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卧底藏骄(已出版) [目录] > 第176章:笫五节邪魔出世之日后忧喜〔2〕

《卧底藏骄(已出版)》

第176章笫五节邪魔出世之日后忧喜〔2〕

言者广军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年轻女人的画外音:

“一个人给别人的笫一感觉、印象,至关紧要。往使别人因好恶而浓缩,看入心眼的总的认识,而为忽略不计的小缺点,而为看不顺眼的致命弱点。隔着视屏,隔着心事时空,史迁在读懂,‘冥冥之中,自有天意’这句话的启迪。

看似一闪而过暗合的事,恰是性格决定命运;而性格则是一个人修、齐、治、平的综合反映。平庸或漫不经心的第一眼,不是不可能出错。但,睿智而处心积虑的第一眼,则是完全有可能准确。识辩其奸,在某种程度上,也可理解是天意,天助其也。因为天不容奸,让奸者自露蛛丝蚂迹,微妙破绽。

所以一个人给别人的笫一感觉、印象,最好是发自内心的真诚、善良、美好。至少不是逢场作戏。”

只觉得“小不点”了因道长滑稽,有点似,拣了破铜烂铁当金子炫耀示人,的确好笑。实忍俊不住跟着,杨寿微微一笑,看破,但不点破。

止住笑后,了因道长心急火燎地忙托辞:“再耽搁,约好的病家,可能要发躁气、骂街了。小杨,先走啦!”

紧握宝贝似的,紧握住秦昆的手,走人,就此扬长飘袂而去了。

年轻女人的画外音:

“顺藤摸瓜,乔莫一案牵扯出来的案中案,人越来越多,官越来越大,赃款越来越触目惊心,案情越来越错综复杂。

很快,把初遇秦昆这个人,这些话,这件事,杨寿抛忘到了爪哇国里。自对这件事,这个人,这些话,他根本没有兴趣,在意。

可是,人世间,许许多多的故事,并不因人有没有兴趣,在意,而中止。注定要发生的好事或坏事,还是要发生。

只是,有的出于意料,有的出于意外;只是,有的属于千虑一失,有的属于千虑一得;只是,有的在于势不可挡,有的在于阴错阳差。”

杨寿在回忆:“阔别三载后,替小不点贺喜,花甲华诞,异乡重逢了这位好友。亚父听了小不点,又说提起秦魔头这小子,方知小不点当年是:竹篮打水,空欢喜了一场。

带入宫观后、年满十八的秦昆这小子,到底还是凡根未净。耐不住宫观的寂寞清寒,无心深山修学精进,无意传承小不点的衣钵。半路里出家,捱不过千日,半夜里溜之大吉了。”

年轻女人的画外音:

“虽缘止于此,但了因道长对秦昆,还是赏识有加,啧啧称奇。

再次点醒杨寿:不可小看了秦昆;并为杨寿卜算出,和秦昆也挺有因缘的正反之相:相得可益彰,相失可惋惜,相重可双赢,相轻可遗恨。”

杨寿在喟然长叹:“说得头头是道。不由亚父不宁信其有,留意起这心术不正的小子来。这才惊觉:原来这个好做梦、善吹弹、多机变的小混混,急中生智,倒用上了本已荒废的裁缝本事,量体裁衣,依葫芦画瓢,就着心有的点墨,积累的素材,将自己勾画塑造成,凡间心目中的超人:广为流传,但罕为人见的神仙。

弱冠之后,摇身一变:突然由一个寒酸青楞,而俨然为一位洒脱仙人。于是乎,粉墨登场、装神弄鬼的他,自从宫观盗出道袍长剑,客栈马厩顺手牵羊,病家阮囊捞足盘缠后,衣锦还乡,再现江湖。在吹弹自述,在机变蒙人,在绘声绘色杜撰,并散布他所谓,‘仙人指路’的一段传奇……”

……本章完结,下一章“笫六节权雄去世之此非天命乎〔1〕”↓↓↓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