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卧底藏骄(已出版) [目录] > 第223章:笫四节高山流水〔1〕

《卧底藏骄(已出版)》

第223章笫四节高山流水〔1〕

言者广军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北都,如镜湖面,倒映出,垂钓的长者,闲影、逸情。

很多年后,黄炎一直视西江一役成名。

那场战役,壮观惨烈,如烈火焚天;委婉柔和,如春暖花开。

不止是他扬名立万之始,还是炎一生津津乐道的得意之作。

千古沧桑,嵌入凝固的封泥,立马不舍昼夜的川上,跪拜天下为公的坟前,归隐园林之后。

炎告诉美中没有妖艳、美在清秀的俞燕,荆衩素面、笑绽酒窝的娇妻,往事的回忆,故人的追悼,关于秋水长天间的遐思。

娓娓而谈:“西江沙,曾经古战场,欢喜悲忧梦;东湖风,将军百战死,功名尘与土;南海日,破釜沉舟役,龙争虎斗啸;北都心,劳燕分飞后,独酹江月醒。”

记忆犹新北都心。

“乌纱掷去不为官,橐橐萧萧两袖寒。写取一枝清瘦竹,秋风江上作渔竿。”

心如止水的黄炎,正一蓑烟雨钓沧海。

捧还首卷的俏娇娃俞燕,如一袭晓月清风,似一泓春江秋水。悄然飘至,忽然流响,甜美的声影。

好似闭目养神,充耳不闻的炎,内心却像:月光下的凤尾竹,风吹过的红河谷,江面上的乌篷船,山里间的吊脚楼与小背篓,水润色的杨柳岸和大花轿,生动活泼、丰富多彩起来。

所有曾经的情感涟漪,一圈又一圈,泛现:一朵又一朵,水中花。

事隔多年,作逍遥游,却不能作太上忘情的黄炎,还在为秦昆和秦贞,掩卷吁叹。

像秦昆一样,追忆旧梦时。庆幸的是,他在珍惜生命,且还有一位像贞一样的红颜知己。

舷舱里,陪伴的人,独只小友。

舷窗外,烟雨蒙蒙,涛声依旧。

水木清华,清秀聪慧的小友俞燕,善解人意地为黄炎,轻解行囊,抚筝一曲。

高山流水韵依依。

当时、后来、一直让炎叹的是:匪夷所思的对弈风格,出人意表的替代敌手,输羸难言的对峙结局。

“‘秦昆’,这个等同‘仇恨’的字符,在我的心眼里,有了微妙的,另层诠释。

这个铭心刻骨,想象青面獠牙的魔头,在我的独到洞察下,鲜活不失为,一个非同凡响的人物。一目了然的知己知彼,一走了之的留下悬念。

秦昆,简单不过的一个名字~~幼小记忆里,一个等同仇恨,一直铭心刻骨的字符。百闻不如一见。

一见之下,简直就是,一串词汇,一本传记。自始至终是,一个神秘,离奇的话题;一个隐晦,推敲的迷团;一个咀嚼,回味的神话。

连神话的衣钵传人,那朵冷艳的魔域白玫瑰,纵被风吹雨打,霜欺雪压,犹芬芳吐艳气自华。

智者无惑。

勇者无惧。

仁者无敌。

静阒无语。

风定落花香。

按剑的手,我轻松垂放在马鞍上。”

舷舱里,红袖飘香,俞燕为黄炎浅斟杯酒。

轻轻捧起了,当初黄炎按剑的手,多愁善感的俞燕,羞赧绯面,在温柔的揉搓,温和的猜度。

“美少女贞的容貌、才品、胆气,不得不令你,刮目相看,再睹相怜。

美目流盼之间,在突破你的冷帘幽谷,如风吹来声声慢。慢慢的柔和,你的整个视野。柔和流畅的光线,顿使冷幽的静物,如春暖花开,说不出的,风情万种,魅力无穷。随之鲜活、丰神俊朗的还有,情有独钟的人。”

一见如故,再见如胶似漆。

不知不觉中,情投意合。东湖少帅与北都少女,酒逢知己千杯少。一下拉近了,恍若隔世的距离,回到了,前世缘定的景境。

劝君更饮一杯酒时,云开日出,天已放晴。阳光照耀,在水一方。艳光照人,如同燕的神釆飞扬,一樽还酹江月。

江月去人只数尺,风灯照夜欲三更。

沙头宿鹭联拳静,船尾跳鱼拨剌呜。

盛情难却,恭敬不如从命。又干了一杯后,且饮且吟的黄炎,醉眼朦胧看俞燕,看得他,两眼发直,为其感叹。

“美丽而愚蠢的女孩,美丽只是,她的不幸和悲哀;美丽而聪慧的女孩,美丽总是,她的幸运和福气。

你就是一个恰到好处,美丽并不愚蠢的女孩,和她不相上下,与她当年年龄也相当。”

虎落平阳,龙困浅池的东湖少帅,一声长笑。

笑得,俞燕作了,小鸟依人状;笑得,黄炎久违的眼泪,险些夺眶而出。

笑忆起,弥漫西江的沙;笑忆起,招展东湖的风;笑忆起,伴他纵横的寿;笑忆起,英气夺人的瑁;笑忆起,凛然睥睨的霞;笑忆起,贞那双剪水秋瞳,美丽而聪慧。

思绪万千,感触良多。语无伦次际,黄炎却看见杨寿,飘然落在了眼帘心谷。

仰天一声长啸。

很想对黄炎说的话,杨寿欲言又止。

就在亚父、恩师仰天长啸前,一个眼神,一个壅塞太多疼爱、忧虑的眼神,黄炎看得非常明白,透彻。

“亚父在为我的意乱神迷,我的优柔寡断,我的书生意气,我的心慈手软,而深深失望、悲伤和担忧。

‘妇人之仁,不足为谋’;‘毒蛇缠身,壮士断臂’;‘开弓没有回头箭,敌仇没有回旋地’;‘逢凶必惩凶,遇魔必杀魔。否则凶魔肆虐,生灵涂炭,悔之晚矣’。从小,亚父耳提面命,没齿不忘的口头禅。‘了却君王天下事,羸得生前身后名’;‘宜将余勇荡魔寇,不可沽名学霸王’‘莫等闲,白了少年头,空悲切’。

但和而不同、我却置若罔闻,不以为然。在想着:亚父的智者千虑,未免小题大作,小觑了自己的门徒,本帅。

无毒如何不丈夫?

怜弱如何不豪杰?

依我所见:天生丽质,未必天生尤物;红粉佳人,未必红颜薄命。

退步而思:纵是毒蛇,拔其毒牙;饶是凶虎,剪其凶爪。无毒难凶之物,何生毒若蛇蝎、养虎贻患之叹?

进步而悟:一物降一物,关键在孰强。人若自强,百毒不侵,万凶不至。毒蛇不过井绳,凶虎徒作病猫耳!”

……本章完结,下一章“第五节永远神话〔1〕”↓↓↓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