你们上前看仔细:刚才一刀,我给这只母苍蝇,做了节育手术,再不担心她到处发情、私生子了。’”

少年的画外音:

“从那以后,‘唐一刀’,成了唐斌的绰号。医院内、外的人们,敬称之的‘野’誉、‘侠’名。他做了副院长后,大家习惯仍然直呼‘唐一刀’长,‘唐一刀’短。短短的半年,‘唐一刀’却成了‘谢一刀’,谢罪,卸一刀,纵有再大的本事,也只能强卸、放下‘图’、刀,补习社会科学知识,去了。”

中年男人的画外音:

“伤古之仲永,今之黄鳝,明之何君,千古名师,所见略同:感伤其有先天禀赋,而无后天教化;拍案三叹。伯乐嗟叹,世上之所以少千里马:一叹,庸师误人子弟,若暴殄天物;二叹,良质自甘堕落,如玉石俱焚;三叹,天命时运难违,如世事无常。”

……本章完结,下一章“第十三节新伯乐与千里马〔5〕”↓↓↓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