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卧底藏骄(已出版) [目录] > 第184章:第十二节混世邪魔之天上人间〔1〕

《卧底藏骄(已出版)》

第184章第十二节混世邪魔之天上人间〔1〕

言者广军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秦昆:“一觉醒来,但见:道袍、经书、长剑、宝马。

『道天仙术』,封面撰道天二老:‘题赠昆大仙句:世道、人道、大道、天道、常道、非常道,如明月照今尘。化日光天,偕尔众共登仁寿;和风甘雨,愿彼苍永赐丰亨。’

拜看仙书后,抬目即识:纵横交错的尘路上面,金光闪闪,浮现出了一条通天路径。

扬蹄遍踏千山月,振鬣长嘶万壑风。

但见:天庭瑶池上面,光摇朱户金铺地,雪照琼窗玉作台。画栋雕檐,珠帘绣幕。仙花馥郁,异草芬芳。月圆环绕、星光闪闪,直觉人在羽化、莹光闪闪,飘飘扬扬,神清气爽。

脚步越来越轻快,身心越来越舒畅,见闻越来越辽阔,仙术越来越神奇。意念所至,尽可任性消遣,随意闲行。如光如声,悠悠穿透层层风雨,自由来去天上人间。”

众乡亲一个个听得目瞪口呆,如痴如醉。

“人心的向往,开始的出发点,都是好的。至少,应是如此:从小到大,品质定型前,世上没有一个人希望:自我长大后,大奸大恶,丧尽天良,惨无人道。

即使后来身不由己,既成事实,其成了大奸大恶大魔头,失去了理智,也绝不可能完全失去了人性。”

年轻女人的画外音:

“隔着心事时空,隔着一帘幽梦,史迁在冷静客观:传说的邪魔,其实同样是有血有肉有感情,偶尔也有道义的人。

惟所不同的是:传说的邪魔,其思维方式和行事风格,有悖常情,违背伦理。其精神和情绪,因纯凭想象,想入非非,而易走火入魔,而狂妄自大,失控沦为虐侍狂。抑或,妄自菲薄,失态陷入自虐狂;与之娈生的心理扭曲病态则是,传说的邪门,既不给别人开方便之门,也不给自己留方便之门,都是没有美好想象的人。

就像没有云彩的天空,没有风浪的海洋,没有水源的土地,没有阳光的植被,没有翅膀的飞鸟,没有传承的物种。有的只是,空洞、沉寂、枯竭、阴暗、残缺、毁灭。

前者和后者,无论是光怪陆离,抑或是无声无色,都是由过或不及,形成的人性变异怪圈。同属邪异的人,在狭义上,同被称为邪魔。”

年轻女人的画外音:

“在唐一刀唐斌出事前十天,那位卫生局副局长黄群,平调到了宗教局,主持日常工作。板凳还没坐热,就接到唐哥的指令:无论如何,要尽快安排一次特殊接待,好让这段时间,被接二连三、车轮战的“医闹”折腾得,神鬼不安的兄弟姐妹们,放松一下,吃斋消灾。

阳春三月。唐一刀唐斌带着云儿雨女们,由黄老弟黄群陪同,一路浩荡,到了当地很有名气的一座寺庙,佛光寺,烧了一柱香,享同了一回斋膳。”

以茶代酒,用香代烟,看上去依然快活自在的黄老弟,笑道:“佛门净地,只能敬请守戒喽。”

望定脸唇干燥发紫的唐哥,净手,在大佛面前跪拜,上香,礼成,肃退,寂然之后。忍俊不禁,偷着乐的黄老弟,在斋席上还是摆上了一瓶“邵大”,为他斟满一杯,请他放心受用:“唐哥,尽管开怀,享用佛发慈悲,允准分享,虔诚许愿过的贡品。但,不得汹酒争高下,惊扰神灵。”

在下山回城的路上,黄老弟毫不客气地用一条“精白沙”,跟唐一刀兑换了一条“黄芙蓉王”。皆大欢喜地开始个管个,过把闷蹩了很久的烟瘾。

云天雾地,唐一刀关心问:“老弟,冷板凳可坐得惯、坐得住、坐得久?”

微微一笑,黄老弟笑诘:“老兄,你以为老弟是坐冷板凳的人吗?套句时髦话:党叫干啥就干吧。任到哪里,老弟还有这点自信,还有这点个能,总都有办法,让哪里红红火火,开开心心起来,决不会让人看扁看低看轻看笑话。

老弟生来不是做官的胚,但是做事的料。

有事做,能做事,做好事,就行。我的前任在这把交椅一坐七个年头,摇了七年的蒲葵扇。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也是奔四十张的人了。老弟我想呀,接着在此抗日再解放,援朝凯旋归来,也正好解甲归田罗。”

……本章完结,下一章“第十二节混世邪魔之天上人间〔2〕”↓↓↓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