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卧底藏骄(已出版) [目录] > 第179章:第七节一朝成名之虚构品位〔1〕

《卧底藏骄(已出版)》

第179章第七节一朝成名之虚构品位〔1〕

言者广军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西陲小村庄,日黄鸦昏。

村路口,鸣锣开道,来的人马上百。

知县大人亲自带着仪仗马队、步卒、衙吏们,浩浩荡荡,威风凛凛,在前面引路。

坐在高头大马上,背负三尺青锋剑,衣锦还乡的秦昆,双目炯炯,道袍华贵飘袂,吸引众乡亲的眼球,为之移动。

“九斤!”

从田间抬头朝路口,望了好半天,揉了好半天眼,被唤作“九斤”的粗壮黑汉子,听秦昆这么一吆喝,认出了马上那人,前护后卫的那个大人物,竟然是小时候一起,光着屁股打浮凫,玩水漂,搭着人梯偷桑葚,摘果子,护着情妹打群架,厚着脸皮伸手要的昆哥。

“哇噻,十多年前借出的三贯钱,有着落了!时来运转,俺要发啦!”

九斤兴奋得在心里欢叫着,口头“哎哟妈呀,雅格西,呀!”着,把手中的秧苗,往天空中一抛,毛手毛脚的动作,却有如天女散花,缓音轻笑,优雅洒脱。

顾不得理睬,和泥带水,被抛散纷落的秧苗,沾了满脸、一身的婆娘叫骂,九斤飞步起跳,像世界杯田径赛,越栏百米冲刺,最先冲跑到了秦昆的马前。

下马徐行,秦昆的周边,一下子,围拢了九斤、三毛、癞子、东瓜、结巴、神宝、鲫鱼等等儿时的伙伴,相比之下,宛如,一只白仙鹤,立在了一群乌哑鸦之中。

肤发、气色和装束,黑白分明,倨恭显露。

没多了,几近全村的熟人和陌生面孔,都在喜出望外,夹道欢迎,小心翼翼地簇拥,难见的稀客、贵人,风风火火回家。

冷清的小村庄,一下子,像过年热闹沸腾起来:男人们放下了耕犁,女人们停下了纺织,老年人拄杖遥指认,少年人奔走相告欢。

听说离家出走了十一年,信音杳无的儿子进村了,如今风光体面,神气得了不得了,像吃了人参燕窝汤,秦昆的老母亲,精神大振。

“难怪这几天早上,喜鹊欢叫,叫个不停,在门窗外飞来绕去”,在报信的孩童们,七手八脚的帮扶下,衰老得十分快的老母亲,挣扎着挪下了坑头,笑出了,两汪浊泪,满脸皱纹:“俺就琢磨,老在心里想呀,肯定会有喜事临门,可不,喜从天降,天大的喜事哟!”

赶紧指挥叽叽喳喳,活蹦活跳的小麻雀们,从破旧掉漆的木箱底下,翻摸出一直舍不得穿的新棉袄,披上。又用发篦,梳挽好,满头白发。双目起昏花的老母亲,然后抓拄着棍杖,还是秦昆当年负气出走前,削制的那根,高一脚,低一脚,轻唤着“牛娃子”,秦昆的乳名,磕磕绊绊地,颤巍巍,跟在报信孩童的后面。

年轻女人的画外音:

“长久的回忆,伤痛的沉吟。

在听杨寿一席话后,黄炎想象秦昆的画外音:宛如怪鸟碇磔,格外的阴森、刺耳,喋喋不休的鸦噪。

不过,复制粘贴了,署名‘最爱你的不是男人’以上内容后,在心事时空,史迁想象的反响,则是:截然迥异。秦昆的善信,对昆的崇拜,顶礼膜拜。”

……本章完结,下一章“笫八节一朝成名之无从考证〔1〕”↓↓↓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