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卧底藏骄(已出版) [目录] > 第159章:笫八节 官场黑暗之一夕数惊梦〔1〕

《卧底藏骄(已出版)》

第159章笫八节 官场黑暗之一夕数惊梦〔1〕

言者广军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萧桀赶紧下令:各地军政大员亲自总揽,用当时最快的超箭式飞骑,不远万里,运来,调动千军万马捕猎到的,一大群深山野生雄鹿。

镜头锁定:一纸朱痕墨迹的红头文件下达日,各地军政大员立马在把任务指标,分片包干,层层落实。那些没有产鹿的郡县,则大张旗鼓地,在张文许愿,封官行赏,鼓励下属,招商引鹿。鹿的价位,哄抬至天文数字,比虎值钱,比黄金还贵。

就像,皇帝无奈何地休月假,一月之前,各地选美送娇,声势浩荡地向京城的皇上,进贡:争先恐后,掘地三尺,刨根儿挖出来,一窝又一窝的美人儿,一批又一批的野生雄鹿,几令各地方、各山头再难见到,漏网之御备专用品。

充斥、豕养于皇家动物园内,大小、肥瘦的野生雄鹿,远望上去,有如暴发洪水前,堤岸杨树林里,密集活动的鼠群,多得不得了!点数忙不过来的宫内太监们,干脆睁只眼闭只眼,机械地在各地呈文上,盖章,疏散打发走,这些京城陡然剧增的流动人口。

亲自坐镇的萧桀,在御膳房与皇帝寝宫之间,格外殷勤,十分操心。每日监斩鲜鹿,自啖其肉,核实无毒后,萧桀亲自炮制并侍喂皇帝进补。进补了,十八个日夜,十八只鹿茸和血。总算基本调理了,皇帝的阴阳。

但,皇帝的惊恐症,加剧,加深,加重了皇帝的郁闷,导致皇帝烦躁得在龙床上辗转反侧,从床头窜到床尾,从床上滚到床下,又从床下蹦到床上,从床尾爬到床头,仿猿啼狼嗥,学鹿鸣鹤唳,做鲤鱼打挺,成夜猫游荡,长达百日的失眠而废朝。

情绪低落至极,精神濒溃。连平日贪好的山珍海味与国色天香,也难得吊起皇帝的胃口,提起皇帝的性趣;连平日喜好的歌恩颂德与靡靡之音,也难得竖起皇帝的耳朵,引起皇帝的亢奋。

各地新选送来的美人儿,只能交由内务府,暂时封存在后宫集体宿舍,先请礼宾司派员或女尚书,对其进行礼仪培训。择日待康复后的皇帝再定日后流向。

皇帝真的生病了,神志恍惚,病得不轻!

年轻女人的画外音:

“皇后急召来谢宰相及其余四位顾命大臣,这班很有名的老臣,于是商榷如何出面做皇帝的思想政治工作,劝他务必爱惜国体,象当年欲干番大事业一样,振奋斗志,雄心勃勃,雄起来。

这时,皇帝也很想亲近,这些为他开创盛世的元老功臣,被他疏远遗忘的寿星福将。当然,更想他的亲近心腹,为他排烦忧解苦难。

夜里总做怪梦恶梦,一夕数惊的皇帝,大白天醒来后,愁容满面,心里非常恐惧。

纵欲不知节制的大人物,大祸临头前,并不是没有心灵感应,只是心存侥幸,欲罢不能,少有收敛。”

这日假寐会儿,皇帝呻吟挣扎着,用燕窝汤漱了下,自觉好臭的口。哈一口气后,扇动肥厚鼻翼,不停嗅觉散发出来的口气、脏气;不停用燕窝汤、纯净水漱口。

正好谢宰相等前来探问病情,皇帝坦言相告,说:“朕昨晚连作了三个怪梦。第一个梦,梦见狩猎。朕看见面前有一只白犬,项下似人,股中无尾,而左右随从却偏偏并未看见,说朕可能眼花缭乱。唯一信朕的萧爱卿也哄朕,可能看见了狐仙,预兆社谡又将出国色天香的娘娘,可喜可贺。但,朕分明看清了:那是一只白犬,千真万确!”

皇帝用垂询的目光,热切地环视:幼年时伴左右,辅佐自己曾经辉煌的老臣们。

机不可失。捋着满脸齐胸的银髯,谢宰相赶紧附合诤谏说:“陛下大智若愚,已看见了上天的暗示:那些一度围绕陛下左右,投君所好的人,如犬戴冠。如再亲小人,远贤者,不幡然悔悟,恐为那些人,害损龙体,祸国殃民了。”

若有所思,皇帝抬望了门窗外,深深看了一眼:坐立不安的萧桀、小蜜与憔悴不安的皇后,停顿很久。

皇帝:“不久,朕作了第二个梦。又独见这只大白犬,引来一只大白熊,一只大灰狼,一只大老虎,一只大雄狮入宫。”

谢宰相:“老臣还是感佩陛下,大智若愚的圣明,越加看清了奸臣的祸害。姑息养奸,听之任之,野兽入宫如入无人之境,将有宫室空虚,国破家亡的凶兆。请陛下三思,明察,果断!”

皇帝的声音,低细如蚊过耳边,好象喃喃自语,自言自语着重重心事。

皇帝:“未几,朕见血染席中而惊起,这是最后的第三个梦。”

谢宰相:“看来,不用老臣饶舌耳!”

……本章完结,下一章“第九节 官场黑暗之察言观色变〔1〕”↓↓↓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