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卧底藏骄(已出版) [目录] > 第204章:第三节 陈仓暗渡〔1〕

《卧底藏骄(已出版)》

第204章第三节 陈仓暗渡〔1〕

言者广军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权衡利弊,最后敲定围城打援之计的杨寿,当即下令在京城北门、西门、东门,布下重兵,安营扎寨,严阵以待,可能赶来勤王的兵马。

亲授给分兵独当东、西、北三面来敌的杨禄、杨信、杨仁各一锦囊,嘱其非至危难关头,方可拆看,并务必依照执行,不得有误。

待众将散会忙活去了,帅帐内只留下家父杨延与胞姊杨莲时。直言不讳的杨寿,坦告了他的难言之隐。

“此次轻敌,速战速决,尽起轻骑千里杀将,奔袭京城,所带军需物资,仅能维系数日。一路势如破竹,士气高昂同时但也疲惫之至。兼之,对突变敌手和敌情,估计不足。尤其是粮草准备不足。可谓已犯了兵家大忌,处在险中求胜的劣势了。故能否及时补漏,保障粮草供应的问题,至关此役成败。还得有劳老爷子和阿姊亲自出马,象当年押镖一样,千里护送其万无一失!”

说走就走,杨延父女悄然披星戴月出营后,点齐早隐伏守候在那的其中五千精锐人马,翻身上马,疾风迅雷般,前往后方,接应粮草。

亲自领着亲兵巡视各营寨的杨寿,特意最后在杨禄的营地,多停留了片刻,临时向五哥交待了,立刻派人速办,刻不容缓的一件绝对机密任务。

下马入帅帐,毫无倦意的杨寿,在静待客夜访。

果不其然。

三更半夜时分,杀声顿起,烈火焚天。

匡字营储存粮草的地方,成了一片火海,风助火势,一下子把个苍穹象口倒扣铁锅,直烧得冒烟、发紫、通红,热气腾腾。

屹立于数里外帅帐前,披衣而起、而出的杨寿,也嗅觉得到浓烈的焦糊气味。

身旁的一班亲兵与闻讯纷至的守将,都急得如热锅里的蚂蚁,围着帅帐、如另一口倒扣的冰凉的铁锅外,挤抱一团,晕头转向地团团打转,却没有一个人敢惊呼怒喝出声。

“来而不往,非礼也。”

镇定自若的杨寿,笑遂言开:“出奇不意,攻其不备。师出同门,不约而同嘞!”

话音未落。

但见京城上空烈焰腾空,火光冲天。这架式,很象过年时节,街坊邻里互放花炮、爆竹,此起彼伏,彼此之间热热闹闹、吵吵嚷嚷、开开心心,在相互问候贺禧呢。

更象这些人家调皮捣蛋的小孩子间,躲在自家窗内的娃娃,向对面的丫丫展示坏笑、火力,争“寄”斗“厌”:寄发的信号,直把对面,厌弃的目光,或矜持的府第,反正原还授受不亲,相当冷漠的世界,燃放得“红红火火”起来。一不小心,引来春闺丽质并不示弱的回信。引发红袖添香,尊奉如一丹公主或水中花自醉的玉女,红颜,柔情却烈性女子的青春烈火,自己快乐的天地,也跟着“火树银花”起来。

同在夜色下,此时此刻,无处不绚丽多姿,斑澜多彩。

烧钱、烧人家钱的感觉,真的比烧一桌可口饭菜,要好。

曾几何时至今,难怪悲欢时节,空气之中:总是弥漫火药味,总在伴随着泪水和欢笑。

笑过之后,一言不发的杨寿,转回帅帐,坐定。

不多时,守卫粮草、毁尽所有的呼延光,仰天狂笑着,被五花大绑押移进来。

“杨寿,你这个作乱天下、天地不容的逆贼!”

满脸、满身污血的呼延光,坚挺不跪,面无惧色,破口大骂:“你有种,就给老子一个痛快,成全老子忠义美名,流芳百世!”

不怒反笑的杨寿,击掌呼好:“呼延老大,本帅就答应给你一个痛快。来人,替本帅送客。把老大拉出去,好好地,毫发不损地,送上路!”

闻报京城粮仓,十有八九,被焚毁得一干二净的皇太子,好半晌没有任何反应,呆若木鸡。

当目光掠过纵火毁仓的百十个犯人,清一色的宫门中人,锁定其中一个与众不同、躲躲闪闪的妙龄俊俏宫女时,暴跳下台阶的皇太子,力排众“异”,拧住小宫女娇嫩秀美的脸蛋,仔细端祥着,努力回忆着,终于认出了,面前的红颜祸水是谁。惊怒并迸的皇太子,居然潸然泪下,号陶痛哭流涕起来。

……本章完结,下一章“笫三节陈仓暗渡〔2〕”↓↓↓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