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卧底藏骄(已出版) [目录] > 第227章:笫八节千载一回的缘份〔1〕

《卧底藏骄(已出版)》

第227章笫八节千载一回的缘份〔1〕

言者广军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其实,我明明白白你的心,心比天高,有一个天大的宏愿:‘励精图治和天下’。

凡事不争强好胜,但亦不轻易服输,更绝不低头言弃。只想:在正大光明的平台上,真正能够人尽其才,才尽其用,用尽其学。为天下苍生计,解民于水火;为万世开太平,齐民于礼乐。干出一番轰轰烈烈的大事业,中兴家国、光宗耀祖、造福天下、甘棠遗爱。

其实,虎口脱险、弃权不争的你,如同一剪寒梅,就在最冷枝头,绽放云天襟怀。

只可惜,时运不济兮奈何。事与愿违,空有凌云志,辜负满腹才。

‘月落乌啼霜满天’,你不忍卒睹:‘碧血荐轩辕’;‘江枫渔火对愁眠’,你不堪入目:‘民生之维艰’。

居庙堂之上,系千钧一发,而‘壮怀激烈、为其鸣不平;而进谏献策、击鼓与呼;而义无返顾、涤污荡垢’。

权为公正用,情为苍生系,利为天下谋。

你不是不知道,这个千古忠良梦,放在天下为公的大同前,却为‘时尚不容、权势不容、君王不容’。只能是仁人绝笔,志士绝命,千古绝唱。

殊不知,当今粉饰太平的所谓盛世,盛行虚情假义的一样浮世,也只能容:生不逢时、怀才不遇的你,最终,处江湖之远,散蛩居一隅,穷愁著书,重整江山待后生。

江山易改,秉性难移,注定你的一生:‘飞鸟尽,良弓藏,束之高阁。用武之时,挥洒自如,不甘成为,一枚棋子;称庆之际,咎由自取,却成了,一件嫁裳。’”

书房里,习习凉风中,鲜花解语。

赋闲把卷,闲极无聊,以酒浇愁的黄炎,暗自扼腕。

“历来,‘闻鼙鼓而思良将’,闻糜音而却忠良。从来,‘此身报国身万死’的忠良,或一生报国无门,望而却步,或终归流放江湖,功亏一篑。

遗恨是:敌得住万千兵马。却敌不住,口蜜腹剑。

悲哀是:与君共得了患难。同享不了,荣华富贵。

谁会:‘居高亦忧,处远亦忧?’

谁识:‘进亦忧,退亦忧?’

一部春秋史,多少忠良泪!

功败垂成,忠良的脚步,在史卷的字里行间,看上去:‘朝晖夕阴,气象万千’。其实,大同小异。都是沉重的感叹号,都是深厚的泥土气。都在沉重、深厚之中。却,轻如棋子,迟早被丢弃;薄若嫁裳,始终被埋没。

得鱼忘荃,都是雄主权臣,股掌玩物。用时,信手拈来;用过,不再挂念的道具。

清者自清,浊者自浊。雄主权臣与忠良,即使同流过很多年、很长路,也不会合污,沆瀣一气。总会泾渭分明而归向不同的操守。

操守独乐乐与众乐乐,判若云泥。而历史的悲哀,人生的悲哀,亦在于此,可谓造物弄人,在眼见为实的相当长的时期内,面目全非:浊者反清,下流胚子君临上界,成了风云人物;清者反浊,风流才子受制其下,成为埋没泥沙。

梦断星河。

忠良的脚步踏出,一条永远流淌碧血、清泪的历史长河,一条永远留下遗恨、悲哀的英雄末路。

不过,在风物宜长放眼量的必然景象里,则如同老树逢春又发新芽。一个国族的繁衍生息、繁荣昌盛,一个天下的生存发展、生生不息,不能说不是,渊源流长的历史,可歌可泣的英雄,在蕴育生命的种子,牢固生命的根节,滋润生命的枝叶,绽放生命的花朵,结满生命的硕果,积蓄生命的活力。

最大的英雄,他不是一个人,一个曾经著名的人,而是一群人,一群始终无名的人。其出于老百姓,归于老百姓,忠于老百姓,成于老百姓,隐于老百姓。其无名之劳,远盖过成名之功。惟这却是雄主权臣,抹煞不了的不争事实。

梦还在,梦更远,梦续星河。

忠良的脚步踏出,一条永远流淌豪情、壮志的历史长河,一条永远留下希望、光明的英雄之路!”

