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卧底藏骄(已出版) [目录] > 第126章:第十四节孩子王与小太保〔4〕

《卧底藏骄(已出版)》

第126章第十四节孩子王与小太保〔4〕

言者广军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夏氏:“不是娘夸儿,确是儿算好。孝顺心好,聪明能干,他有时,真的要比他的兄姊,强多了。我还有他二娘,有个三病两痛,他伺候得,比谁都勤快周全。”

镜头里,夏氏含笑的慈目,映出:

十三、五岁的黄鳝,边给夏氏,或华氏捶背揉肩,边说笑话,间歇,即兴表演口技,同时模仿刁禽爬、走、飞的滑稽动作,惟妙惟肖。逗乐得病恹恹,愁眉苦脸,或木讷讷,呆头笨脑的两位贵妇人,一班俏丫环,嗬嗬,哈哈,格格大笑,直笑得从门外忽悠过来的黄渊,丈二和尚摸不着头。

但,还是微笑不语地看着黄鳝,换了『顺手摸瓜』的节目。像魔术师一样,黄鳝只手捋袖,向空中一抓,抓扑空后,狡猾狡猾地闪着顽皮成性的眯眯眼,慢慢伸探魔爪,摸向,近边的花姑娘。居然,在吓慌得,尖叫又格格笑着,直往后退的丫环姐,平平如也的胸面前,抓着了一个又圆又大的,黑皮球。

蹲腿扭腰,黄鳝欲作现在的运球动作。球险出手际,又捞了起来,一抛一接,体态袅娜,很像女子体操的球操:从接着的脚踝,随着腾跃起的一个劈叉,一字腿着地,弹飞空中的球,从斜单鞭的右臂,滴溜溜,转个不停,转滚到了左掌。

亮掌,让众目击者再定睛一看,原来是个大西瓜。

趁大家还眼花缭乱际,黄鳝在掌快如刀,咔嚓破瓜,刷刷切瓣。须臾,破切出,大小均匀,形状一致,琳琅满目的,一瓣瓣西瓜。先恭敬病号后,笑请见者依序出列品尝。

快轮至黄渊时,老爷子早一声不吭地走了。把个威严傲慢的背影,只留给,才想到讨好他的黄鳝,看了匆促的一眼。

笑出泪花的夏氏:“顽劣归顽劣。还是有点,小聪明和小能耐。譬如:凭过去人缘关系,走点后门,老爷有些摆不平的路,他一出马,准是,马到功成。只要他有心要做的事,他表现得:既不慵懒,也还算眼快、心明、嘴甜、手巧、脚勤;处置得,比谁都快捷妥贴。

苦累一段后。天照应,风生水起。老爷的生意财路,越走越宽,这几年日子呀,又过得红红火火,好比芝麻开花,节节高罗。不管怎样说,败也、成也、好也,也都要,搭帮他!”

少年的画外音:

“家有慈爱,有妈的孩子像个宝。母爱与子孝,彼此间,心灵的相通,并不会因母婴联体的胎带的解脱,亦不会为母子朝暮的形影的分离,而冲淡相互的好感,恒永的亲情。这是中国武术的传统法宝。武侠梦圆的根基所在。所谓:心法重于身法,心术胜于武术。”

“只是我家的这块心头肉呀,老让我,和姐姐,提心吊胆。折腾得,发慌。连我那小鱼儿:一见了,这个小哥哥,也大气都不敢出了,生怕,他使坏。有时,讨好他,还一个劲,咧嘴傻笑,笑嘻嘻地,怪叫人,疼怜。”

夹了鸡头,敬易冰老师;盛了碗鲍翅,敬老爷黄渊;斟了杯贡酒,敬大姐夏氏。二夫人,一朵娇美鲜艳,似出水芙蓉的华氏,忍俊不住,又插言道。

“这几年,鬼老三鳝儿,人长志不长,大字识不得一箩筐。学会了几下拳脚功夫后,更加桀骜不驯,成了脱缰野马、飞天蜈公和梁上君子:不是迷恋,上网、泡吧~~多霉体网,兜鱼鸟;茶馆庠吧,听荤段。就是,癖好,到处惹事生非,偷鸡、摸狗~~在人家客堂壁上,题鸡脚叉、狗爬式大字:黄百万子黄鳝来取也。

说不准,不消餐饭工夫,出去撒野的活祖宗,又惹麻烦,要靠老爷的五子登科:老爷的面子、杯子、条子、银子、位子,了难了。”

黄渊跺脚,轻拍桌面:“接连闯祸,天生的浪子命,折腾得:家无宁日,邻里抱怨啊。”

一仰脖,黄渊顾自喝下了,一杯。

不胜酒力的他,象喝了苦涩够呛的劣酒,心里一阵绞痛,脸部抽搐。比易冰老师大不到三岁,可黄渊看上去,比易冰老师,至少年长一甲。衰老得:早已毛发稀落、染霜,脸如蜡黄。

……本章完结,下一章“第十五节最调皮与最聪明〔1〕”↓↓↓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