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卧底藏骄(已出版) [目录] > 第211章:笫五节青胜于蓝〔1〕

《卧底藏骄(已出版)》

第211章笫五节青胜于蓝〔1〕

言者广军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一丹公主,是你呀!怎么可能,末将简直不敢相信,会是公主!二年前,公主你不是组团带队,一支庞大的船队,代表皇上,到东瀛国,援助海啸火山地灾民,船重返到台湾海峡,遇上神风,就神秘失踪了?”

“回来的公主随从人中,有本姑娘的刎颈之交。都说:发完救济品返航归国途中,在海上遇到风暴,公主的船,被掀天巨浪打翻覆没了。

在陆地飞檐走壁,武功奇高的公主及侍卫,在怒海完全丧失,自我保护能力。是一艘飘洋过海,满载牛羊肉,想乘人之危,到东瀛国发横财的歪国商船,救了公主。

救公主的船长,是一个金发碧眼的歪国狗仔,开口就喊狗,赖斯狗的彪形大汉,能说会道多种语,中国话。接着,公主你鬼迷心窍,擅作主张,下嫁给那个叫马可啥菠萝蜜瓜的狗仔,说服他捐完满舱牛羊肉,却捧得东瀛国国王签发的使节国书后,改变航向,找甚秘密月亮,环游列国去了!”

谈笑间,声喉婉啭的陆阳,在玩耍,那把削铁如泥的匕首,吹气如玫瑰花香。

嫣然一笑,咦的一声,声如出谷黄莺的一丹公主,则在往梁子凤的软剑上,吹气如兰。

二位奇女子方才一刹那之间,拳脚相向,旋转乾坤,陡现的身手,让呆在原地的梁子凤,知道了:什么叫山外有山,一山更比一山高。

以自己的目前能耐,至多与其中一位,堪堪打个平手!

两军对阵,两女对峙。

其中的高城深池,高才绝学,高[chao]迭起,说来话长。

暂且按照故事性惯例,按下不提。

高速缓存,光影传承,电脑设计如百家论坛的现场直播。

象诗词、散文朗诵,如于丹谈锋甚健的史迁,正用她甜美的声音,在抑扬顿挫、声情并茂地解说:雪狼出演的黄炎,为天地立心的黄炎,传世立说之作,『秋水长天间』。

“与读过千百卷的书剑恩仇录,异曲同工,如出一辙。

很久很久以前,亚父、恩师苍老而苍凉的声音,低沉打开的话匣,压抑冲天的血泪,时断时续的说道。

道出的王朝更替,东西决裂,江湖恩仇,引我一次又一次思忖。其是否:始于,地位待遇悬殊的隔阂;伏于,志向截然相反的猜疑;起于,偶然无中生有的挑唆;至于,突然狭路相逢的仇视;终于,必然刀剑相向的冲杀;陷于,果然万劫不复的渊薮。

结果杀与被杀。

那些素未谋面、却耳熟能祥的名字,其挺立或倒下的身躯,正直或扭曲的形象,在我长大至十五岁后,含英咀华,掩卷感同如:董狐之笔,一笔带过,或捧杀、抹杀,轻如鸿毛;或犹生、永生,重于泰山。

其实,我深以为然:太多太多的杀与被杀,皆因幻想的心魔起。

富贵如浮云,名利如诱惑。

世人口里大都如是说。振振有词,斩钉截铁地说服别人:轻视富贵,漠待诱惑。像清教徒一样,盖、盖、盖,管盖住,自己的眼睛、口舌、手足;深恶痛绝地鞭挞别人:攀豪竟华,利欲熏心。像尾渴望长大的小鱼儿,跳槽、跳出小溪,蹦迪、蹦撞江湖,想往、想跃海洋。结果,鱼游江湖,停在中途,吞噬了,勾魂的诱饵,替大鱼儿抵挡了,致命的捕猎,成了鼎底游鱼。

但很多人口是心非。自己背转身后,偷‘粱’换‘蛀’,行动起来:立马回头,从遮盖不住的指缝间,偷看;忍无可忍,从掩盖不住的垂涎处,偷尝;迫不及待,从拦盖不住的风月里,偷摸。

往为浮云遮望眼,诱惑迷心窍。而多羡富慕贵,追名逐利。

富贵,没有而奢望之的小人物,不惜手段、不吝血本、不顾性命,巧取豪夺,得到;名利,拥有却恐失之的大人物,尤其是从无到有,有如占了喜鹊卵巢的鸠雀,同样不惜手段,不吝血本,不顾性命,严防死守,保全。

盗贼蜂起,攻防易势;枭雄辈出,改天换日。

这多少颇类似:市井儿童开战,玩官兵捉贼游戏,懵懵懂懂地,附合着,乱作一团。

很多大、小人物的玩法,都如同儿戏。

惟所不同是:如同儿戏的大、小人物,不止于趣,简单的快活,一回;而在乎志,复杂的推断,一生。

利令智昏,名使志庸,只会为己谋私的这些大、小人物,在不同的时点,玩不同的伎俩,为相同的嗜好,酿相同的苦酒。”

断肠鸠酒,给意想的敌人,预备的不成敬意的一杯薄酒,引诱、看见敌人喝下之后,兴奋若狂中,自己忘乎所以同饮而顿成忏悔的一杯烈酒。为推倒敌手,而让敌我双方的人,动口相骂,动手打架,动刀见红,从未间断地,走上祭灵坛、断头台、伤心路,而预备的最后一杯酒。为自己饮鸩止渴的最后一杯酒。

于是:终朝挽弓射大雕,射完之后眼闭了。

于是:挽弓射大雕的传说中的枭雄,轮番上场摆射的姿态,或英姿飒爽,或丑态百出,或没有姿态。

于是:临场缺席的人,反而成了,众望所归的人。

……本章完结,下一章“第五节青胜于蓝〔2〕”↓↓↓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