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卧底藏骄(已出版) [目录] > 第207章:笫四节野火春风〔1〕

《卧底藏骄(已出版)》

第207章笫四节野火春风〔1〕

言者广军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翌晨。

菜市口,人山人海,群情义愤填膺。

首恶必办。

绑赴刑场、冠名大、小奸细和奸贼的待决死囚,不下三千。一律蒙面锁喉,按伏跪地,跪满里长。

刑场四周,布满了闪闪寒光的剑戟刀斧,点燃了熊熊燃烧的干柴烈火,架起了沸沸扬扬的油锅釜鼎。

升座炮响。

亲自监斩的皇太子,步下辇,昂首行,视端寂容,坐在临时搭建的祭坛台上。

其余十四个皇子,紧跟尾随,正襟危坐在:皇太子的左右。

满朝文武则鸦雀无声,肃立周围。

授任行刑官的梁子仪,闪亮登场。

真气充沛,底气十足,“嚎”气干云天。

声若宏钟地宣读了,长达一个多时辰的判决书。

梁子仪在宣判执行死刑的刑法:“……呼延光,变节通逆叛乱罪,判决凌迟,处以三千六百刀;张大明,间谍罪,判决五马分尸;李小清,间谍罪,判决烹煮沸鼎……”

拿着木盆、竹篮、布袋,饥饿狂躁的观众,一次又一次敲盆、舞篮、扬袋,暴怒狂啸的声浪,一浪高过一浪。打断了、掩没了梁子仪的慷慨陈词,如雷咆哮。在不时乱哄哄起闹,骂骂咧咧地直催:“快斩呀,什么时候了,还兴啥长篇官样文章!?”

这情景,若摒蔽受死的活生生人,则乍看倒好似,过年走亲戚,兴致勃勃地走着瞧,主人家张罗屠猪、宰羊、杀鸡,讲客气,摆场面,行规矩。慢吞吞地,直教站、看的“稀”客们,都在迫不及待想:如何争啖块肉,怎样抢喝口血。先解馋后,再填饱肚皮。

终于,追魂炮响,一片欢呼。

满目花醉十万客,一剑霜寒三千魂。

弃书拔剑的梁子仪,宛如交响乐队指挥:终于,神采飞扬地一甩头、一举手、一投足,神气地亮出、举起了指挥棒。

瞬息的静寂。之后,优雅轻盈抬起,又歇斯底里沉落之时,但闻:激昂澎湃、动人心魄的交响乐起,各种乐器声起,雷鸣般掌声起,疯闹狂热声起,哄抢践踏声起……

但见:慈悲满面、手攥佛珠的皇太子,在脸部抽搐而念念有词。

只有,傍边儿陪斩、被点了哑穴坐看的小玉儿,热泪盈眶而花枝瑟缩。

午夜。

皇宫里,阴风怒号,宗室上下不安。

纵容必究。

另一场秘密审判、处决,正在依照祖制,抓紧办理。路线划分界限,抓阄决定生死。

这时,连近亲也不是近亲,更莫道远亲、连襟、瓜葛了。可谓:相互虞诈倾轧,彼此揭发出卖,各自保命脱难。父子不是父子,夫妻不是夫妻,兄弟不是兄弟,而是敌人,不共戴天、你死我活的敌人。

被判定有罪的四人一桌,坐定,然后掷髀子,按大小点数依序,抓阄,抓发明此死亡游戏规则的皇太子亲自点墨、朱批设定的阄。

同时伸手,抓到“生”字条的羊贵妃羊丽、萧贵妃萧文,面面相觑,在痴望着相继抓到“死”字条,开始抽泣的萧美人萧倩、女官阿波。

“太子殿下,抓到死阄的犯人,押到。”

四名刀斧手两拖一,把等于判了死刑的萧倩、阿波,拖到了皇太子的眼皮底下,听候处置。

皇太子阴沉着凶神恶煞的厉目,盯住:吓傻、吓瘫的萧倩、阿波。余光瞥着:同样吓得魂不附体的羊丽、萧文。还有,别转过头,以手掩面的还是皇帝的父亲。

平生第一回,趾高气扬的皇太子,感觉:无能为力保护自己心爱的女人,固然悲哀。然而自有能力毁掉别人心爱的女人,亦然快哉。借机报复,彼此扯平的感觉,并不赖于,抢夺回来后的同衾**。

同样,无能为力保护自己心仪的江山,固然悲哀。然而自有能力毁灭别人心仪的江山,亦然快哉。

突发奇思狂想的皇太子,居然感觉杀人放火做恶棍,要比登基封禅当皇帝,省事得多,刺激得多,兴奋得多,开心得多。关键还是,简单得多,容易得多,现实得多,可能得多。

从此刻起,江山社稷、美人子民都成了他的包袱,不堪负荷,只想尽快尽可能抛弃、毁于一旦的包袱……

……本章完结,下一章“笫四节野火春风〔2〕”↓↓↓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