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卧底藏骄(已出版) [目录] > 第155章:笫五节 官场黑暗之先做人下人〔2〕

《卧底藏骄(已出版)》

第155章笫五节 官场黑暗之先做人下人〔2〕

言者广军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年轻女人的画外音:

“波姑娘虽然被彪哥调情,调至火候,冷不防,泼了瓢,冰凉的水,从头到脚,冰冷到心里,几近结冰。但,少女情怀还是:乐意,也善于从好处想,心上人。只当是他不愿,连累苦了自己,要一心一意闯江湖,打拼出一番天地,再衣锦还乡,明媒正娶。于是,弹唱哭过恨过痛过之后,反而更加深了,对貌似薄悻郎君的敬佩与挚爱,抱定了,坐穿深闺,忍耐寂寞,非其不嫁的执意。于是,有了梦想的女人,皎美如月的笑脸,神采飞扬。这时,犹如带雨梨花,更清丽,更妖娆,更出色,更令皇帝心旌摇荡。看上去:一半脸儿笑,一半脸儿阴。很有长者的慈祥,也很有禽兽的狰狞。”

不想理会莫皇帝勾搭的波姑娘,别转过头,佯作没看见。

又怄气的莫皇帝,笑嘻嘻的白胖脸,一下子就像黑云压城城欲摧,快垮蹋了下来。

面对立见发威的莫皇帝,萧桀就象蝗虫见了螳螂,大祸临头,却鬼使神差,心惊肉跳地,向他的主宰,爬上前,跪下去。

“郑爷,您的义子,萧桀我给您赔罪了!”

唬得沉鱼直咋舌头,跟着道了万福后,象在大人面前认错的顽童,低垂螓首,跪下,眨眼忽闪着,狡黠,重新审视,高高在上的那个弥勒。

把个波姑娘看得,想笑,却不敢笑了。

年轻女人的画外音:

“奇怪萧老板与郑爷,年纪相仿,干吗甘做人家的崽?

波姑娘哪里知道:萧老板甘做人家的崽,一点不含糊。但,人家愿否当他的爹,对于聪明绝顶的萧老板来说,则是一点没把握。

他唯能把握的是,贫病潦倒、含恨离世的父亲,临终的嘱托:先做人下人,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享得乐中乐。

年轻时,一表人材的他,因为家贫如洗,只好入婺,做了让人瞧不起的插门女婿。忍气吞声,讨得丈母娘的欢心,讨得一爿小门面,从卖人肉包子起,挖掘到人生第一桶金;接着,他冒着严寒酷暑,冒着葬身鱼腹、虎口、还有杀头的危险,走私盐、货,建立起一个金元王国。不止于此,他又在透过开满奇花异草的月光下,拆巨资,亲躬作,像个哈傻、苦力,夜以继日地掏腰包、累弯背,为别人铺修一条通往快乐的天堂之路,用足以乱真的伪装,掩饰、隐伏了自我追求显贵的叵测居心。”

门外几个彪形壮汉,站在那里,象木头人,毕恭毕敬得,纹风不动。

年轻女人的画外音:

“自与萧老板急忙接近沉鱼闺房起,波姑娘明显感觉到了这里:三步一岗,五步一哨,气氛异常紧张。心里明白了十之八九,在沉鱼这里,寻欢作乐的是一个很大的人物,肯定是个hēi社会老大或比老大还大的大官老爷。

这样的排场,彪哥在她身旁,也难保她全身而退,秋毫无损。波姑娘思忖着:如何脱离虎口,逃离桃花一劫。”

不想还像个懵懂,在看萧老板与沉鱼这一对活宝的滑稽戏;一想还真像恶鬼快缠身了,波姑娘全身的寒毛,尽竖了起来。

“萧桀,你不错,郑某人记住了你,你带来的这个小妞不错:歌唱得美,人长得更美。”莫皇帝开了金口,“郑某人困了,你跪安……你退下去吧!”

迫不及待的莫皇帝,掀开锦衾,像极日本相扑运动员的赤luo上身,一身白花花,颤巍巍的好膘,山撼地动般,扑向小锦鸡似的波姑娘……

一发不可收拾,在此,亲题的“天下第一快活林”,莫皇帝做起了寓公。隔三岔五,心痒痒地偷溜进来,又急匆匆地闯逃出去。常喜欢扮作好色却吝啬的金龟公,与卖春女讨价还价,甚至撒赖抵账,争吵得面红耳赤,青筋直暴,十二分荒唐,毫无人君的样子。

镜头从床头戏,回转到,三尺讲台。

杨寿:“夜莺王朝的皇帝,对先父可谓‘裂地而与之,疏爵而贵之。’蒙蔽先父效尤,‘君如身,臣如手。君若号,臣如响’的古训,对这个末代败家子愚忠。于声色犬马的危巢,风雨飘摇处,奋勇独挡,交相侵袭的内忧外患。”

年轻女人的画外音:

“以夜莺王朝为反面教材,杨寿老师在揭示:表面金璧辉煌的官场,里面处处出卖色相、数典忘祖、勾心斗角的黑暗。”

……本章完结,下一章“笫六节 官场黑暗之淫盗邀主宠〔1〕”↓↓↓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