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卧底藏骄(已出版) [目录] > 第215章:第七节大情大德〔1〕

《卧底藏骄(已出版)》

第215章第七节大情大德〔1〕

言者广军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敬请亲们谅解:有关『公主传说』若干章节,未及成稿,待后上传〕

人生伊甸园,有鲜花解语,也有蛇蝎勾魂。

死于想象不到口蜜腹剑的闲人,总比死于一目了然穿胸利剑的斗士多。

有时,流言伤人,甚于剑戟。

由是:要塞的城墙,只为防御致命的攻击而设,而堆砌牢固为固若金汤;心灵的城府,则同样为防御致命的嗜好而设,而与日俱深为深似江海。

在有没有硝烟的大地上,田园风光处,遥望的就是要塞的城墙,不雅致谐同的风景,但不可替代的屏障;在有没有危情的小心里,阳光灿烂处,立见的就是心灵的城府,不赏心悦目的阴影,但不可抹去的经历。

就像身体康健的人,不可能不得感冒。而感冒亦不只是坏事。其妙用,可以防癌。而实有必要,偶尔得回。找回童年的滋味,脆弱但无妨的感觉,小恙而无忧的快意。

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

人生的警世恒言,譬如:人生有的事情,只要说,不要做:人生有的事情,只要做,不要说;人生有的事情,既不要说,也不要做;人生有的事情,既要说,也要做。

这对于十五岁前,没跨进过私塾门、没跨出过小村庄、爹辅导自学水平的秦昆,认为:要做的事情,管它要不要说,管它会不会说,干嘛?做了就行,做吧!

想到了,要做。于是乎,昆想到做到了,停止前进,放下剪刀,丢掉包袱;想到做到了,告别圈养,回归野性;想到在做了,进化、蜕变,由草根层、食草动物,变为主宰层、食肉动物。

不过,对于跨进诸子百家门、跨出世俗光怪圈、胸襟眼光在万世的黄炎,心里明白:沉默如金。有时,善良的缄默,胜于愚蠢的流言。

“这种信念和心愿,放在‘废黜百家、惟我独尊’的今朝,放在‘孤芳自赏、一枝独秀,对立相轻、彼此蹂躏’的封闭圈内,如果一个人不适时宜、随心所欲地,一吐为快,那么这个人极可能是,‘敌我不分、立场不坚’的样榜。

很快会受到,群起而攻之,落得:生无立命之处,死无葬身之地。很容易,遭到比亚父的先父,更悲惨的劫难,种种不祥,非止一端。

在这片古老神奇,也古怪离奇的国度,渊源流长的思维方式和理念:更多的是,‘主观臆断,简单定论,以偏概全’;更多的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非此即彼’;更多的还是,‘互相取代。以暴制暴,冤冤相报’。

如是思维方式和理念,导演重复着,百千万劫难遭遇。

天地君师亲,忠孝传世代。

生于世家,子承父业。很大程度上,是非成败与生死荣辱,可叹为,早已命中注定。

早在影响、蒙蔽、迷失着,后来人的鉴别力。往使其:固步自封,而不敢越雷池半步。

毋庸置疑:后来人,须踏上前辈指引的,一条风雨兼程路;不容动摇,继承者,须持续前辈点燃的,一盏英灵长明灯。

在超越前辈之前,先得立侍左右,俯身倾耳,悉听尊命,恩仇必报;在超逸脱尘之后,才能相机行事,和合共生,和美天下,消弥争端。

于是,很多年以来,向着一条神往的路,可惜,却不能,同时去涉足的路,我极目望去。直到它,消失在,成为追忆的过去;等望它,再现在,成为选择的未来。”

面对红尘翻滚,芜杂世俗,心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

但,炎深深知道:宁静淡泊处。尽可,举步清风朗月,心旷神怡,拥有人生之福,岁月之美;尽可,努力做到:人本是人,何必刻意做人;世本是世,无须呕心处世。

可是,那是很多年后,暮年的炎,才能做得到的事。

那是透支五百年新意,已过千年犹觉陈,生逢盛世,炎的后人,才能做得到的事。

风霜千年前,那时在魔域,身不由己的炎,只能听从和牢记,亚父、恩师千百遍后,再次的教诲。

再次深深感受:魔孽的罪大极恶,流毒的穿肠断魂,不除不足以平义愤;再次深深感同:父辈的旗帜鲜明,亮剑的神圣荣光,不立不足以平天下。

不情为大情,不德为大德。

战争是流血的政治,是不可以常情、常德,把握。

在相互敌对立场上,尤在彼此兵刃相见的战场,不情不德至大情大德的对立统一,一言以蔽之:对敌方的无情,正是对己方的有情;对敌方的祸害,正是对己方的福利。

为保有己方的生存空间,炎没有退步、只能奋勇向前杀敌。长刀所向,在敌方的白骨堆里,打造己方的王道乐土。

但,建造胜于打造。

炎一度感同:墨子的仁道学说,兼爱、非攻。

在那时,那如是一个现代版科幻故事。

幻想破灭的炎,理想尚在。建造天堑变通途的更新观念。想到却不能做到,但已是难能可贵了。

毕竟,科幻成现实,要经历漫长岁月,几代、几十代、几千年共同努力。一蹴而就的神话美丽,却虚幻,有鼓动人心向上的利,也有误导人心浮躁的弊。

权衡利弊的中庸之道,炎在千年前已读懂、彻悟了。

“但我也知道:亚父指引的这条路,延绵无尽头;我一旦一步踏入、卷入步步追杀后,恐怕实难以再回返、放下恩怨。

在过关斩将、长驱直入的建功立业中,从此决定了我:一生的道路,杀手的生涯。

也许多少年后,在某个地方,我将轻声叹息,将往事回顾。

将剩留下一条路:一条神往而未选择的路;一条荒草萋萋、十分幽寂,虽很少留下旅人的足迹,但显得更诱人、更美丽的路;一条我在那路口久久伫立,在那之后长长怀恋,渴望来生有缘、改日走上的路。”

大德大情,在心里一声长叹后,黄炎感触犹深:他正选择,一条没有选择的路,血雨腥风路。

不情不德,炎做得出,做得到:冷酷无情,残暴无德吗!?

面对也是人的敌人,剑在手,炎狠得心,下得手么!?

……本章完结,下一章“笫八节英雄温柔〔1〕”↓↓↓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