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卧底藏骄(已出版) [目录] > 第152章:第三节官场黑暗之奴颜婢膝求〔2〕

《卧底藏骄(已出版)》

第152章第三节官场黑暗之奴颜婢膝求〔2〕

言者广军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镜头特写:那颗翘了辫子,神气全无,如同泥塑的人头。

年轻女人的画外音:

“那是京城臭名昭著的恶少,国舅爷殷豹的三公子,殷森的人头。

阔少认得,平日见了这个欺行霸市、纵横黑白道上的恶少,象老鼠见了猫,他怕得要命。现在见了太岁头上动土,要了恶少狗命的陌生冷面杀手,他的恐惧,可想而知,早已惊吓得,魂飞魄散。”

阔少面如土色。同割下来,托置玩弄于波姑娘手掌心的恶少的死相比较,可能,眼睛还在闪亮,嘴巴还在抽气,手脚还在一起。

波姑娘笑得甜蜜蜜,连说话的声音也甜丝丝:“彪哥,谢谢你,赶过来,为我出了这口恶气。”

松手后,黑衣蒙面人一眼不眨地,盯牢阔少。

“小波,此处不是久留之地,你打算怎样打发走这条疯狗?”

扑通,阔少瘫软地跪了下去,半天作不出声。不用黑衣蒙面人操动牛耳尖刀,作包疔解牛,他整个人整个身架上的大小块骨,早完全像,一杯遇到高温自动融解的冰琪淋,一下子只剩一个空纸皮囊,一条短细光棍。

“乖乖,本姑娘没看走眼,你还嫩了点,”波姑娘轻轻地,拍了拍,阔少的小白脸,轻蔑地啐道。“这么快就出了水,弄脏了本姑娘的闺房。你说,该怎么着,看着办。”

极像寒冬腊月,被旁人恶作剧地从船码头推下河,挣扎爬上岸后,浑身哆嗦筛抖个不住,阔少把身上带的值钱东西,全都捧出来、奉献给波姑娘笑纳。见波姑娘没反应,惊慌得满手金玉撒落一地。阔少急忙抡掌,不住骟,自己火辣辣的耳光。边声泪俱下地哀求:“这位爷,奶奶!两位大人大量,放条生路。可怜仁行钱庄乔家,三代单传,只小的乔莫一根独苗。刀下留人啦!”

“起来吧,软蛋!”

波姑娘用眼色,示意黑衣蒙面人:不要,白不要,收了钱财。

迟疑片刻,黑衣蒙面人一声不吭,弯腰捡拾齐,落地金玉。嗯了一声,转手全给了波姑娘。任波姑娘怎样推却,霸蛮壅塞入她的怀袋,笑着伸出孔武有力的只手,轻拧了下,她的脸蛋。

波姑娘喜孜孜地坐下来后,若无其事地,重包裹起,翅辫恶少的人头。黑衣蒙面人转看阔少的目光,显得多少有点不耐烦了。

纤指一片狼藉的室内,波姑娘面泛红晕,狠瞪了一眼多余的乔莫,低喝道:“快点拣场,把这屋子清理打扫干净后,马上从本姑娘的视线内消失!”

年轻女人的画外音:

“生平第一次学人吃螃蟹,结果罚干了第一次粗活。惊恐万状的乔莫,脚软手抖着,吃力干完想象不到的房事后,立马脚底抹油,溜得比脱兔还快。”

可他溜得再快,黑衣蒙面人逮兔的身手更快。就像老鹰捉兔崽子似,把他整个身体提抓到了半空。

波姑娘:“如果你滚出去,有胆子乱嚼舌、吐露半点风声,那么下次本姑娘,要取的狗头,便是你的颈上之物。”

闻到又一股窒臊异味的黑衣蒙面人,看到乔莫再一次的湿了下身,这才放松、甩掉了,掐他个半死,翻白眼,泛唾沫的毒鬼子身体。

狂奔回府,蒙被而卧,乔莫躲在被窝里,打了好一阵摆子,直吓得魂不附体。波姑娘放他走时,没事似说的一句轻声柔语,过了很长时间,犹响耳边。成为他,挥之不去的一个梦魇。

年轻女人的画外音:

“乔少爷这种提心吊胆,昼夜惊悚的日子,一直延续到他瞒着大人,提了相当大半家产的见面礼,让人引荐作了彪哥的门徒,加入hēi社会的一分子前。”

镜头回转,锁定:极富弹性的xiōng部,剧烈地弯曲起伏。呼吸比刚跑了万米,更紧迫的波姑娘,正欲与像后世稳坐评委席,给她颁奖授金的黑衣蒙面人,在鸳鸯红帐内,绫罗锦被里:好好温存一番。

……本章完结,下一章“第四节 官场黑暗之栽培摇钱树〔1〕”↓↓↓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