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卧底藏骄(已出版) [目录] > 第222章:第三节堪托此生〔1〕

《卧底藏骄(已出版)》

第222章第三节堪托此生〔1〕

言者广军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飞身下马,近卫营校尉孟浪,在黄炎和杨霞眼里,一向表现忠厚可嘉的一个中年壮汉,偕三名带刀近卫,健步如飞,大步流星,举着虎步,轻捷如灵猫扑向:风冷衣单的少女,素裹相随的马车。

裹足不前,拉车的那匹马,高大威猛的黄骠马,被突如其来的奔袭,撩起烈性,暴跳如雷。几番,人立长啸,护主心切而振鬃奋蹄。

烈马狂啸,凛不可犯,威慑住,孟浪与三名近卫,惊而却步。

怒不可遏的霞,正待抬手飞镖,射马。

抢先一步,少女以身护马,柔抚轻叱。

性灵如人,黄骠马俨然一个,身手不凡,而性情暴戾;知恩图报,而忠心不贰的奴仆。在外人面前,目空一切,桀骜不驯。但,单对少女,敬畏有加而俯首听命。竟然,按捺住野性,垂头丧气地,作出退让,温驯服贴地,尥着蹶子,低喑悲嘶,流泪不止。

在泪眼婆娑、陪同主人难受。

“胡马大宛名,锋梭瘦骨成。竹批双耳峻,风入四蹄轻。所向无空阔,真堪托此生。骁腾有如此,万里可横行。”

出口杜诗,黄炎笑对杨霞。

所向无空阔,透支五百年新意,推敲键盘的史迁,在感悟炎叹的真堪托此生,而过千年犹觉陈。

“霞姐姐,本帅相马,自认尚不及,伯乐、九方皋。但,按图索骥,亦能辨识,人物良莠。”

不由不对少女和黄骠马,炎多看了一眼。

不由分说,近卫营四壮汉,得势不饶人。趁势而上,七手八脚地,按住,少女人和马。

亲自出手,孟浪把少女全身上下、马车灵柩里外,卖力折腾了半晌,仔细搜摸了个够。

停顿半晌,黄炎在按剑不动。目不转睛,边暗自仔细打量,纤纤弱质,楚楚佳人;心思如发,边暗自审慎思量,拒纳其请及征服策略。

一眼瞧个正着:意乱情迷、犹未尽兴的孟浪,从车尾转身回过来,空手回转到,少女身边。忍不住,市井浪子的本色,眼馋手痒,还想染指,冷艳芳香。

面带愠色的杨霞,渐在暗淡下去的目光,随之一亮。

亮如紧扣掌中的镖,闪出,幽蓝寒光。

象贪婪、卑劣的晚风,吹过处,满树梨花,花枝招展,洁白的花朵,微颤了一下。

隐隐约约,撩起了:浓绿万枝红一点,动人春色不需多。

烟花地、温柔乡里,温泉洗凝脂,才有的『玉环沐浴图』。

咬紧牙关,羞闭一瞬,随即睁开的杏眼,少女迸射出了两道寒光,犀利如剑,直袭、逼退,孟浪的摧花辣手。

挺直娇躯然后,冷笑,如狼似犬的孟浪;正视当前大敌,一一看过东湖旗下:如山高林茂的兵马,如奇峰兀立的霞、瑁、寿。最后,望定如岩石沉静的炎。

若有所觉,若有所悟,收回了,有如剑气袭人的炯炯目光。

此刻,恢复如前冷静的少女,毫不犹豫,匐伏下去,跪拜下去,磕头下去。

顿时,更显苍白的脸,沾上,黄褐的沙尘;沁出,紫红的血滴;投来,幽蓝的回眸。

如霞一样的幽蓝,深如南海,浅如九寨沟的纯净底色;重如北都,轻如云南云的复杂表情;暗如西江,明如东湖水的泠滟波光。

“义父自料不是将军敌手,战与逃都是:一步险着,一时侥幸,一条死路。

困在网中央,与其鱼死网破,玉石俱焚,莫若打开城门,自刎西江,或可保住无辜,免遭连累;保全城池,免受浩劫;或可换来孤苦伶仃,死里逃生,不会流离失所。

死前,义父早就吩咐,全城上下箪食壶浆,在迎将军。”

