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卧底藏骄(已出版) [目录] > 第178章:笫六节权雄去世之此非天命乎〔2〕

《卧底藏骄(已出版)》

第178章笫六节权雄去世之此非天命乎〔2〕

言者广军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微风过处,送来一股幽香,夜来香的香。

衣香鬓影人未见,早有此香传过来,越来越浓郁、刺激,勾魂摄魄。一双俊眼,直勾勾盯住,飘舞艳裙,随风送香,追送出来的殷皇后,轻叹了口气,也轻松了口气,舒畅了口气,内心乐开了花的秦昆,没有说出,他在永乐宫内的快意。

没有必要再接受一个行将就木人的恩典恩惠,也不会再消受之火气戾气了。但,语调平和,很低,昆告诉了殷皇后:“圣主已病入肓盲,回光返照,命在旦夕。”

年轻貌美如天仙的殷皇后,一双温香软玉,弹琴抚筝,柔若无骨的纤手葱指,一把紧拉住秦昆硬若铁石,寒如玄冰的只手,珠泪纷坠,不想松手。

知妹莫若兄的殷豹,在旁,也放下国舅的尊贵,平素的骄横,低声下气地,俯首贴耳,执请秦昆:“大仙,还请务必留住下来,再尽人事。”

从宽大的道袍,深藏的怀里,掏出,精致的小瓷瓶,秦昆递赠殷皇后,复叹道:“此乃贫道所炼仙丹,能延年益寿,养颜美肤,独不能起死回生,请皇后娘娘笑纳自用。除此天意不可违的事情外,若再有需求,贫道定殚精竭力,悦为效劳。”

说罢,滑落出殷皇后掌握之前,一刹那,用无名指轻勾了,殷皇后的掌心三下。

微妙一笑,倒剪清风两袖,玉树临风的秦昆,飘逸宫外。

却把殷皇后驿动的魂,轻勾带去了:宫墙外,水云间。

自知不日之事,高祖独召杨寿,属以后事。

高祖哭着对杨寿说:“不能再领导弟兄们了,朕先快乐走了,留下的还没建设好的烂摊子,只能靠你和弟兄们帮忙支撑和打点了。

妇轻子幼,可以辅助,惨淡经营得下,就请你辅佐好太子,当他是你的亲儿子;如果是扶不起的阿斗,你可以取而代之。

寿弟,从你笫一次尊称朕,哦,还是说我亲切自然些,从你尊称我一声彪哥起,我一直把你当最好的兄弟,比亲兄弟还亲的兄弟。

我的江山,一大半是你打下的,曾经约诺分壁而治,可你却固执迁让,我只好抱歉接受你的真心实意。不过,除在朝外,我们一直仍是兄弟相称,从不拘束君臣之礼,拥有如同手足的情义。

你的才能,举世无双,一定能安邦定国,最终完成统一天下的大事。女人如衣裳,随我去留倒无所谓。但只希望你:还是当我的儿子是你的儿子,厚待爱护好这个孤儿;当我的女儿是你的女儿,关爱呵护好这群孤芳;当我的亲戚是你的亲戚,照顾提携好这些人们。这样的话,我可以无牵无挂,撒手骑鹤西去了。”

君臣相拥,泪如泉涌。

指天誓日,君祝臣安。

正襟危坐,杨寿涕泣,静聆,最后的圣旨,人之将死,也善其言。在心里悲叹道:“臣敢效诸葛孔明,竭股肱之力,成忠贞之节,继之以死!”

隔着窗帘,遥指殷后、后宫妃子、大姐大波姑,高祖想再说点什么遗嘱,却张口发不出声了。

杨寿会意,郑重而坚毅地向高祖,点头。

……本章完结,下一章“第七节一朝成名之虚构品位〔1〕”↓↓↓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