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卧底藏骄(已出版) [目录] > 第229章:笫十一节超越时空的羸局〔1〕

《卧底藏骄(已出版)》

第229章笫十一节超越时空的羸局〔1〕

言者广军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春意盎然的室内,飘溢着窗外,早熟的红苹果香;浮动着碗底,暗蕴的碧罗春意;流泻着袖里,化蝶的明媚春光。

“昆一生引以为荣,捧若掌上明珠的至爱至宝,不知不觉,不翼而飞,飞花逐月般烂漫,飞蛾扑火般灿烂,在飞身扑向:他的恶魇、东湖少帅炎,他的情敌、乘龙快婿炎。一如现在的我,在步入雷池,如渐入佳境。

那个貌若环燕,又有林下之风,花木兰再世的美少女贞,在和你吟诗作画,弹琴吹笙;在和你轻歌曼舞,促膝谈心。

在为他,‘西江的大英雄,东湖的大魔头,名叫昆’的一位长者、老人、她的老父亲、你的老丈人,摆上棋局,沏好香茗,煮好香醇,烹好美味;在彼此寒暄,摩拳擦掌,当仁不让,落子成灰,虽不时也争吵得耳红耳赤,拍桌捶椅,但都笑在眉头喜在心,非常开心地坐拥着:幸福的时光。”

西边泉暗石上流,东边花明丛中笑。

煞介其事。石玉的小娘子在替代,黄炎的美娇娘,在不惜浓墨重彩,喧染,虚张,虚拟声势。

虚拟的秦昆模样,于史迁脑海里,剪切、粘贴,挥之不去的真实影像,则是父亲老史嫁女前夕的剧照。

“投鼠忌器,一个是早有暗算,一个是蓦然惊觉;面面相觑,一边是忧喜参半,一边是进退维谷。

那时胜券在握,笑容可掬的你,面对走投麦城,气极败坏的昆。夺人之志,却成人之美的感觉,远胜于,亲手刃仇,夺人所好。

用你的口头禅,譬如之:‘炉烟碗茗的闲情逸致,岂是刀光剑影的快意恩仇,可以同日而语,可以相提并论?’

于是,我不难想象:当年的你,占尽上风、占尽便宜的你,有恃无恐,却玩弄着,猫哭老鼠、欲擒故纵的报复游戏。堂而皇之,总而言之,‘将弱肉强食,生杀予夺’,天衣无缝地,演义成,‘物竟天华,适者生存’。

但,我很难感同:当时的你,一门心思,想着羞辱抹杀西江魔头,而却能一脸堆笑,笑容可掬,笑着推说:‘不速之客,前来叨扰片刻;华山论剑,切磋印证,能否,足敌万人,驾御天下的剑锋’。

暗里心思想着,张扬炫耀:‘力拔山兮气盖世’;却能表现:‘气定神闲,指点江山。’”

“三寸不烂之舌,犹胜三尺青锋剑。道貌岸然的东湖少帅,对阵倾城倾国的北都才女,唇枪舌剑底下,焉有完夫!?”

信手挥毫,扮鬼脸咋舌,帮史迁设计情节的石玉,无奈何地假装黄炎,惭愧低头,唉声叹气后,将手中字纸条,递示冒牌俞燕。

以笔代口,满腹委屈。

一瞥之下,掩口葫芦。

深俯下头,小妈咪笑眯眯地,亲了亲,在身旁脸脸相觑、咿呀发笑的贝贝、晶晶。

“那时纶巾羽扇的你,在笑看,轻展的一袭清风;在笑对,折煞的满室金甲;那时高谈阔论的你,在剑指天下,唇剑锋利到,让满室、满天下,都噤若寒蝉,呆若木鸡。”

吻过丈夫和宝贝,窍乐过后,一门心思点敲键盘、推敲情节的史迁,在闭门造“珠”,想象俞燕的字字珠玑,反唇相讥。

“谁能料想,谁会不期而言中,造物弄人,有如此惊人的相似:当年剑指天下,睥睨天下的东湖少帅,此刻成了,红颜一笑,成了纤纤玉指、伶牙俐齿,犀利如剑下,玩物?”

