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卧底藏骄(已出版) [目录] > 第20章:第一节 冰雪盈城的初夜〔片断〕

《卧底藏骄(已出版)》

第20章第一节 冰雪盈城的初夜〔片断〕

言者广军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少年穿着整齐,严密后,在母亲梳妆台上翻弄会儿,又往脸上搽了化妆水,往身上喷了些香水。

边打着手机约人,边向等他一起吃中餐的母亲,摇手,算作打过招呼,一阵风似,走人。

少年飞骑重回到,网吧电脑桌旁,上网聊天。

一手指不离键盘,另手边扒吃着:路边小餐馆,流动小商贩,向网吧顾客兜售的,快餐盒饭,饮料零食。

媚眼如风,出手如闪电。

一位二八妙龄、打扮时髦的小靓妹〔“空空妙手门”的玉观音〕,眼风撩起,一个痴迷上网的瘦小男青年〔“追星族”的粉丝〕的皮背袋。

“二指禅”一出手,手到擒来,不费吹灰之力,擒获,笑藏了小青年的钱包。

乘胜追击,一路滔滔,顺手又突击收八月,牵捉了七、八头“肥羊”。胸部更显峰峦叠嶂的小靓妹,若无其事地在溜之大吉。

看在眼里,一位衣着破旧,送快餐盒饭的老妇〔“孤寡门”的老妈子〕,急忙放下手头活,快步上前,悄声提醒小青年等人。

闻讯惊慌着,急起直追的小青年等人,团团围住了小靓妹。

七嘴八舌地在吆喝着,向小靓妹讨要回,失去的钱物。

仗着人多势众,面对花枝招展的小靓妹,动了歪念头的小青年,笑得很狂野:“小妞,要哥的钱,也容易呀。谈个价,也得体现点爱心,付出点劳动,叫哥高‘性’吧?”

众皆哄笑,拍手叫好。

边说着,小青年边动手动脚起来。开始,肆无忌惮地触摸,小靓妹的脸蛋、耳廓、肩头……

小靓妹哎哟着,眼泪汪汪,叫喊起来:“凭什诬赖我,偷了你的钱呀!青天白日,调戏、欺服我一个弱女子,你耍**啊!来人啊,救命呀!”

小靓妹的同伴,在旁把风的三个人高马大的溜子〔“打流族”的打手〕,赶紧“哗”地冲过来,品字形围住了小青年。

益发似伤心抽泣的小靓妹,葱指点着小青年的鼻梁儿,声泪俱下,喊冤叫屈。

救驾大汉其中一位,捉飞鸡似,一把揪住小青年的头发,气汹汹地喝道:“你他妈的活腻啦!凭空血口喷人不说,胆子不小呀,还敢调戏我老婆啊,存心找打!”

不由分说,另只手掌,左右开弓,扇给了小青年两耳刮子,清脆响亮。

“臭小子,你把我老婆当坐台小姐呀,摸呀。就算是小姐,摸一摸,一担米。何况是良家妇女,不是出来卖的货色。你刚摸了几下呀,该怎么补偿她的肉tǐ和精神损失?还有,怎样照顾大哥我的面子呀?你说!”

貌似义愤填膺的大汉,又掴给了小青年一巴掌。

顿时口红脸肿的小青年,双手奋力,却掰不开,那大溜子的一根手指,疼得哭丧张脸,面如土色地求饶:“大哥,算小弟错啦,认错人,做错事啦,你放我一马,行不?我的钱包真被偷了,现袋里真的没钱了,打死我,也拿不出一个银毫了。我给大哥大嫂赔罪、下跪,请饶恕我有眼无珠……”

旁边一左一右的跟班,乐了。

吹胡子瞪眼睛,肆无忌惮地动起手脚来,更乐了。

你一拳,我一脚,上一肘击,下一膝顶,练打活靶子的沙袋似,骂骂咧咧,却笑灿张脸,越打越开心。

也许,人世间:喊冤叫屈,可怜;欺人凌物,可乐。

跟着小青年讨要钱的另几个失主,见势不妙,赶紧三十六计,走为上策,走人。一个比一个腿脚麻利,溜之乎也。

这边,看小青年挨揍的人,倒是越来越多了。

那边,老妇跺脚,呼天喊地,急哭起来:“天啊!哪些个没良心的人,欺服我这无依无靠的老太婆,把我一天赚不上十元钱的饭篮子,偷走了哟!偷走的盒饭,叫我这一天赚的几个零钱,赔不起呀!哪位心好的叔叔,阿姨,快告诉我喽!”

网吧内,人气爆棚,但根本无人理会她。

人们的性趣、热情,都在看热闹、凑热闹去了。

挺气愤的女老板〔“人皮灯笼社”的三流杀手,绝招就是笑里藏刀,专宰未成年人或童心未泯人的零花钱〕,奔走了过来,厉斥道:“就你多嘴惹是非!这都打乱成一锅粥啦!我这生意还要不要做!?好几个,钱都未付就跑了,我这损失找谁赔呀!?不做好事的死老太婆,甭在我这里再来卖快餐了,出去,听见没有?少挡我财路,快滚出去!”

哭嚷半天,被女老板的话气噎得哭不出声的老妇,浑身发抖,浊泪止不住地双流。

一片打人的混乱,一浪高一浪的起哄中,少年惊讶抬见,可怜巴巴的老妇,恻隐心动而走近。

问询并掏钱,一张“老人头”无声打发走,千恩万谢的老妇,如鹤立鸡群的少年,仰喝完,手中半瓶矿泉水,排众上前。

“三个打一个,而且打一个根本没有还手之力的小个子,这算什么英雄好汉!?”

双臂抱胸,站出来说话的少年,冷笑……

……本章完结,下一章“第一节 冰雪盈城的初夜〔片断〕”↓↓↓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