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卧底藏骄(已出版) [目录] > 第23章:第一集 冰雪盈城的初夜〔片断〕

《卧底藏骄(已出版)》

第23章第一集 冰雪盈城的初夜〔片断〕

言者广军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亲爱的同学们:

新年快乐!

非常感谢大家对『秋』文的指点、点击,指正、评说,支持、投票,厚爱、收藏。

非常感激,也非常高兴:网站编辑,帮我们策画的快乐人生,以文参师会友,找到了一群传说的圣贤,担任我们的良师,为我们拓展眼界并滋润心灵。从虚灵的意境,解脱现实的负累,让我们受益非浅。得以在人海书山相处,成为同学;在茶余饭后消遣,成为知音;在岁月风雨互勉,成为益友……”

看过“林美眉”,千禧年,大年三十,瑞雪日,在网上张榜粘贴的公告。

署名“江城醉笛”的一位上网游客,向“坐”在聊吧,“敞开心房”的“林美眉”,表情“微笑”,问候“新年快乐”,并献上“一束鲜花”。之后,“安静走开”,进入“收藏”的『秋』文,逐页点阅,这部“琴禅茶味的书”。

与此同时,“林美眉”跟着从聊吧,离线出来,蹦跳进了读书网页。在点阅,“江城醉笛”的更新网络言情小说『生命如帆:阳光下,关于国企成败兴衰的再思考』。

悦读完新章节的“林美眉”,感同而将一段原文,引入了评论:

“画卷里,造型考究,装饰豪华的国企,在艳阳天,明月夜的墨彩间,犹如星级宾馆,气势恢弘而富丽堂皇。可在我眼里,她像一个雍容华贵的富孀,在炫耀她仅有的犹存风韵,珠光宝气。

我一次又一次更强烈地品味,感受出:她已在岁月无情的风雨中,破碎了红颜,没有了激情,因人老珠黄,而徒有傲慢与偏见,而自欺欺人。

曾几何时。霸王风月已落,四面楚歌已起。姬别霸王,还在飞觞醉月,相处融‘吃’,‘舞’事平安,‘饥’时行乐。已如盲人骑瞎马,夜半临深渊……”

发表评论后,意犹未尽地并加上一句感叹:

“‘江城醉笛’大哥,如同林语堂先生,近七十年前,之作『瞬息烟云』:料定中国抗日战争的胜利,最终完全取决于,像曼妮那样的小人物,是否觉醒。大哥他亦在八年前,看到了国企的深重危机与莫大希望,其作『生命如帆』:料定中国国企乃至国族的中兴,则同样最终完全取决于,像你我这样的小人物,是否觉醒!

所谓:簪缨之士,常不及孤寒之子,可以抗节致忠;庙堂之士,常不及山野之夫,可以料事烛理。何也?彼以浓艳损志,此以淡泊全真也。信然!”

子夜,“掩卷”,查看电子邮件信箱,看罢寄信人“雪狼”,电脑设计的影视剧情节后,“林美眉”迅即将之加为好友,并回复电信:

“雪狼同学:谢谢啦,您的雪中送炭和锦上添花。同学‘林美眉’我,也当您是,一个难得的知音。

不奢望:如您所言的,一见钟情,相亲,相爱。

但求:继续为家国的崛起、天下的兴旺,同读下去,慢慢地,相知,相惜。但求:在您的关爱与支持下,拙作越改越好,越写越长,越来越受亲们垂睐。

纵不为惊世骇俗名作,也不至于满纸荒唐,昙花一现。

若有缘一见,则不至于令您失望而终情。”

当即,离镜头很近的网吧桌旁。几个十三、五岁的小同学:毛头毛脑的“网坛小快男”,耸肩耸胸的“小超女”,撇撇嘴,摇摇头,磕磕碰碰,嘀咕。

桌面,脚下,撒、积满了:爆米花、泡泡糖、瓜籽壳、槟榔渣和烟蒂。

似沉醉于影视剧中的学生妹,小鸟依人,披散瀑布似黑亮长发、益发娇艳的张脸,温驯地依靠在纹丝不动的年轻男士的肩上、怀里,在静聆,狼哥的心跳,中年男人的画外音:

“种瓜得瓜,种豆得豆。我们种下的生命基因,同样得到相应的生命结晶。我们的一言一行,生活的态度与方式,有意无意间,传承给了我们的后代。

稍加留意,就会发现,新生代出现的诸多堪忧的问题,其症结根源,恰是我们自己存有类似的问题。我们正是这些病态蔓延,恶化,转危的病原体!

我们的生活,就像放映的电影:精彩绝伦处,来去匆匆,如『昙花一现』,『泰坦尼克号』;无聊无奈时,漫漫夜长,似『一帘幽梦』,『心有千千结』。

撒、积满的忧悒和郁闷,不经意间,宛如,枪战动作片中,‘消’烟弥漫处,飞花溅玉似的‘子弹’和应声嘣吐出的‘子弹壳’,暴露目标,却没有目的地,滥打狂射。

足见:浮躁,身心并未真正完全成熟的我们,有时,灵魂,未必依附在,自我的血肉躯体内……”

……本章完结,下一章“第一节冰雪盈城的初夜〔片断〕”↓↓↓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