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卧底藏骄(已出版) [目录] > 第213章:第五节青胜于蓝〔3〕

《卧底藏骄(已出版)》

第213章第五节青胜于蓝〔3〕

言者广军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群哥,你什么地方得罪了方一?好好想想,问题肯定出在,那挺阴的家伙!哼,整事孬种,整人歪种的不是家伙!只要群哥你发个号,咱弟兄怕找不出他的岔子,请他坐到我那里,吃咖啡,给哥出了这口恶气!”

“算了吧,你那部门尽捕捞些虾,拣些死鱼。再说,方一对我还不错,其他副职他连眼角都不抬看一下,但对我还算友好。至少表面有说有笑,友党长友党短的。工作的事,还跟我扯谈过,还谈起过今年班子分工的事,单独征求过我意见呢。”

“老弟呀,跟你说了多少回,你就是不听话呵。你以为方一会像你一样,算计事不算计人。他可是跟了县里几任一把手跑的秘书出身,县里头头脑脑的花花肠子,学得差不多了,城府深着,心肠黑着呢。所谓咬人的狗不叫!”

“不至于吧。我只觉他狂傲了点,一步到位,直接到大局当一把手,带兵实战经验少了点,其他综合素质还不错。我呢,可能还是喝酒的事,让领导有看法。”

“你呀,喝酒有什么错?你再醉也没乱过性呀,再说,哪个领导没喝醉过?是喝错了对象。讲白了,你那臭脾气,不止从不请敬领导的酒。有时领导敬你的酒,你都并不领情。上回副处级因喝酒喝掉了,市委林部长安慰你,敬你一杯,你杯都不端,我看你,比方一还狂傲!连方一当时都骂你,他想敬厅级领导,还没这个面子敬得进呢!”

“当时,我确实在戒酒嘛。唉,不喝酒的闲话,比喝酒还多。尤其是弟兄们奚落,死活下不了桌面,又只好重复呵。”

“谁不知道你有才?你能做事,做得好事。可现做事,有几个做得称心如意,做到提拔重用!?咳,咳,笑,还笑!?只会自己抓自己的头发,不会找人帮抓住,提得上去吗?没见你那届省社院的同学陈武,自打开窗户说亮话,他是明摆着用钱买来的官,二年内解决提干,连升三级。接着这几年把投资的本钱,收了回去。人家吃喝嫖赌,尽人皆知,谁说了个不字?在领导面前还红着呢!”

“喂,哑巴啦。好好听着:是朋友才跟你讲直话!”

“做的事再多,就凭你那直爽的个性,有时敢对只摸得顺毛、捣不得逆毛的方一他,顶撞大不敬,算犯了不可宽恕的官场大忌呵,他岂能容留得下你!?加上你平时不烧香,临时都不抱佛脚,上面的人,巴不得他提出来搬掉你这又臭又硬,不知好歹的绊脚石。换上,感恩戴德,又多一个孝敬的人,多好!你不改呀,还有的是亏吃!”

“你群众基础再好,组织考察班子时,顶个屁用!又如何抵得他当一把手的一句话,叫你走人理由的一句话。听话听落音,讲你一大堆优点后,轻描淡写地只要突出指出你一个小缺点,单就喝酒的小缺点,足以一票否决喽!事到如今,你还蒙在鼓里,还以为,这是正常调动,还以为,连方一他事前也不知道你会动,还在替他说好话!哈哈,真是个榆木脑壳!人家卖了你时,还替他数钱!”

“临走,听说你还做完最后一件事,处理好了在卫生局门前扛尸的纠纷。实在是个聪明人,起步早,进步迟啊,白当了十多年局长,却老犯同一个糊涂错哦!太容易相信人,是人是鬼都掏心扒肺呵!他不下你的手,谁会!?怎么样,把你挤走了,打发到破庙闲置着,无人问津,是否也该醒醒:别死心蹋地卖命了!?为这些并不真正赏识你,更不会管你死活的官们,典型的政客,卖命,值吗?何况,卖掉你,也并不值几个钱呀!怎么样,物有所值,人有所用,既然你是个不能做大官,但能赚大钱的命,听兄弟一句好言相劝:早点从不属于你发展的地方,退出来,过来帮兄弟打理江山?”

