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卧底藏骄(已出版) [目录] > 第224章:第五节永远神话〔1〕

《卧底藏骄(已出版)》

第224章第五节永远神话〔1〕

言者广军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垂钓,驮带回来的是:一尾美人鱼。

稽古常有获,取今每得渔。

休闲,东湖少帅得到的是,意外的温柔。

歌声起:

“金樽清酒斗十千,玉盘珍馐直万钱。

停杯投箸不能食,拔剑四顾心茫然。

欲渡黄河冰塞川,将登太行雪满山。

闲来垂钓碧溪上,忽复乘舟梦日边。

行路难!行路难!多歧路,今安在?

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

自从黄炎有了小友俞燕作伴,同舟之前,种种不快、不平事,早随情不自禁地独唱,粗犷歌声,向天一笑,抛到九霄云外。

下马之后,在夜深人静时。

俞燕与黄炎携手,步入,东湖少帅的旧府第:房屋连檐,画梁雕栋,假山盆景,乱石嵯峨,奇花异草,杂树丛生,孤家寡人的深深后院。

曲径通幽,步入,黄炎的书房兼寝室;步入,同一个洞房,同一个梦。

黄炎的书房,汗牛充栋的书籍,琳琅满目。

一张硕大的象牙床,一半堆满了书,整齐如青花底嵌白玉的长案几。

“巾帼犹胜须眉”,俞燕由衷赞叹西江侠女贞。“忍辱负重,忍气吞声,却有气吞山河胸襟。远胜须眉戟张、图穷匕现、五步溅血的容貌、才品、胆气。”

出双入对,形影相随,与炎做了忘年交的燕,总是微扬起,清秀的稚脸,轻启樱桃小唇,不依不饶的赏识、鼓动、激励炎,饶有兴趣地接着,说下去。

说出,西江沙下面的情节,完整的来龙去脉,每一个细节。

燕的用心良苦,包藏很多年后。

当有一天,燕老得奄奄一息,漫不经意,漏出音来,笑得泪流满面时,着实令炎,瞠目结舌。

一时梗壹,惟有无限感慨。

炎的枯蒿双手,紧攥住,燕瘦削如葱,脉若游丝,冷颤的手。静聆她,苍老但不苍凉的唠叨。

老态龙钟的炎,在不时轻拭,凤尾纹角簌簌落泪。

代捉刀笔的手,在不时轻抚,榛首盘错缕缕华发。

人生的幸福,只在,牵手之后,风发泉涌;只在,来去之间,细腻真情;只在,平淡从容,爱与被爱。

看着燕很陶醉,很开心的流泪到天明。

感觉自我亦陶醉,很愉快的微笑到破晓。

满头华发的俞燕,在呢喃百年一梦:

“纯属巧合的偶遇。天真烂漫的与你,得意忘形、玩起了过家家的儿戏:兴致勃勃地,捉迷藏、猜谜底,话沧桑、钓鱼虾,同野炊、共斟酌。

其实,在煞费心思,在千方百计接近、千辛万苦守望。很难身临其境,只能隔岸想象的,陌生而好奇的那片森林,那些参天古木、缤纷落英,那片我心仪目眩的枫叶。

沧海桑田,守望良缘。

那时,颇受书香门第的家风熏陶,又有点叛逆的我,随心所欲,风花雪月的浪漫,奇想。

某年某月的某一天,就象,一张灵验的符。

奇遇一见钟情的意中人,被鸿运盖头,被幸福包围,被温柔迷眼,被祥瑞环绕,被激情燃烧,被热爱拥抱,抱上宝马香车,风驰电掣般远走高飞。

远离,熙熙攘攘;远离,忙忙碌碌;找寻,一处灵山秀水;找寻,一棵栖凤梧桐;过上,闲云野鹤的生活;过上,神仙眷侣的日子。

心诚则灵。那一天,在城隍庙,求到一张上上签,踽踽独行的我,突想去看海,看海上生明月,感天涯共此时。”

少女时代的浪漫、奇想,苍老但不苍凉的唠叨。像杯陈年的酒,历久弥醇,蕴藏天地的精华、经典,散发岁月的泠滟、芬芳。

“果不其然,不期而遇上了,那片飘飘欲仙的枫叶,那个气度不凡的隐士。情窦初绽,却在犹豫彷徨,慢慢的等,悄悄的看,傻傻的想:那片枫叶,值不值得,我停车坐看;会不会,如我所愿飘来;该不该,由我带走珍爱。那个隐士,曾经沧海、饱经风霜、历经沙场、已经脱俗的东湖少帅,是否愿意,忍痛割爱,为我放弃一切,不顾一切,与我浪迹天涯,比翼双飞?

