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卧底藏骄(已出版) [目录] > 第221章:笫二节开城谢罪〔1〕

《卧底藏骄(已出版)》

第221章笫二节开城谢罪〔1〕

言者广军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城门缓缓开启,尘埃悄悄落定。

一个榛首低垂,一身素服的少女,领队出城。

遥望过去,白衣胜雪,婀娜多姿的少女,恰似一朵高原雪莲花,冰清雪韵的花,不是沙漠能生长的花,也不是江湖可飘浮的花。

虽看不到隐伏花瓣的花蕊,但让人感受到随风飘近的花香。

风尘中,莲步轻移,冷艳灵秀。

于是,排在东湖先锋营最前沿方阵的一些老兵们,在铁骑马背上,挠起脚指头,神秘兮兮地凑近,周边如临大敌的新兵蛋子,紧张竖起的,金耳、水耳、木耳、火耳、土耳、棋子耳、虎耳、猪耳、鼠耳、驴耳、箭羽耳、低反耳、垂肩耳、贴脑耳、开花耳、扇风耳。努嘴儿,努努虬须戟张、带着羊膻气的嘴,啧啧讥笑道:“瞧,第一件投降晋见礼来了,好一个倾国倾城的妖艳娘们呵!那小妞冷若寒风腊月,艳如凌波仙子。鹅敢打赌算准,那妞是个卖脸卖身的货色。过不了多久,且看她,在众魔簇拥下,款款而来,幽幽而至,盈盈而跪,移交换属新主子了。落实到户,落得还没开洋荤的少帅,嘿嘿,大饱眼福、口福、艳福呀!学着点,努点力,趁还年轻往上爬!当不了少帅,至少弄个少将军衔,轮得到排上队,也许,同桌敬受得杯花酒。”

这情景,就像世界杯足球赛,球员还在热身,场外有人在鼓动投注。煞费苦心地讲解分析,附带内幕资料。好像亲自参与了比赛球队双方赛前的谈判,或掌握了协议款项。

其实,至于输赢结果,纯凭信口雌黄。

如果知道的话,自能独吞囊括彩金者,何用与人分杯羹?

正因为捉摸不定,于是,总有人热衷于透露分不清,是真是假的内幕。

反正越策越开心的,一般都是自己不掏腰包,说说而已,说得中不中,没关系,大不了都还是置之一笑。不过,万一说中了,是自命不凡的大笑,笑话别人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一万没说中,打个哈哈,反诘别人你是猪脑呀,捡了树皮也当信?

风马牛不及的比喻。

喝口茶后,抬指欲敲掉此段落的石导,突然明白了史迁的言外之意:这个世界有很多人,把别人的死活,只当是一场,寻开心的乐子。看杀人头点地,看人倾家荡产,就像看一场球赛,看一次博弈的热闹。之所以能拿别人开心,无非是没走错时点,没排错队列,没成为头点地或家破产的对象,而已。

血色残阳的画面,紧跟着呈现:风萧萧兮易水寒的场面。

但见:纷纷扬扬,飞珠溅玉。

流沙落尘弥漫处,跃现:“众魔”鱼贯而出的,执幡着素长龙;闪现:白袍鳞甲,惟其马首是瞻的少女。

乍现:寒林霜叶间,凹凸有致的修长身材;隐现:老树枯藤处,粉琢玉雕的美艳脸蛋;出现:方才古道、瘦马、西风,少女的踽踽独行。

拜别,隶立在,门洞边白袍鳞甲的“众魔”;拜别,城墙下,揠旗息鼓的龙门阵。

一身寒气冷艳的少女,风冷衣单,孤身牵马扶柩,徒步缓缓上前,离黄炎十步外,立定。

跪拜在,冷若冰霜的东湖少帅,目露星光下;跪拜在,趾高气扬的少帅坐骑,嗤之以鼻下;跪拜在,杀气腾腾的东湖,千军万马阵前;跪拜在,秣马厉兵,风云再起的东湖名下。

“将军,义父已一死谢天下,独揽从前的罪孽骂名,割断过去的是非恩怨。

冤有头,债有主,我代义父,负荆请罪。

覆巢之下,焉有完卵?斧劈刀剐,悉听尊命。但请将军:网开一面,怜悯宽恕无辜苍生,蝇营狗苟,不致生灵涂炭。”

面前少女的凛然无惧,也许,是在没有退路的绝望之下,逼做出来的;而明艳照人的美丽,美仑美奂的火辣,却是天生的,掩饰不住的,诱惑。

这是个让男人,一见眼馋,再见心跳快的尤物。

目光严厉,杨霞敏感到了这点,早在:身边男士有点发晕的状况,身前黄瑁有点发呆的表情,及身后黄炎有点异样的目光,之前。

横刀立马,挡在炎前护驾的杨霞,紧盯住西江少女的目光,锋利如刀,象刀从鞘里欲跃际,已有一股暴涨的刀光,罩住了西江少女的周身穴位。

“兔死狐悲,听起来,似杜鹃啼血。炎弟,这狐狸精,骚首弄姿,勾魂摄魄的妖艳之外,倒会擅长攻心术,巧言令色,可怜兮兮来惹人同情。”

咄咄逼人的杨霞,陡地冷笑起来

“死到临头,居然,痴心妄想:用雕虫小技,美人计、苦肉计、缓兵计、连环计中计,来遮人耳目,暗伏杀机,猝然偷袭。来人,仔细搜缴她,身藏的暗器!”

正如,容忍不下态度强硬男敌手的人,不是温情柔媚的女人,而是铁石心肠的男人;有时,容忍不下容貌柔弱女敌手的人,不是铁石心肠的男人,而是温情柔媚的女人。

就像风,吹在山岗岩石上,纹风不动,没有动静。但,换卷向浪窝流水里,汹涌澎湃,惊天动地;一如火,燃在山岗岩石上,烈焰冲天,玉石俱焚。然,转投向浪窝流水里,灰飞烟灭,悄没无声。

……本章完结,下一章“第三节堪托此生〔1〕”↓↓↓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