兵临城下,缓缓抽出剑,秦昆的脸上,有笑。

九斤、神宝、鲫鱼、癞子等一班虎将猛士的脸上,有笑。

这班与之出生入死的弟兄们,在迫不及待,随叫随到,在磨刀擦枪,听令迎战。所有听令的西江人马,由斗志昂扬,沸沸扬扬,至目瞪口呆,肃穆沉静。

“……本王口谕最后一道圣旨,抗旨者,格杀勿论!本王命令你们:必须放弃抵抗,争取活下去,在如今国泰民安的东湖,好好地活下去……”

挥剑自刎,昆抹去的项上之物,在笑的眸底,如清清的湖水,倒映出:象断落、干涸城头的鲜红花瓣,点点滴滴,全洒在痛哭流涕的周围,嵌印在凝固花香的封泥。

象小薇别昆时,象霸王别姬时,象岁月如流、流出落花、红藕残香时。像从头到尾,只是为了出来找,失落的亲人。听说牵肠挂肚要找的人,早平安回去了时。昆有不必在外磨蹭、闲荡,尽可立马回家过新年的快意。

脑海里,烟云瞬息。

只有很多年牵挂,重放在尘封的记忆,重投入当年的唯一个梦想。以及,梦想就要成真的释然、欣然、飘然。然后,鼓掌一下定格在,曾经似有,今生最美好的画面,由遥远而渐近渐清晰的情景。

衣锦还乡。踌躇满志,与举额称庆的外绅乡亲、大老爷们,正敷衍了事,借故抽身际,少年的昆抬转头看见:他心爱的梦中女孩,矢志非其不娶的美丽女孩,誓死拒不从婚的痴情女孩,早就悄悄来到了,他的身后,石拱门边。

在众皆惊艳、羡慕、赞叹,垂睐与倾心交织的网页,含情脉脉又幸福陶醉地,浅浅轻笑,姗姗轻移,悠悠轻挽,拉住了,他的胳膊。

如果,当年这唯一个梦,如愿以偿。那么,昆这一生只会体验,梦想成真的那一刻、那一分、那一妙。其余的俗世浮华与己何关?此外的人间争斗与己何连?

那一刻、那一分、那一秒,已经诠释了,生命的灿烂,凝聚了,生命的永恒。

任谁也拆散不开,生命红颜的组合;任谁也拦阻不住,生命激情的归宿。

像肋下长了翅膀,昆背驮起,曾经远隔天边,如今近在咫尺的小薇,扑腾飞向:外面精彩的世界,两人温馨的天地。

一个鸟语花香,开满了,许多不知名的鲜花,赏心悦目的地方。

如鲲鹏张开飞翔的翅膀,似牡丹展开娇美的笑容。把酒问青天,不知今夕是何年……

但,恰是与己没有任何关连的事情,最终改变了昆的一生。

人世间的悲哀、悲剧、悲痛,总在最后一刻落幕前,揭晓,悲伤、悲恸、悲愤。

微扬起,戴孝秀发,轻启朱唇,吐气若兰,少女不卑不亢,不失大家闺秀风范。

一双剪水秋瞳,晶莹剔透,递透过来的秀外慧中,淡淡的凄楚,浓浓的冷艳,深深的愿景,浅浅的闪动。

二八妙龄,如花似玉,如花绽放春的气息,如玉蕴藏梦的光环,尝试着,柔弱胜刚强。想一个人,扛担起,一城的安危。

在强敌当前,克制住,常情的悲恸,死亡的恐惧,薄悻的羞辱,从容不迫转呈上,降印。

“悲莫过于,自取其辱而哭不出声;伤莫过于,出卖自尊而笑不出来。

莫大的悲伤之中,西江少女更有,慷慨赴难的悲壮。当时你在想:魔头秦昆,手下徒有其名。膝下倒是,非同小可。”

第一次轻轻捧起,尘封的西江沙~~捧读炎的戎马随笔录,捧读『秋水长天间』首卷,捧读『秦昆和他的金枝玉叶秦贞』,清秀聪慧的俞燕,善解人意地掩卷,吁叹。

风起水生,北都小家碧玉的柔情似水,媚眼如风。

一双清澈灵秀的美目含嗔,望得黄炎如痴如醉。

如又见:西江沙,铁蹄铮铮;风吹起,伊人秋波。

……本章完结,下一章“笫四节高山流水〔1〕”↓↓↓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