牢骚太甚防肠断,更须防祸从口出。

画虎画皮难画骨,知人知面不知心。

知心的人,只在梦中相见,只在梦里诉衷肠。

知心的话,只在局外人,纤尘未染的小友,幽叹点破后,黯然伤神,暗自扼腕。

强咽下心中浩叹,一时语塞,炎呆若木鸡。

神思恍惚中在想霞:两小无猜,青梅竹马的童趣;狼烟四起,刀光剑影的伤痛。

想贞:那双剪水秋瞳,那朵含苞待放在,血雨腥风的白玫瑰;那滴冰冷浸透入,心灵深处的辛酸泪。

在想初识贞的情景:美目流盼之间,仿佛相见的是,散花天女、天涯孤芳。

此情此景,真如小友燕所说:再睹相怜,贞的美丽善良,一举一动,左右炎的视线;慢慢柔和了,炎的整个视野,炎的幽冷心地。美丽善良的贞,如春暖花开,说不出的,柔媚千种,风情万钟。

一楞之后,自我解嘲,默认燕笑叹。同时,也怜悯当年,黄炎在喟然轻叹。

“指挥千军万马,长驱直入之后,目见昆死魔降,城门大开之前,仇恨却令我智昏,丧心病狂。

仅仅看到想到一步:‘一举攻陷,一洗剑刃’。

愚弩迟钝到:‘只象一个杀手,一枚过河卒子’。”

纤纤玉手,宛如贞当年,冷静使出,温柔一刀。

很轻柔、很细腻、很动人,俞燕帮黄炎,拂却,一绺低垂额前、半遮面的披头散发。

“怜悯,往使你自己,还有敌手,胆颤心惊;怜悯,恰是每一个人,生命不能承受之轻。

一个是,风中梨花带颤。预感到了,花落谁家;一个是,雾里看花惊艳。想必有了,堪折绮梦。”

豆寇少女的心思,真奇妙。

吐发出来的,恰是言不由衷,话与愿违。

听明白,心领神会,会心一笑。但不说出来的炎,只是,和颜悦色,饶有兴趣的解读:北都小家璧玉。

柔指绕发,矜持之中,掩饰不住,少女幽思。脸上彩霞飞的燕,此刻看上去宛如,羞答答的一朵红玫瑰,在静悄悄开。

痛快而亳无遮挡的黄炎,眼里弥漫起,风沙再现的情愫。

“大风起,云飞扬,沙流泻,人马悄没无声。风沙,吹走我的杀气,吹不走我的憧憬。感同万丈阳光照耀下,春暖花开的西江,恍如骑鹤下扬州,而非万里赴戎机。”

酒过三巡后,炉烟碗茗里,执手凝眸中。黄炎在梦呓般呢喃,东湖少帅的铁血柔情。

“将军决战,岂止在战场,岂止于杀伐?决战背后,轩轾前夕,能够惺惺相惜,时时想念,能够彼此指点,相得益彰,能够不论成败,相互喝彩。方算是:纵横捭阖的大手笔,笔参造化的大智勇;方足慰我:不远万里来,一览西江沙。

‘狂沙吹尽始见金’。昆的传人,替父出马,莲步轻移,款款来到我面前,继续一盘,没有下完的棋。演示乃翁老谋深算,同时,暴露乃翁破绽败笔。

我想,给刚愎自负、不屑对弈的秦昆,一记当头棒喝。让他悔憾当年,走得飘逸,却错过赏识,一个后起俊秀;错过坐拥,一场炉烟碗茗。千载一回的缘份。”

……本章完结,下一章“第九节爱江山更爱美人〔1〕”↓↓↓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