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卧底藏骄(已出版) [目录] > 第174章:笫四节邪魔出世之正反面相〔2〕

《卧底藏骄(已出版)》

第174章笫四节邪魔出世之正反面相〔2〕

言者广军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江湖道上,众所周知:性情怪异的鸟神医、阴怪侠,最不顾忌的就是面子,最不看重的就是位子,最不在乎的就是银子,最不容忍的就是鬼子。

对于鬼子:当面点头哈腰,米西米西的约兮;背后巴格牙鲁,死啦死啦的卡拉。他恨不得先卡拉,再约兮,生吞活剥了,当下酒菜。

看得上是朋友或陌生人,有求必应,无求亦应急。慷慨解囊之外,甚至不惜搭上身家性命,帮你,且一帮到底;但,若是他瞧不起的贵人或老相识,百呼不应,见死也不救。乃至赍礼往聘再多,还是拒你于千里之外,一样冷漠。巴不得你早些走了,少一个眼不见心不烦者,清净。

所以,他的怪名声,侠脾气,比他的绝妙医技与功夫,响亮得多。在社会上,对他的评价,褒贬不一:喜欢他的人,敬他老善人、老神仙;恨他的人,骂他为老怪物、老毒物;谈不上爱、也说不出恨他的人,叫他老顽童、老不正经。”

年轻女人的画外音:

“只有杨寿这样,对他交情甚深,为数三、五个的好友,喊他小不点~~只因他:好友面前,总为小不点事儿,爱老唠叨,说东道西,管人家乐听不听;大众面前,也爱凑热闹,总闲不住,不关己的麻纱事,总要插手踏上一脚,把事情最终闹得,不可开交,越大越妙,越策越开心。

啼笑皆非,杨寿算是亲身领教了,他的高招。

有回,他请杨寿,到东湖最有名的酒楼,冬来喜酒楼,喝酒。”

两人喝得上兴,各喝了十八坛杏花村酒,吃了十斤牛肉。

结账时,了因道长才发现忘了带银子。二话不说,非常爽快,把宝剑、行囊、道袍、鞋袜,全押在了酒楼柜台上;天将破晓,赤膊短裤光脚出来,他也不和杨寿打招呼,上马就走。

“就像黄炎后来查禁黄赌,骇吓得跳窗的一官半职,走了后门。

当立马久等在前面路口,冷风寒露中的杨寿,返回飞跑上酒楼,用银子赎回他的宝贝,并完璧归赵时。白眼珠一翻,他反把杨寿骂了个狗血喷头。且耿耿于怀,喋喋不休说了半年,怪小杨在他面前露财露脸,每次喝酒都抢埋了单,不给他面子,什么意思?”

哎,哎着,史迁在穿着紫红色旗袍,在学说快板评书。

“还有一回,杨寿请他,在北都最享誉的白宫大舞榭,看戏。”

看了半场,几个小瘪三,进来搅场子。

拿着盖有朱红官印的告示,索收保护费。

催等当家支银,讨价还价那会儿,借机调戏、狎亵台柱子外的花旦,取乐。

已被守场武生出来制伏了,戏班班主出面圆了场。

紧锣密鼓,下头戏又要开场了。

结果,捷足先登舞台的是,这位老兄看官。

陡地出手,轻松把大摇大摆,经过身边的几个小瘪三,像甩甘蔗皮、进三分球一样,从台下乱甩、抛投到了台上,自己跟着跳到了台上。

连骟带踢,硬逼着,暴打得血沫横飞、涕泗直下的几个小瘪三,好不容易地呕吐出来,敲诈到囊中的钱物,吞进肚里泡酒的牙齿。狼狈不堪地连滚带爬,仓皇逃出了舞榭。

“一言不发,他在道具太师椅上一坐,一坐就是半旬,把易容之后的杨寿,客气地,多留了几日。

两人合手,把整个城区的大小帮会,打遍、整够、相白。打了整整十五个昼夜,打得上瘾的他,摆开马步,还要跟那里大小武馆过招,大小保长翻脸,大小衙门较劲。”

……本章完结,下一章“笫五节邪魔出世之日后忧喜〔1〕”↓↓↓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