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卧底藏骄(已出版) [目录] > 第233章:第十五节 一弯新月照无眠〔1〕

《卧底藏骄(已出版)》

第233章第十五节 一弯新月照无眠〔1〕

言者广军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温柔地,俞燕掐断,黄炎一根又一根银发。

“爱屋及乌。其实,这些年,一个人,你一直很想的人,一直很想长相依,低斟浅唱,眉来眼去,身伴心随,温柔销魂的人是她,昆的金枝玉叶,你的梦中情人,西江女侠秦贞。

昆不过是,一条隔绝你俩私奔,幽会的万丈沟壑。

如临深渊,不可逾越的你,于是,很想,延续,昆没有完成的宿愿;很想,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很想,更新昆的看法;很想,迎合贞的芳心。

为红颜一笑,为红颜期盼的万世,开太平;为有朝一日,为朝思暮想的贞,独辟蹊径。

用一生孜孜不倦,来开拓通幽曲径。

在天愿为比翼鸟,在地甘作连理枝。

尽管,芳影萍踪,骊歌声中从此,生死两茫茫。然而,藕断丝连,你做不到,太上之忘情。忘不了,忘不了贞:冷艳的一笑,一颦;温柔的一刀,一箭。

其实,多少美人,曾在你生命中来了又还,虽今生独我,始终都陪在你身边。但,我始终清醒:至少,至今为止。你最爱的人,最牵肠挂肚,最肝肠痛断,最铭心刻骨,最恋恋不舍的人,是贞。

移情别恋,我与昆,只不过是,贞的替身,贞的影子。

在你缄默的心思里,在你一直的心目中,贞是你的初恋,你的原配。我不过是,你的续弦,你的再蘸。不过,象个滑稽可笑的侍女兼书僮,装作懵懂,喋喋不休,我一直在,拾人牙慧,讨你喜欢。

也许一生将,凑合拼写,回放,你和贞的传说。

传说,一个乱世佳人,怎样说服一个乱世枭雄: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传说,一个当世平民,如何思念一个初恋情人:思君如满月,夜夜减清辉。”

目不转睛,炎望着:侧身然后很快回过头来,楚楚动人,似在山林晨跑,雾湿眼睫的娇妻燕,抢跑到他的前面,如释重负,长长吐出了口,郁气。

沁人心脾的花香。

风定窠静落花香。

至此,炎方豁然明白:情至深处无怨尤,她的不辞而别。象云、象风、象蒲公英、象兰花草,象一个美丽却虚幻的梦,象一个破碎又重圆的梦。

至此,才恍然感悟:她说的来之不易,待之不薄,言下之意;她弹的高山流水,雁落平沙,弦外之音。

刮目相看,清秀好看的眉目,象一弯新月。

风雨燕归来。

心平气和,新嫁娘俞燕,轻理盘发,轻移莲步,款款、幽幽、盈盈,而坐到黄炎对面,举案齐眉。为他调好音符,抚筝一曲高山流水,复一曲雁落平沙。

“江州去日听筝夜,白发新生不愿闻。如今格是头成雪,弹到天明亦任君。”

悠悠筝声里,一弯新月照无眠。

吟哦忘情的炎,用充满磁性的嗓音重吟一遍又一遍。

然后,身轻如雁,落在了平沙,如平沙一样柔软的俞燕身上。连打了几个喷嚏,在燕拧住他的耳朵,追问是否又在想旧情人的不悦的嘟哝、娇叱声里,低头傻笑着,引发被压迫者反抗,向上抬身,时而吐气如兰,时而吹气如玫瑰花香,迷倒他并格格笑着悄问今是几次了,你还行呀。柔声甜美却比咒语狠毒且灵验。炎真的好像离开了牧羊姑娘的一只孤独的羔羊,回走夜路迷途的羔羊,乱跑乱撞,总找不到并不陌生的回家的路径。

还好,燕的目光如床前明月光,淡淡的没有再相逼的寒碜。

她的身体,嗯,让他想起了不得已而为之的内功心法。在箴语学堂读书时,同学辛十三郎给他看过的武功秘籍『九龙太极』中的“金龙戏凤”:采阴补阳,太阴太阳。

当时,还像个老学究,匆匆过目后,就非礼勿视,如捧烫芋,一声不吭,多少有点鄙夷地转手还给了辛老大。死活不肯再顾,直气得辛老大破口大骂,好心当驴肺,不值呵太不该。

此时,看来自以为是不中看的玩意儿,却有意想不到的中用呵。想来没来得及拒绝的一眼,过目不忘的一招,倒是适得其所。

于是放松,眼观鼻,鼻观心,心中的美人,宛如在一弯新月泻照下,成了他任意纵横、快意流连的江山。犹如美丽的呼伦贝尔草原。额尔古纳河流域上游是离大兴安岭最近的两座山峰,峻峭的山峰下是平坦的腹地,随河流而下有一片丰茂的草原。炎久久在高高的山峰上下攀登、游玩,徘徊、徜徉在平坦的腹地,慢慢地生龙活虎起来,不知不觉地深入到开满鲜花的草原……

如此秀美的风景,乐不思足呵。

之后,继续听她的妙趣横生。

……本章完结,下一章“笫十六节苦海无边中堤岸〔1〕”↓↓↓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