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卧底藏骄(已出版) [目录] > 第165章:笫十四节市井黑暗之形同陌路时〔1〕

《卧底藏骄(已出版)》

第165章笫十四节市井黑暗之形同陌路时〔1〕

言者广军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镜头里,黑白画面迭叠:

金归象火车、客轮的汽笛,哭叫出声来;章箭象截断木,跪倒在地,号啕痛哭;苏西坡象个哑巴,别转头时,泪流满面;黄群象位赶考的古代老童生,文不对答,屡试不笫……

年轻女人的画外音:

“学而优则仕。在仕途,施展平生抱负。几千年来,是中国的读书人,知识分子的理想。杨寿老师一针见血地,指出了其劣根性:有了官位者,近墨则黑,则没有了读书人,知识分子的人格;而还有读书人,知识分子的人格者,则少有官位,与自己品格与才干相适宜的岗位。兼之,德才的衡量标准,主观多于客观,多由执掌乾坤者,依其好恶,亲疏,一己或一党的利之所在而定。兼之,德才确属相对而论,没有绝对完美。所以,决定了中国几千年的政治底色是黑暗,暗箱操作。

官场儿女即使,侥幸一度叱咤风云,大红大紫,亦如同花无百日红,少有持续保持其鲜红而不被抹黑,终归,明珠暗投,或败絮遗臭。当然,也如同花落花又开,追求人类幸福真理,留取丹心照汗青的其中佼佼者,尝试冲破社会〔不止官场〕黑暗的先行者,虽身世坎坷或同样也身败名裂,但后人终究还其本来面目,流光溢彩,流芳万世。亦如同黑夜的星辰,当时遮天的只手,又岂能遮盖、损毁其的存在,光芒!?

千百年前,杨寿老师有了这种超越传统文化的萌芽意识。但在那个年代,那个地方,那块土壤,却只能埋没在心底。因为中国历史的改朝换代,只有一条独木桥可行。用兵而取而代之。用势力说话!

失势走麦城,他的父亲,一朝失势的凄凉悲惨,在他的童年留下了刻骨铭心的记忆。”

单骑驮上小杨寿,抬步欲行的杨延,迎面,正走过,一大群百裘千结的盲流者。

衣缕破烂不堪的男女老少,在一个疯颠至极的嬉皮士,神经兮兮念词引领下,穷快乐地手舞足蹈,扭屁股甩长发,敲打着破钵碗和打狗棍,五音不齐地嚎唱着。恰似:现代的流行摇滚歌谣,街头劲舞补丁衫。

“冬日暖阳,不及杨府的阳光。金满箱,银满箱,惠公的基业,英武公展眼乞丐人皆谤……”

听着,如芒在背,如锥刺胸。杨延羞辱汗颜,一咬牙,飞身上马,打马如飞。

一阵狂奔之后,门庭若市的相府,就在眼前。聚满了:异想一夜,暴富的平民百姓;梦想一朝,为官的投靠门客。

颤颤巍巍的孤苦伶仃,抠完放藏在,贴心内衣袋的最后一个铜钱,两眼放亮,盯着买码戏台的身姿,如泥雕纹风不动了;在相府家丁吆喝鼓噪下,象哄抢不要钱的东西一样,争先恐后的市井走贩,把辛苦赚来的散碎银两,投放满钵满盆;冠盖云集的门前,衣着光鲜的拜谒来客,脖颈都伸得很长,仿佛许多鸭,被无形的手捏住似的,向上提着。羡慕地看,后来者被相府家丁引领入内;冷漠地瞧,同吃闭门羹的守望者,还有,蚀了血本嚎淘大哭的搏弈者。

一个个冷静如守株待兔者,怀揣着,典押所有家当换作的银票和专一虔诚,叽哩咕鲁在心里念诵:芝麻开门,喔喔!

好些认得杨延的旧相好,包括原为上京城告御状的旧部下,见他走马过来,装着不认识地转过去,背向着他。

仍旧保持着,向着他曾经显赫地位,朝拜的姿式~~其实,这些人一点没变,还是如前市侩、势利、认权不认人。想起死灰复燃的典故,杨延很深沉地扫视了一遍他的旧部,一个个熊样,一副副丑态。

五内俱焚,如鲠在喉。

干呕了半天,朝相府门前,买码广告牌,蹩足了劲,杨延啐吐了一口恶气。

飞痰,不偏不倚中标,正中标记头彩:“玉女吹箫,三羊开泰”的羊头上。

看见了飞痰带有血丝,正牙痛得脸色苍白的小杨寿,马上搂紧了,父亲杨延的虎背熊腰。

这是他的依靠,稍解鞍马奔波劳顿和暂时寒火牙痛的地方。

……本章完结,下一章“第十五节 市井黑暗之一锅清水粥〔1〕”↓↓↓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