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卧底藏骄(已出版) [目录] > 第196章:第十八节混世邪魔之不义自毙〔1〕

《卧底藏骄(已出版)》

第196章第十八节混世邪魔之不义自毙〔1〕

言者广军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一老一少在促膝谈心。准确说:是年老的杨寿,在对少年的黄炎,进行革命传统教育。

“暗授机宜。亚父让忠勇公廉、有胆有识的少年骑尉曾宏~~亚父的一个秘密武器,暗中统领精锐千骑,日夜护卫王宫附近。

连曾宏他本人皆不知:亚父就是易冰。他是亚父有意在箴语学馆亲自调教、并埋伏安置军中的最得意的弟子之一。目的只有一个,就是:危急关头,出奇制胜。”

宫闱惊变的镜头回放:那一夜,保皇党与造反派的武装斗争,非常惨烈。

霹雳一声暴动,亲自戎装上阵的殷豹,将心腹兵甲,门下死士〔国舅府食客与精英馆弟子〕与江湖杀手〔聚啸绿林的悍匪,流落市井的盗贼,身陷囹圄的重犯〕,形成的黑恶势力,三股合流,直捣金銮殿。因有宫廷内应而兵进神速。组织涣散,喝酒赌博的卫戊部队,不堪一击而束手就擒,或梦里成了亡命客。

拥坐金銮殿头把交椅,正黄袍加身的殷豹,在笑受,直把此处当聚义厅,豪放而肆无忌惮的叛乱将士们,笑嘻嘻,乱哄哄,跪拜。在为尚未到手的玺印,着急,下令:“肃静!众爱卿,现还不是庆功欢娱时节。玉玺与兵符,掘地三尺,也要尽快搜到!”

领诺,加大搜查力度的兵马,却在更热衷于搜掠宫藏宝物与美色。分赃不均,有的在内拱火拼,毫不手软地白刀子进,红刀子出,刚还称兄道弟的胸膛。

恐怖的脚步,亮堂堂的火把,明晃晃的刀剑,叫喳喳的黑影。

无处藏身,四处奔逃的嫔妃宫女,俱作了送上刀俎的鱼肉。

口里正淡出鸟儿的叛乱分子,衣黑,面黑,心更黑,在如一群饿谗得嗷嗷叫,饮毛茹血的野兽,争先恐后地扑倒弱质,就地当场,撕咬着活色生香。

瑟缩在假山中的殷太后,赶紧低伏下头身,像极只美丽的凤凰变鸵鸟。

刀光血影,如神兵从天而降,曾宏统领的精锐骑兵,及时出现在坤宁宫。立马戡止了,外戚党的谋弑夺印叛乱。

凄惨惨、乱烘烘、危岌岌当时,血染战袍,犹神武提剑,不离千呼万唤始出来的殷太后半步,舍身护驾的曾宏,直感动得殷太后,为之流泪。

“英雄,哀家的大英雄!”

不能自持,殷太后把她美丽而高贵的头,放心地放在了曾宏肩膀,宽厚而坚实的肩膀上。慢慢地在清理干净的宫殿里转悠,听着曾宏紧张而有力的呼吸,一如:往昔不用想事地同宠幸的面首,跳贴身贴胸贴面舞。

年轻女人的画外音:

“高危过去又高[chao]。没有了危险产生的恐慌,便有了欲望带来的躁动。反正安静不下来,不安分的殷太后,顿时把曾宏视作了:一个曾经为她而死的恋人。更视作了:一个上天恩赐给她的救星和宝贝。”

平乱之后,精心妆扮的殷太后,亲自前往曾宏家里,探望。好几回,如见返世的恋人,举目痴笑,欲与为欢,抱住不知所措的曾宏狂吻个不休,目眩发电~~

年轻女人的画外音:

“再理智的女人,因爱而往使情感多于理智,甚至失去理智。这位表面风光无限的强女人,内心却阴霾密布。隐藏着一段刻骨铭心的恋情,美丽但破碎的旧梦。那个为了家族生存而牺牲真正心爱情侣与个人一生幸福的故事,还与黄鳝的死因有关,说来话长,暂且按下不提。

看清秦昆真实残忍一面的殷太后,居然,认曾宏为义子。并口谕懿旨:敕曾宏为大将军。

提携断不可能冒尖的小字辈,一下连升不止六级,成为军界巨头。摆明了:重新确定嫡系依靠力量,构建党派势力范围、制衡争锋格局,说一不二的强权悍妇,继续干政掌舵独裁的立场,不可动摇。”

杨寿:“觑觎垂涎多年的秦昆,见出将入相的大好时机,失之交臂,遥望无期,且太后召他临幸宠爱,时日剧减,几近打入冷宫。多年投入的舌头、枕头、磕头,还是抵不得一朝的拳头、枪头、当头。便迁怒并谋弒了,在任不到百日的大将军曾宏,加快了武装叛乱的步伐。”

字幕:东窗事发,而为十大名捕侦破,查明秦昆列入名册的叛乱兵力,不止万人。

千里送密报,九死一生的十万火急,飞报刑部。

不敢怠慢,但顾忌秦昆,位列卿贰,名声太大。要命的还是:颇受太后宠幸,浸淫多年,朝野上下,耳目爪牙众多,朋比为奸。打草惊蛇不说,即使倾巢出动捕快,也恐势单不敌的刑部,只得由刑部尚书佘青,硬着头皮,惊慌失措地,连夜王宫见驾。

杨寿:“也是天助东湖,秦昆应了‘多行不义必自毙,’这句古语。

正好这回事发前,受了外戚宫变、义子惨死的惊吓,及太宗跪请、公车上书的弹劾,殷太后心有余悸地,已被迫交权还政。领着慈宁宫全班人马,暂且远避凶地,跑到养怡山庄,歌舞升平,乐不思返。

少年气盛、励精图治,对秦昆深恶,却容忍了十年的太宗,龙颜震怒,当机立断,断然处置,将道天门钦定为魔教。

立召、钦命近卫营统领,也就是令尊~~亚父的另一个秘密武器,最得意的弟子,亲自统兵点将,枚马摸黑,围剿其密设京畿的谋反总部。随即通牒诸国,协查清剿其密布各地的演武堂口。”

龙颜一怒,血流成河。

拒捕就地正法的魔众,成千上万,尸横遍地;因此呛啷入监的信众,举不胜枚,狱满为患。

气焰嚣张一时的魔教道天门,三下五除二,被黄炎的父亲,钦命大臣,斩首行动大将军黄鳝,扫庭梨穴,在东湖国境内,打扫得一干二净。

像烟雾一样,蒸发殆尽,销声匿迹了。

杨寿:“成了‘漏网之鱼’、‘丧家之犬’、‘过街之鼠’的魔头秦昆,于是,带领魔教余孽十来人,乔装打扮,昼宿夜行,远走塞外,隐姓埋名,杳无音信。”

……本章完结,下一章“笫十九节混世邪魔之寻仇暗算〔1〕”↓↓↓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