对于可望不可及的,与其想入非非,而神魂颠倒,莫若急流勇退,而回到从前,孤芳自赏,一缕清香。

尽管,从心里笑出来的日子,来去匆匆,恍然如梦。然而,至少能够彼此珍藏,曾经拥有、赏心悦目的感受;偶尔想起来时,还保留住:一片真情,一段温馨的经历,一段完美的记忆。

为了意中人愿意、还会偶尔想念我,想念从前种种好;为了忘年交一旦、从梦见中醒来,看夜风吹过窗台,看我从山中,采摘的兰花草,他能感受我的爱;为了梦中的那片真情,不致玷污、冷却、破碎,我想:我做得到,忍痛割爱。

梦醒时分。我会安慰我自己,学会放弃。一身轻快的安静,离开。

象云、象风、象蒲公英、象兰花草,去找寻,该属于自己的,那片天空,那片森林,那片艳阳天,那片芳草地。”

凝视燕很满足,很幸福的微笑。没有什么,还能比心爱的人赏识、痴情、陶醉、幸福,让炎觉悟到了,爱与被爱着,痛并痛快着,才有的另种意境:一生的成就感,自豪感,无憾感。

“天涯何处无芳草?不过,从见到你,第一眼,我就知道:一蓑烟雨钓沧海,一脸书卷气的你,是我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的所爱,今生无怨无悔的爱。

但求苍天见怜,迟来的爱换来,万水千山总是情。

这些年,牵手、扶将、安静的远离市井,退出江湖,伴你炉烟碗茗,伴你青山绿水,伴你缝针挑灯,伴你欢歌笑语,伴你长吁短叹,伴你春夏秋冬,伴你白头偕老。

炎,沧桑万年不变的爱,是永远的神话。读你的感觉,你是我惟一永远的神话,值得我一生一世,欣赏,欣慰。”

从宇视台携手相拥着,走出,虚拟的电视节目情节;走进,华灯初上的街市;穿过,纵横交错的立交桥、马路、地下通道;行走在,川流不息的人群中;散步在,霓虹灯下的步行街,月光下的古道巷,星光下的花园楼台;再双双,飘飞入,流泻柔和灯光,流响轻柔音乐,流动父母背影,充满欢歌笑语声的厅室;笑看到,每每下班前,退休后,清闲不住的父母四人帮,两个老顽童早已把家居,争抹得窗明几净,一对亲家母则把晚餐,抢做出色香味道。

插不进档的小两口,傻乎乎跟着团团转。

有时,赶紧亮出记得捎带的“贿赂小品”。譬如,替老史打上一条新领带,给老石换掉一件旧外衣,代石大妈添置一桶无糖饼,为史大娘选好一副老花镜。让受到犒劳嘉奖者,就像当年胸挂大红花,露出一脸兴奋、孩子般笑容。

一家人四老两小,围坐在,飘溢可口饭莱茶香的餐桌旁,面对总是任劳任怨付出的父母,石玉与史迁感觉:生活在神话的天堂。

见风便长,史迁的肚子,神奇地在孕育,人生新的美好,新的希望,新的快乐。开始笨拙像丑小鸭的娇体,让人看出来了,生命的传承。

让粗枝大叶、肤皮潦草惯了,也看出来的石玉,开始领教怀孕的女人是所学堂,准父的男人从中从此学会了,细腻地帮扶,懂得包容和谦让。像个迟熟的品种,还是如老史和老石一样,成熟、沉稳、大度了,再也不与老史的心肝宝贝、老石的掌上明珠,一般见识生闷气、闹别扭、争锋了。

就让看出来的自己~~史家迁迁大小姐,石家唯一大少奶,骄傲得了不得:躺下了,头比肚皮抬得,更高;坐下了,幸福得脸比阳光,更亮;睡下了,开心得笑比鸟鸣,更响。

在外是大导演的石玉,在家只能被导演:演小书僮,来千方百计讨大才女的欢心。而且,要发自内心,而非走过场演戏。

重复表演:简单但重要的角色,读、念、唱的三陪先生。读:迁迁,沧桑万年不变的爱,是永远……继续念:读你的感觉,你是我……还要唱,用优美的长歌当“酷”,表示:值得……

史迁的理由很简单,也很重要:因为这是胎教。

睡梦中露出甜美的笑容。

异床同梦的史迁与苏醒,都在梦的深处,隔江千万里的风月中,泼墨山水画里,沉醉于男低音吉他弹唱『传世的神话』的插曲:

“素胚勾勒出青花,笔锋浓转淡。瓶身描绘的牡丹,一如你初妆。冉冉檀香透过窗,心事我了然。宣纸上皱咫尺,至此各一半。釉色渲染玉女图,韵味被深藏。而你嫣然的一笑,如含苞待放。你的那美一缕飘散,去到我去不了的地方。天晴在等烟雨,而我在等你。炊烟袅袅升起,隔江千万里。在瓶底书汉风,仿前朝的飘逸。就当我,为遇见你打伏笔。天晴在等烟雨,而我在等你。月色被捞起,云盖了结局,如传世的青花瓷,自顾自美丽。你眼带笑意,色白花青的锦鲤,跃然於碗底。临摹宋月落款时,却惦记著你。你隐藏在遥霄里,千年的秘密,急溪里犹如羞花沾落地。帘外芭蕉惹骤雨,门环惹铜绿。而我路过那江南小镇惹了你。在泼墨山水画里,你从墨色深处被隐去。”

隔江千万里,相思相望的另种爱,人世间的友爱情爱亲爱仁爱博爱至爱非常爱,付出收不回、但情至深处无怨尤而不在乎收回的爱,同样刻骨铭心,而成:永远的神话。

……本章完结,下一章“笫六节情缘的预约〔1〕”↓↓↓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