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卧底藏骄(已出版) [目录] > 第125章:第十四节孩子王与小太保〔3〕

《卧底藏骄(已出版)》

第125章第十四节孩子王与小太保〔3〕

言者广军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黄渊:“下馆子,还得下人安排打点周全。三番五次,点头哈腰去请。引进、完事之后,赶紧付现,连忙扶入宝马香车,怠慢不得。否则,当场翻脸,叫下人,他认为,不识抬举的跟班,吃不了,兜着走。

下面,给我打工的人,包括老总级别的老资格,一个个被他修理,整治得,服服帖帖,唯唯诺诺。他指东,没有人敢走西。我不会怀疑,他哪天,如果他心血来潮,要给头肥猪,扎两根大蒜,装象。或牵头鹿来,指作是马。谁也会说,象。谁也会拍,马屁。”

二夫人掩嘴葫芦:“挥金如土。至少用去了,他足够讨好几十个如花似玉,中等人家闺女,聘礼的彩金。

但,看似流水一样,流走的大笔钱款,都不是他,鳝少爷打秋千,花销、用掉的。

从到此精英馆,一个月以后。他出门在外,连一个铜子儿,也不带,不用。更不再留下,授人以柄的签单。一概一句话,叫他认为可靠的老总们,现银结算。对于所作所为,坐吃亏空的黄金白银,天文数目,甭问他,再问照样是,油盐不进。你说你的,他忙他的,他笑嘻嘻地,逗鸟或戏鱼,反正,不罢手,不答理,不表态,死活不认帐。却叫你,查无对证,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莫道打骂教育啦,唉!他的神通呀,大着咧!

其实,也是老爷,大姐宠惯的,听之任之,老是频仍地把撵出门了的‘替罪羊’们,换衣服一样,以新换旧,以贵换贱,反换到单门独户,大的铺子,当家。也难怪,下人们一个个只怕,鳝少爷见面不打招呼,不发号子,不叫他们背黑锅。”

黄渊:“唉,反正太不象话的事,更多,更离谱,更让人沤气,摸不着边。无奈何,儿大父难当了。确是条太不争气的犬子,狗改不了吃屎的恶习。却喜欢,狗咬耗子,多管闲事。只要他沾边,答理的事儿,不拱手,平白无辜地,送掉成百上千的银两,不可能送走凶神恶煞似,扯牵到来讨债的主儿。

好似非气死我、好全由他小鬼当家不可。这个逆子、不孝子、败家子、丧门星!”

中年男人的画外音:

“听林美眉像个厨师,在我写的章节上添油加酱,这么一说,我总觉得:她说的败家子,另有所指,就是生活在当代,我们四处可见的头头脑脑,或有钱人家子女。动辄狮子大张口,花爹娘的钱,从不心痛。往好处想,只能说明,其还未成年,谙事,学会体恤父母心。体验当家的油米酱醋盐贵。”

偷揩去,盈眶,险些掉下来的泪水,黄渊的夫人夏氏,笑叹道:“怪只怪我,末了,还生了这个报应。

但谢天谢地,也谢鳝儿,还算旺家。

老爷,您把他说得,一无是处。可把我的心呀,好似:放入油锅里煎,放在刀俎上剐。

您啦,也是气昏了头,该骂该打时,舍不得,只会一个人,关在书房,发闷气、闷闷不乐地,独弈,拿棋子出气;不该骂时,爱唠叨。他做好变乖际,总是看见了,只当没看见。像个怨妇,神念祗念,念得,好端端的主儿,坐立不安起来。一年到头,把家当成累困了才落脚的点,每晚,我睡熟了,他还没回;每早,还没起床,他已飞出去了,真的难见上一面。”

年轻女人的画外音:

“更如,唐僧念紧箍咒,其实挺想徒弟。解说至此,扑哧笑出声的史迁,偷瞟、深深看了一眼:近来,变了个人似、像个怨妇的老史。”

……本章完结,下一章“第十四节孩子王与小太保〔4〕”↓↓↓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