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卧底藏骄(已出版) [目录] > 第205章:笫三节陈仓暗渡〔2〕

《卧底藏骄(已出版)》

第205章笫三节陈仓暗渡〔2〕

言者广军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这个小宫女,一点没错,正是皇上最宠爱的女尚书兼小蜜,宫中实权最大的女官,阿波的贴身侍卫小玉儿:的确,长相酷似当年的太子妃,如今的皇贵妃,羊丽。

这个小宫女,让皇太子重坠悲喜忧伤的深渊,肝肠在寸断!

十年前,当年弱冠成婚的皇太子,与太子妃羊丽十分恩爱,整日沉湎于儿女情长,夫唱妇随,诗酒缱绻。

婚变前。卿卿我我的两人,根本做梦也想不到:极其平常的一回御召家宴后,发生了极其不平常的变故。

那夜,春风十里柔情,夜月一帘幽梦。

难得父皇和颜悦色、频仍不住赐酒,恭敬不如从命的皇太子,杯觥交错,十几杯倒口杯一口气落肚,烂醉如泥,被太子府的侍卫,手忙脚乱地抬送回府。

微沾点酒、益发国色天香、娇艳欲滴的太子妃羊丽,跟着起身,向父皇母后,道个万福,抬拽紫彩长裙,转移莲步到宝马香车前。

“太子妃,请留步,圣旨到!”

突被飞毛腿似的高常侍,气喘喘地赶上拦住,附耳悄传了父皇的口谕。

西施似一笑一颦的羊丽,只好随之折冲千步,到上书房候驾。

面对画屏冷西风,坐了半晌,忐忑不安的羊丽,才被召至龙床前见驾。则被假装酒醉得一蹋糊涂、野性雄心勃勃、格外亢奋的父皇,当作宫里绝代佳人,强留侍寝、宠幸了。

桃腮杏脸经风霜,雪肤凝脂染尘埃。

悲哀但不敢声张的太子妃羊丽,象单独陪公婆多坐会儿、闲聊家常一样,若无其事地打道回了太子[gong]邸。

在偷偷地快“豁”了一回,讨得公公欢喜、满意后,悄没无声地,又偷偷地悠“伏”了一夜。伏在醉得人事不省的夫君枕旁,偷偷地啃咬指发、衣角,咬碎出窍的灵魂、揉碎出卖的痕迹,破碎出格的幽梦。

一发不可收拾。隔三岔五,太子妃羊丽被抓到软弱、尝到甜头、感到难舍的皇帝公公,召幸。

不把亲生儿子当人看,也不把玩臣妻妾、儿媳妇当回事的皇帝,乃至越来越大胆,越来越乱套。始乱终弃,乱亲情于不屑,弃礼制于不顾,公然连日彻夜不放归太子妃,干脆要去升作了太子的后娘。

当过太子妃,升作皇贵妃的羊丽,从此不只正眼,连眼梢也不瞟一眼,心目中死了没埋的不是男人的东西。

几乎气疯的皇太子,暗地里立毒誓复仇。

在众目睽睽之下,但也只能只好装疯卖傻,自我解嘲:“权当作将心爱的宝马美玉,孝敬了父皇。只要父皇高兴,越活越年轻,就行!”

然后,为了不使自己,抽风,中风,每年正月之后,至少三百日,皇太子就带着梁氏三雄,轻车简从,到全国各地,采风,放风。

岁末旅游归来,照收笑纳,萧丞相的一品浩命夫人,花总,托送的花酒免费券时,皇太子一点也不客气地要了,还要,多要好几十张;尽管如此。仍要在年终结账支付不菲际,一点也不含糊地吩咐,将之列作微服私访考察费用。让下人拿到,在此事上,倒大度得,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老不死手头,报销。

失去爱妃之后,极少再近女色的皇太子,差不多把全部精力放在了,萧家开的、红遍全国性的风月场子里。实则全身心投入、放在了,结交朝廷大臣、封疆大吏和江湖豪客身上。

就在表面心境淡泊的皇太子,十分讨厌但也无可奈何地在过着看人眼色、仰人鼻息的生活,放làng江湖,寂寞孤独的时候,天上掉下了一位长相酷似前太子妃羊丽的美人儿,千古绝色、美艳绝伦的大玉儿。

是时,春暖花开。

长年累月飘泊,归宫请安附带讨得生活来源后,在御花苑赏花的皇太子,唯有这年改变生活习性的皇太子,不期遇见了:走近他面前、走过他身边、走进他心里的大玉儿。

“九哥的话,一点没错!冥冥之中自有天意:失去的不曾得到,得到的不曾失去。”

不由不转身回首,一直痴看到那梦中、画中、眼中的可人儿,融入在来来往住,如织如梭的雕鞍骏马、香车暖轿之间,消失在湖光潋艳、山色冥蒙、柳绿花红之中。

心情刚晴朗,天空却阴沉起来,乌云翻卷,说下就下起暴雨来。

盼想再见可人儿的皇太子,就在池塘旁赏荷亭,找了一清静洁净处坐下,闭目养神。

不知过了多久,睁启星目时。

斜倚在对面亭栏边的那个倩女,有意无意地,正向他看过来。

喜出望外的皇太子,情不自禁地站起来,站不住了。

“天见怜,这场暴雨下得多好,正是时节。这女孩子不是可人儿,是谁?”

惊慌间,连忙奔近扶稳皇太子,微喘芳息、温柔体贴的大玉儿,笑起来的妩媚笑容,更令皇太子销魂蚀骨。

还没待如痴如醉的皇太子,回过神,开口致谢,羞赧红脸的大玉儿,已抱头飘然冲进了雨帘,虽被雨水打得左右摇摆,但仍然挺立着,象株正含苞待放的莲花,显得十分娇艳,分外妖娆。

还好,酒后,此时的头脑,异常清醒。

心血管堵得发慌,作不出声,但心花怒放。想都不用想,张开双臂如翅膀的皇太子,雀跃跟飞向风雨中。

……

……本章完结,下一章“笫三节陈仓暗渡〔3〕”↓↓↓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