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卧底藏骄(已出版) [目录] > 第240章:笫二十二节无与抗争的神器灵物〔1〕

《卧底藏骄(已出版)》

第240章笫二十二节无与抗争的神器灵物〔1〕

言者广军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从小到大,从黄发蒙童,到弱冠才俊,到东湖少帅。炎从不违拗亚父的意愿,从不怀疑霞的直觉,从不看低瑁的能耐。

因为,他从不,违拗自己的意愿;从不,怀疑自己的直觉;从不,看低自己的能耐。

他信任,恩同再造的亚父。每每关键时刻,会倾囊相授,指点他迷津,且每每灵验,让他奉若神明;他信任,赤胆忠心的霞。每每生死关头,会挺身而出,迎挡他危机,且每每果决,让他珍若灵盾;他信任,才华横溢的瑁。每每大难当头,会迎刃而上,轻解他忧愁,且每每利索,让他宠若灵剑。

其实,炎一直把先知、忠孝、才干,奉若神灵,奉若神器、灵物。一直深以为然:这三件神器灵物,非是凡俗的兵器、将器,亦非卑劣的毒物、怪物,可以与之争锋、抗衡。

拥有这三件神器灵物。至少,算是吉星高照,天人合一的吉人。

吉人天相,岂是宵小之辈,雕虫小技,可以渎亵、玷污、摧残?

除非,暴殄天物,自暴自弃,授之以柄。

昆的府第,旧主人已人去楼空。

物是人非。

新主人炎,在挑灯夜读。拜读寿的镇西策~~

首除魔孽:对于罪孽深重而尚存异心的凶神恶煞及其爪牙,须乱世用重典。犁庭扫穴,斩草除根,永绝后患。不然,养虎贻患,贻误良机,会祸起萧墙,危及东湖下步平南之仗。导致决战之日,腹背受敌,阵脚难稳。

其次圈地为牢,重兵把守:将魔域降部及附众,按照军制,整编为劳役。驱使其将功折罪,修筑城防,开荒屯田,牧马放羊。既可,确保前线粮草之需;也能,维持西隅长治久安。

其次犒赏三军,封妻萌子:令战功卓越者,封官加赏,衣锦还乡,与东湖佳丽,择日完婚后,再回军营效力,使其一心杀敌立功;令留守西江者,接迎家眷,分配魔女,重建广厦千万间,择其稍有德性、姿色未婚女子,为妻妾,深扎下根,使其安心戌边守疆。

清本正源,未雨绸缪,镇西之策,可解近忧;重赏之下,必有勇夫,平南之捷,指日可待。

静谧的室内。

寿在等炎回音。一张沟壑纵横,密布秋霜的瘦脸。一道深长盈寸,刻划沧桑的刀疤。

四目对睃,亚父黑白分明的瞳仁,严威,不失慈爱的眼神,再次与炎内心充满的矛盾,交锋。在不言而喻:亡羊补牢,尚为时不晚;执迷不悟,将前功尽弃。

还是不置可否、不动声色的炎,却同样感到压力如磬。

亚父益发明显在逼他就范:欲成大事,须当机立断;大动干戈,速剪除祸患。

倒是不问政治,只管杀伐的职业军人,轻松自在。

瑁在闭目养神。一张丰神俊朗,英气夺人的方脸,一双深长入鬓,气宇轩昂的剑眉。

一看即知:瑁习惯了静以待命,动以逞勇;习惯了召之即来,来之能战,战之能胜;习惯了用三尺青锋剑,张扬不凡的身手,习惯了从不喧宾夺主、张狂不驯的个性。

还有不理战事,只重守护的贴身近卫,专心致志。

霞在抱刀守候。一张艳若桃李,春寒料峭的俊脸,一双冷若寒冰,锋利如刀的杏目。

炎知道对霞而言:她早已将自己,生死相许,给了东湖,给了东湖少帅,给了她顶礼膜拜,惟一忠于的心上人。她是他的护身灵盾,总在挡架住,埋伏周围的危险,随时用她抱怀的刀,甚至自己的身体当护盾。何时何地,都会毫不犹豫地,阻挡,危及他性命的明枪暗箭。同时,也会毫不犹豫地,快刀砍乱瓜,削断枪头、箭镞,割断咽喉、筋脉,置敌人于死地而后快。

一言可以惠泽千家,一言亦能祸殃万户。

西江多少人的生死存亡,系于炎一言;东湖多少年的是非成败,亦出于炎一语。

关键时刻,慎之又慎,不得不面面俱到,层层剖析,权衡利弊,分清主次,取舍轻重,酌情缓急,反复再三呵。

拍案而起,东湖少帅振袂、长身、玉立。

不约而同,寿、瑁和霞,隶然起立。

虽寿与瑁,并肩站立起来,比炎雄伟高大。但,从霞的心里,寿与瑁的眼里,炎非常自信也非常信任地,看到:都在仰视着他,东湖少帅的焕发英姿。

“妙不可言,亚父的镇西策。着力当前,面面俱到;放眼长远,恩威并举。的确,切实可行。”

话音未落,霞已拔地而起,起舞弄清影,影射倏至室外,月光下,庭院。

掌刀,如狂飚怒啸,青瓷碗口粗的苍劲古松,应掌刀中折。

拳锤,如雷霆万钧,花岗岩坚硬的堵墙厚壁,中拳锤立崩。

腿腾,如龙飞在天,精钢淬火炼的春秋大刀,凌空处碎裂。

脚蹬,如虎跃在野,横亘三丈远的深涧湍流,一跳即超越。

杨霞在紧追不舍,一个刺客。

……本章完结,下一章“笫二十三节只能做到的事〔1〕”↓↓↓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