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卧底藏骄(已出版) [目录] > 第212章:第五节青胜于蓝〔2〕

《卧底藏骄(已出版)》

第212章第五节青胜于蓝〔2〕

言者广军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秦县宗教局,二00四年深秋,下午。

“红外风柔日暖,翠边水秀山明。”

黄群接过史迁顺带捎来的礼物,老朋友老史为他“憔”迁补壁,迟了一个季节的墨宝,爱不释手,笑眯眯地欣赏着。

办公室贾主任,一位四十开外的大姐,笑容可掬地给史迁敬递上茶。然后,为黄群的袖珍紫砂壶,重沏好茶。轻手轻脚地走出了:铁门隔音,石板吊顶,窗明几净的房中房。

微侧娇躯,轻抬皓腕,娥眉淡扫,脂粉未施、依见清丽楚楚的史迁,品喝着下午茶,感触着:灰色记忆的宗教局,变了形象。

“群哥,不错不错!这茶挺好喝,这位子坐着舒适,我以前来这,门窗破旧,屋漏墙损,没有电话,没有一件象样的办公设备,有的是冬寒春潮夏炎秋凉,有的是上访的信教群众,川流不息的吵闹。你老兄来这不到半年,如今,鸟枪换炮,都换上现代化装备,连传真电话、笔记本电脑,摄像器材都是名牌。哎,给小妹的印象,你倒像个暴发户了。嘻嘻,这日子还过得挺滋润,挺潇洒哟。”

“马虎虎过得去吧。这年头,总要学会自己照顾好自己。你知道我很敬业,所以在办公室的时间相对较长,中午晚上泡这消化从前的后遗症。于是第一把火,就是把寒碜,混乱,低落烧个一干二净,先修茸一新,气象一新,焕然一新:既让来访者,坐享了窗明几净,一杯绿茶,应有的尊重和服务;也让自己与一起有缘共事的弟兄姊妹们,于平淡匆促的工作中,至少能安然且恬静地生活。”

“看得出,老兄的套路足呵。都还蛮听话,在埋头忙个不停,挺服你这剂药。嘻嘻,那个天王老子都不怕的教头,我进来时,看他规规矩矩坐在门口,等你召见。”

“那确实。我跟这位老兄可是真情对对碰,不打不相识了。曾到了拍桌骂娘的地步。他倚老卖老,在我面前骂冲天娘。我呢让他发够火,气消了,对不起,先请他作了检讨,再谈!而且,跟我汇报,要言之有物,没有请回,补足材料,欢迎下次面谈。而且不是宗教内部事务,不是已经答复解决的新问题。如果是纯属蛮搅胡缠的事情,对不起,恕不接待。我可没时间陪他玩。手头上的活儿,再多,再乱,总有个轻重缓急,按步就班来理顺吧。怎么样,美女,穷庙的主持,群哥可是,已安勿躁喽!”

“这里此刻斯人,平静得象一泓止水,休说是水波,就连一丁点涟漪都没有了。”

史迁笑着,把话题转向。

“群哥,你点评并润笔添枝加叶的部分,小妹我悉听尊命,完全照搬照发、穿插进了拙作。”

“现在清闲之余,只能借助在网上替唐哥、对方、还有社会底层的弱势群体,说几句公道话。将心比心,代为在其位谋其政者,进献诤言。所谓扬汤止沸,不如釜底抽薪。还得、难得迁迁你,能适时竭心尽力援手,笔参造化出:雷霆其武,日月其文,坦荡其人。只是,设想变成现实,殊为不易呀。”

品茗同时,史迁品赏着微斯人、很少不在微笑的这个人,自嘲自解闲不住的闲人:高考超过本科线而无“信”落榜后,不必温故,而知新的自考大学生;公开考选副局长总分笫一名而逊“酬”落选后,不必见异,而思迁的了难队长;曾经入围副处级而颇有“唯”辞后,不必在位,而重为的“空”门中人。

感受闲不住的一种空灵意境,正在网络传说的千年前的黄炎的意境:

“以铜为镜,可以正衣冠;以史为镜,可以明兴替;以人为镜,可以知得失。

在随身锦囊集句、暗藏八年的读书札记上,我告诫警醒自己:制怒、慎杀、自重。

除非除暴安良,杀一儆百,霹雳手段来显菩萨心肠;除非凤凰涅盘,灵洁凡心,舍生取义来证铁血柔情’。

此外的杀戮罹难,依我之所见,只能算是:横刀一生一觉梦,羸得天下薄悻名。

一部春秋史,多少幽魂血。

碎首黄尘,燕然勒功,至今热血犹殷红。

象风一样飘逝,象花一样飘零的这血,又如同:生命水的江河,从远古流至当今,沧海横流;又如同:生命光的日月,从沧海照至桑田,海枯石烂。

其中,名不见经传,埋骨荒野的怨男怨女,不胜其数。

纵名见经传,流芳百世或遗臭万年的奇人怪杰,也只是一家之言,片面之辞,更多的还留待,后人评说。

如此足见:尽信书,不如无书;尽信人,则无己。

人生应堪怜,作了行尸走肉。迷失自己的鉴别力,如同:迷失的羔羊,迷失生命的归宿。置身前狼后虎的旷野,命悬一线,哀哉一生。

与其怨天尤人,莫若怨只怨自己弱智、低能、乱性、妄为:不识营生,苦命得,风餐露宿;不识养生,奔命得,晕头转向;不识厚生,活命得,提心吊胆;不识求生,送命得,冤哉枉也。

白鹿含花。

我一直向往:有朝一日,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做一个铁肩担道义,妙手着文章,自有能力笔参造化、和平天下、和顺天命、和善众生、和美世象的人;一个随缘但不随波、从俗但不从恶、安身但不安逸、平淡但不平庸、成事但不成物的人。”

……本章完结,下一章“第五节青胜于蓝〔3〕”↓↓↓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