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卧底藏骄(已出版) [目录] > 第169章:第十九节 江湖黑暗之盼望的公道〔1〕

《卧底藏骄(已出版)》

第169章第十九节 江湖黑暗之盼望的公道〔1〕

言者广军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只有杨寿一人,在由远后方,催马直奔向前。

两马盘旋相交时,杨寿已从背后,拔出了一口长刀。

寒光闪处,秃鹰的鹰爪棍,脱手飞落。

杨寿把刀顺势一横,刀尖已抵,秃鹰咽前一寸。

拨转马头,但见长刀所向,鲜血狂喷,一个又一个打人掠财劫色的众盗贼,纷纷坠马。

被杨寿的刀,骟了的那几个淫贼,喊爹叫娘,在地上啃草皮,动弹不得。

年轻女人的画外音:

“年方十六,杨寿单刀匹马,游刃江湖。

头一回,走镖去塞北,凭一口刀,一口气、一出手、一盏茶工夫,以一敌百,便将一伙歹徒,痛打得落花流水,尽折服得,跪地求饶。

由是,杨九郎的镖旗、撒贴如金字招牌,江湖莫敢犯者,威名颇震。”

年近古稀的杨寿老师,依然炯炯有神的目光,从曾今的微风里,光华流动间,投注向讲台之下,济济一堂的弟子。

杨寿:“江湖险恶,流动的只有血和泪,没有理和法。”

镜头里:满朝文武百官,争相效尤,在对萧丞相,抛飞吻,眨媚眼,挤谄笑;此外,噤若寒蝉;只有极少几个,在皱眉锁眼,扼腕叹气。

但,无一人,敢挺身而出,踏上前半步,犯颜进谏劝止:皇帝的显失公允。

杨延羞辱汗颜,一咬牙,飞身上马,打马如飞。

蹩足了劲,杨延啐吐了一口恶气。

飞痰,不偏不倚中标,正中标记头彩:“玉女吹箫,三羊开泰”的羊头上。

看见了飞痰带有血丝,正牙痛得脸色苍白的小杨寿,马上搂紧了,父亲杨延的虎背熊腰。

这是他的依靠,稍解鞍马奔波劳顿和暂时寒火牙痛的地方。

不到十岁的小杨寿,当兄姊外出拾柴、捉鱼、掏鸟窝后。孤零零的一个人,就站在,雨雪霏霏中,驿外断桥边,良久默对:琴剑在壁,新妇飘零,典当度日,寂寥、慵倦,蹲在寒伧驿站,煮着赊酒,孤独把卷,沉吟的父亲。

一直纹风未动,小杨寿直站到雪没及膝,直望到父醉复醒。

捱到最黑暗时、寒冷处,短山岗上、亡母坟前,小杨寿偷拭着流淌尽了,平生的泪水。

风在狂,马在啸,小杨寿手中的长刀,在狂啸。

凭一口刀,一口气、一出手、一盏茶工夫,杨寿以一敌百,便将一伙歹徒,痛打得落花流水,尽折服得,跪地求饶。

……

年轻女人的画外音:

“弱肉强食,生活其中,杨寿老师在启蒙同学们,面对不讲公道的江湖,心存公道、主持公道的人,只能把自己的本能,练达极致,发挥极致:更高!更快!更强!

志不止此,心满意足,只做一大刀客的杨寿,在声名如日中天、镖局的生意兴隆、家业逐渐殷实后,如隆中卧龙,足有三年,坐在家中,静观天下变。

在翘首盼望,一个收拾残局的圣主,赏识并重用;在顾盼自雄,一个人中龙凤的英才。匠心修补,一个百废待兴的乱世。”

“鸿鹊高飞,一举千里。羽翼已就,横绝四海!”

歌声起,杨寿老师一时技痒,仰饮烈酒,醉舞起教材当刀使,步履跄踉,一声长啸,疾若脱兔,越过了讲台,越过了窗台,越过了楼台,转瞬间越过了同学们的视野。

落得一身轻的曾荣,兴奋得象母鸡打鸣,蹦跳扑腾飞上了讲台,飞上了窗台,飞上了楼台,飞上了同学们的视野。

好一只锦鸡捉苍鹰,呼啦!

群情振奋,欢声雷动,响彻学堂楼宇,响遏行云流水。

……本章完结,下一章“第三集传说的枭雄第一节邪魔出世之狼虎嗥啸〔1〕”↓↓↓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