仰望着,轻叹之后,紧搂温香,噤若寒蝉,呆若木鸡的黄炎。不动声色的俞燕,在寻风捕影,捕捉占机。就像,当时天下最著名的星相家、东湖国宫廷占卜师霏纭一样,在占卜过去可能发生的变故,占卜昆、炎可能改变的命运,可能触动的心弦,可能发生的和谈。

“‘当前战局,牵动天下时局’。你虚言首肯昆:‘心存隆中对,看得到,天下分势,西江、东湖、南海、北都,群雄四起’。

话锋陡转,绵里藏针现。你实意怜惜昆:‘看不到,天下合势,众望所归的海晏河清;看不到,久分必合前的万事俱备,只欠东风;看不到,战局也不过是,一盘棋局一场游戏’。

世人皆醉,你独醒。

那时自命不凡的你,其实从心底里,蔑视、鄙视、傲视昆之流,视其为燕雀或井底之蛙。目光短浅,看不到,敌手长处;胸怀狭隘,容不下,异己并存。

愚弩的自大,自觉作光,在照亮周围。而总觉得坐拥、照到的天地之外,是暗无天日,一无是处;顽劣的自负,自视品优,在独领风骚。而老认为异议、反响的帮圈之外,是毒草祸水,一丘之貉。

彼此猜疑、隔阂、仇视。都想,静观其变,虎视鹰瞵,弱肉强食;只会,像个粗鲁的屠夫,大动干戈,取而代之,成王败寇;只能,似个弱智的顽童,极尽惹是生非之能事,天翻地覆之扰人。

可是你没有流露,丝毫的轻视、冷视、仇视,非常温文尔雅,扮演着,俨然传道授业解惑的师者,俨然超尘脱俗得道的大德。

说得头头是道,天花乱坠。连你自己也确实,非常身心投入,陶醉于:那个志存高远的抱负,那个博爱仁慈的襟怀,那个超越时空的独醒。

动以逞才为息事,静以遂意为宁人。

你羸了,羸得了天下,羸来了西江沙、东湖风、南海日、北都心,秋水长天间,人生的精彩。

炉烟碗茗,感受你,隐归园林,有的‘一览极苍茫’心境;寒夜明灯,通览你,呕心沥血,写的『秋水长天间』全卷。

‘悠悠天下梦’。你‘不在乎,蝇头小利,从来没有专注于,一兵一卒的保全家底,一城一池的牢固家族,一心一意的沽名钓誉,一人一世的荣华富贵’。

你羸在,潜移默化,‘走出兵燹的困惑,拥有心灵的悟境’;你羸在,耳濡目染,‘舍弃君临天下,孤家寡人的生杀予夺。而惜取恩泽天下,大仁大义的润物无声’;你羸在,善始善终,一生之中,有为有不为。‘一人一马的放纵。放纵,百花齐放,千姿百态,万紫千红。一点一滴的成就。成就,风调雨顺,花好月圆,良辰美景’;你羸在,悟出真理,‘得为公者得人心,得人心者得天下’;你羸在,与时俱进,比君临上界者,更上一层楼,更高看一层。

‘鼎定园林,躬耕蒲野应奉己;颖脱绵萃,更上层楼待来人’。你看见悟到:‘大与天的字义,失之一毫,谬以千里’。一人的妄自为大,刚愎自负,正因为,独少了有所敬畏、节制的一点公心。所以,才失去了天意,纵有大起,而终会大落。

相形见拙,容昆三思而自惭形秽、而自愧汗颜。然后,我想意犹未尽的你,还想和盘托出你的初衷:‘下好天下这盘和棋,天下共和’。

于是,你一眼觉察到了、摆上桌面的难题:问题是,羸天下易,得共和难;难点是,人性本恶,潜意识里,避害趋利。潜规则里,却趋炎附势。

‘苟利天下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的同仁,终究凤毛麟角,且属,天马行空的神话或聊斋里,象征美好、吉祥的虚拟人物。

这些旷世奇才、得志佼佼者。两间容傲啸,可以文釆飞扬,于梦里河山,纵横捭阖;一览极苍茫,而不可以文如其人,在现实社会,纵横天下。

你心里明白:你的想法、天下共和的初衷,比登天还难;很可能是你在作痴人梦,书上涂鸦,姑妄说说,博人消闲一笑、消解暂时失落、郁闷,而已。”

换在当今,千古沧桑后。

炎的科幻故事,就像嫦娥奔月的千年神话一样,只能改列作,神舟登月的纪实报告文学了。

但,也且看:日益浮躁的今人,连眼前的物事都置之不理,视若无视或看走了眼。由此,先知预见,何其难也。

今人谁先有预见性并写作出来,只须提前几十年、几十天、几十分钟的印证预言,受到的殊遇,应不会亚于,笫一个登临月球的宇航员。

而那时炎的期待,亦如此时今人的期待。俨然还得推迟若干世纪、若干年月后,才能真切看到的天下和平统一,互联网连通宇宙、互访而来贺的第一个登临地球的外星人。

史迁掩卷吁叹:科技一日千里,文化亦在一日千里;社会一日千里,人心何尝不在一日千里?

社会就像昼夜更替,四季轮序。黑暗与光明,丑恶与美好,冷酷与温暖,都是真实的存在,都是自我的感受,都在于人的把握中,关键在于朝向何面,认知到何程度,践行至何地步。

……本章完结,下一章“第十二节宠辱不惊的全局〔1〕”↓↓↓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