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卧底藏骄(已出版) [目录] > 第203章:第二节图穷匕现〔3〕

《卧底藏骄(已出版)》

第203章第二节图穷匕现〔3〕

言者广军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各位……,不知本帅方才姑妄言之的,是否在情,在理,在法,在道,符合天命之说?”

嗯了一声,鼻音奇重的皇太子,笑里藏,年少的盛气。

也是、正是、确是,就是没有人说不是,更没有人敢吐出,“怒”。

老于世故的占卜师,站了出来,毕恭毕敬地执笏上奏:“臣回禀陛下,上天的预兆、象征。”

闻听此言的皇帝,正襟危坐,整个人身一下子亢奋得,象冬眠之后,好不容易暖心、热身、欲出洞的“独”蛇,抬起了头~~自鸣得意,颇以为可让这些与之长相厮守、唯唯诺诺、一日不可以群“宠”无首的近臣们,再睹了回,龙抬头,龙颜威仪。

心里在暗自发“酵”,“邪”情膨胀,“抑”志顿无。

暗递眼色的皇帝,在迫不急待地催令,以前并不赏识、器重,一直牵强附会天下第一老子意志,装神弄鬼、信口雌黄,但认为尚忠诚、还可靠的微臣:赶快说吧,一吐为快吧!

当众当着逼宫的太子、太不象话的忤逆子,一语道破天机,揭晓唯朕是真命天子,天照应,逢凶化吉的那个预兆吧。

姜还是老的辣。

此时此刻,非常开心的皇帝,坚毅地王顾左右而不言他。

满面春风,再简明不过地在反复、重复同一层意思,在不住停地含笑点头,首肯着与己配合默契,演好演绝了这场双簧戏的近臣们。继则,心念所至,想好了收场结束语。

志在必得。志在叫乳臭未干的浑小子,知情达意后,还得不得不恭听、牢记住“君叫臣死,臣不得不死;父叫子亡,子不得不亡”之忠孝古训的小字辈,不得不马上滚出去、滚到前线为己冲锋陷阵的小混球,不得不认命服输的小把戏,难堪、难过、难逃离其掌握。

皇帝已做好了,最后一言堂的前期事宜,准备就绪。

“从占星、占卦、占卜显示:大凶之后,有大吉;大乱之后,有大定;久分之后,有必合。预兆总的态势是:否极泰来。泱泱大国,国泰民安;堂堂中国,四方来贺。”

腰杆子硬起来的皇帝,真想:亲亲,占卜师。

拍巴掌叫好、好字来不及高叫出声的皇帝,接着听到了,他开始真的有些在意、有些倚重的微臣,接着让他如中雷殛的最恶毒不过的咒语。

“这象征着新的真命天子,已踏五彩祥云,红光满天、满地、满殿而至啊!”

“感谢上天明示,感谢!”

视端寂容的皇太子,虔诚地跪拜下去,跪拜在皇帝膝前。唱诗般唱出,埋藏心底多少年的宏愿良景:“感谢父皇成全!儿臣立马吩咐御史大夫,行文张榜,告谕天下:待先破城下叛乱军、扫平四方逆贼后,再择日登基封禅,尊敬父皇为太上皇,重整河山,再造汉疆唐土,铸就本朝鼎盛辉煌!”

大难当头,大权旁落,大势已去,大悔晚矣。

终落得众叛亲离的皇帝,届时方才深味了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的那种,不是滋味。

落难的凤凰不如鸡。

立竿见影。欲哭无泪的皇帝,连很想找几个人陪,陪同喝杯“骚”酒,解郁闷的宠幸儿、美人儿,都“真”影杳无了。

此一时,彼一时。看得出来,今非昔比,大相径庭。这些食君之禄、受君之福多年的卿卿娥娥们,都在象避瘟神一样,远躲开他:不是明目张胆地与他划清界限,投靠向新主子、准皇帝;就是脚下抹油、赶紧溜之大吉,与他保持不在服务区内的距离。

独只萧丞相,他的泰山,不弃不离其壤。与之烈酒泡苦参,添几道凉菜,铁板着脸,闷声不响地对着干,一杯又一杯。

乃至当着他的面,派人召唤来皇帝千呼万唤“死”不出的阿波、阿娇、阿媚等一大群喊桀干爹的人,重温酒,重温他在春芳楼当老板的“性富”生活。

事到如今的皇帝,分不清:萧木匠在帮他撑脸面,还是替他拆台面。但看得清:反正脸面与台面,都已荡然无存。也就用不着再摆君王的风度,拒绝坐拥眼前不多的温度了。

热闹非常的太子府。

“凡用兵之道,以计为首。”

面对咸聚云集的良谋、猛将,打开龙门阵图的皇太子,在振振有词。“未战之时,先料将之贤愚,敌之强弱,兵之众寡,地之险易,粮之虚实。计料已审,然后出兵,无有不胜。法曰:料敌制胜,险扼远近,上将之道也。”

……本章完结,下一章“第三节 陈仓暗渡〔1〕”↓↓↓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