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卧底藏骄(已出版) [目录] > 第170章:第三集传说的枭雄第一节邪魔出世之狼虎嗥啸〔1〕

《卧底藏骄(已出版)》

第170章第三集传说的枭雄第一节邪魔出世之狼虎嗥啸〔1〕

言者广军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黄土高坡,大风从老屋门前吹刮过。

老屋门前,田园里。脸朝黄土,背朝天的秦昆,正汗滴禾下土。

赤膊疙瘩,十五的俊小伙,孔武有力。种田、放羊、浇菜、砍柴,风雨一肩挑。

每日,晨曦暮蔼、夜深露冷,还在凿壁借光,星星点灯,勤学苦练:祖上传下的棋、书、艺。

冬练寒九,夏练三伏。在冷坑上,摆棋谱;在沙盘上,习书法;在门板上,操刀剪。

操练一门养家糊口的手艺,裁缝。

昆坚持锻炼了十年,爹哮喘着教了九载,心有点墨,一古脑,全倒给了昆。

油尽灯灭,病入膏肓的爹,等不及,尝上盼想的枣子滋味,两脚一蹬,撒手人寰,只管自己超脱了。

夜深人静。

子欲养而亲不在。累了、想爹的时候,昆像累坏身子前的爹一样,尽情享用,不能解饥寒,但可解困渴的东西。

一瓢水。

咕噜咕噜喝,一大瓢井水。

此刻,铺开门板,抖展抚平红花布,依照心记的尺寸,捉提起了剪刀,爹用了大半辈子的剪刀。

那块三尺红花布,是昆七天前,就从遥远的城里布庄,精心挑选的珍贵礼物。

爱不释手,昆足足看了七夜。破天荒地,点了七宵油灯。

摇曳垂头剪影的灯光,弥漫烟雾的屋里,从不抽烟的昆,在使劲抽完,爹没舍得带走的一小捆烟叶。

浓劣的旱烟味,熏得昆够呛,熏得泪水快流出来了。

红肿发紫黑的眼圈,让那双浓眉下的大眼,失去了往日的神采。

看上去,像荷塘月色下,不会了呱呱叫欢的青蛙,瞪大着,转动不灵的玻璃球,默对,荷叶下面,付之流水的红藕残香;默对,那块红花布,像有魔法的活物,艳丽如朵娇柔花,恬静如张娇笑脸。

在当地,小有名气的小裁缝,捉提起了剪刀,却纹风不动。

就像一个老忘了台词的临时配角,在首次、多次,推上舞台、推入角色后,总是面对道具发呆,一时无法下手,裁剪。

起早贪黑,拚命劳作的昆,积攒了十五贯,积攒了一个梦。

但,心爱的女孩,明天就要成为,别人的新娘。

人生和爱情一样,如果失去了爱情,也就失去了人生。

易老师讲座说的一句人生感悟,的确道破了:曾经不言愁的这个少年,此时此刻,此情此景,感触的人生滋味。

又一次放弃了下手,昆听见了,好似裂帛碎布的声音。

在老屋里,象驴拉磨转,兜了不知多少个圈后,突然,猛刹住步。

昆扬起了,高昂的头。

人生在世,昆第一次吼出了,狼虎的嗥啸。

千言万语,积压成几声长啸。

贫贱是最大的耻辱!

穷困是最大的悲哀!

无能是最大的窝囊!

悲愤填膺,呜咽出来的声音,末尾,转成了如同唢呐的曲调;就像风沙弥漫的青山坡上,站望半晌,没有人作伴,喉咙痒痒的放羊倌,终于,压抑不住,从胸腔迸唱出,苍凉而高亢的信天游。

风沙满眼。

只闻似狼嗥虎啸的声音,穿过苍茫的山坡,穿过呼啸的风沙,穿过咆哮的黄河,响彻心事的时空,一声比一声苍凉、高亢、激昂。

再不能这样过,象祖祖辈辈一样,只是,一个愚死的汉。

……本章完结,下一章“笫二节邪魔出世之凄美情歌〔1〕”↓↓↓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