在朋友三四为其打抱不平,看作打入了冷宫中、扔到了冷枝头的时节。这位食古不化的书呆子黄群,仍始终相信组织的选择,自我的判断。

“哈哈,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反而这时节,我倒要抬起头,说些,从前说不出口的套话,好话,大话。嗯,这是组织对我的信任和培养,又给了我:一个展示自我的机遇,一个超越自我的挑战,一个神交古人的良缘,一个继往开来的诗篇……”

“本人对内提前透风:现可是上市前夕,内部发行的绩优股,唯有战略眼光者,看得到呵。闲话少说,牢骚少说,废话少说,是弟兄,就赶紧投资,出点子,先帮我理顺下各方关系,改善下办公环境,打开工作新局面。”

每每听黄群不厌其烦地这么说,笑骂书呆子化缘,干工作,发疯了的朋友们,只好悉听尊便,就此打住,转说别的聊斋故事。

史迁父女只是、总是笑着,为他添下、敬上,一杯茶。表示理解。尤其是史迁,不遗余力地在网络小说上,大书特书,支持他:

“师承先哲,不戚戚于贫贱,不汲汲于富贵,看透世情而了悟自我,看淡名利而相忘物外,有了辩识而心灵清澈,清浊异流而万象来朝。毕竟,心不灰意不懒的人,其前景不是沙漠,而是河流。他的信念,是他的能源、流向;他的经历,是他的能量、流程;他的成就,是他的能力、流长。这条河流:窄时,细水长流而不至浅陋干涸;宽时,波涛澎湃而不至泛滥决堤;顺时,一泻千里而不至浑浊本色;逆时,穿越阻碍而不至停滞不前。

这个学会在不同的环境平静地生活,努力踏实并快乐地生活,坚持不懈地象诗意地生活的少爷、永远年轻心态的铁哥们,经历多回挫折,多次考验,多个岗位锻炼,由此磨砺出了应适的个能,应辩的机锋。一直只想于不同的时点,同样得到师长的知遇、指点迷津,只想用不同的方式,同样在得心应手地做好力所能及的事情。”

而老史却摇头苦笑,没有兴趣,亦不复多言:这官场上的事。

“公务员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

无意转行做行政领导的老史,对万金油、墙头草、跑场子似的官,没有多少感觉,好感。但觉得与众不同的黄局、黄老弟,有点意思、不错、还行。曾经很想点醒他:别只顾埋头拉车,却不抬头看路。

可那时,话只刚开了个头,就被乐意接受、随即敬来的满满一杯“邵大”,挡了回去。接着,洗胃、洗耳、洗脑,听到黄群爽朗的笑语。

“人生感意气,功名谁复论?来呀来个酒,今宵不醉不罢休!”

一口一大杯后,听任再添满,黄群在笑得更欢话更多。

“老弟这些年,痛并快乐着的口头禅,也不是没有道理。我们这点痛,算什么?一旦真正了解了生命的意义,事物就没有好坏之别。个人相对于社会,微不足道呵。尽力做好本职工作,尽情享受人间真情,虽说天上不会掉馅饼,但天也不会塌下来!只是~~不说也罢!喝酒,继续!”

回到家,关上门,老史对史迁母女叹道:“听弟妹说,在家滴酒不沾,可在外放làng形骸的这个老弟,我看,倒是个肝胆胃相照、豪犷型的性情中人。怪癖得不谙世故,不合时流:心无旁鹜,该喝、喝醉的不喝;胸无城府,不该喝的却喝、喝醉。老是和下属烂醉一团,为其顶住压力,撞碰过硬,太不把他认为缺德低能而瞧不起的那些个上级当回事。

不信老兄言,不栽跟头才怪。”

史迁听后,幽了一句:“群哥一目了然,却在装糊涂,难得糊涂呵!”

“如果,当时还是由一个勇于担责任,乐于遂民意,善于止危乱的人,全程处置‘3.19’事件,死者及家属、唐一刀的命运,应不至于如此……”

在唐一刀出事,史迁说出一句感叹后,老史的情绪低落至极。

还是想看女儿写的小说,而不想听:发生在身边,接连不断的令人不愉快的事。

……本章完结,下一章“第六节公主传说〔2〕”↓↓↓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