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卧底藏骄(已出版) [目录] > 第242章:笫二十三节只能做到的事〔2〕

《卧底藏骄(已出版)》

第242章笫二十三节只能做到的事〔2〕

言者广军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黄炎与众将士代表,大约似后世庆功表彰会上,享用盛筵又歌舞、一盏茶工夫,终于,捱等到,可以让风流倜傥的少帅,两眼为之一亮,立马决定主意、打发走陪熬的人,军营中年轻漂亮的女将军。

就像忘了时间、在外逛街购物兜圈子回来,近卫营统领杨霞,大包小包拎满只手,另手还捉揪着带回一个活物、五花大绑的黑壮汉子。

霍地解开衣结,气喘微微,益发芳香飘溢、沁人心脾的杨霞,抖出来,手提拎的大包小包内,份量不轻和不少的东西。

近边的几个虾公似谋士,争相看后,脸都吓白了。

但见用青、紫、黑衫染成的血衣,裹卷着的大包小包里,全是血淋淋的人头和耳朵。

三颗面有血色、但无气色的人头。

少说有二十只上,煞是白嫩、却切割残缺的耳朵。

就像,现在夜宵街上,摆大排挡的漂亮细妹子,将凌刀细剜的野生动物送往旺火油锅烹饪同时,冲正跷着二郎腿、急等解馋的顾主,很温柔很甜美的一笑。

媚眼如丝,甜丝丝呵。

“炎…帅,这些都是这小子的同党、接应他的手下,总共十四人,三男、十一女,都让我快刀一一解除了吃饭的家伙。留下的这张活口,有口等于无口,死活闭口,只字不吐,还是你审吧。”

目光炯炯盯住,面无惧色的黑壮汉子,足有一柱香的工夫,黄炎没有说话。

似天生欠揍的黑壮汉子,任由一见他熊样就手痒的杨霞,打跪在地,打肿了瘦长的脸,还是象只不服输的斗鸡,鸡啄米似被打低垂了,又飞快高昂起:毛发零乱、血流满面的铁公鸡头。

平稳地轻放下手端的茶杯,黄炎离座缓步走近,亲手替黑壮汉子松绑,然后,抬扶起立。面对面,几乎面贴面,同样一言不发地看着,黑壮汉子冷静沉着的眼睛。

好会儿后,悠哉踱回原座,黄炎轻松了口气。

“精彩、美妙,聪明绝顶。但,戏该收场了。”

品了口凉茶,黄炎不急不慢地笑道:“朋友,如果换作是你,我想:反正都是死。确实,没有必要告诉敌人,你的真实姓名、身份及此行目的;你不愿也不会说的话,所以,我不问。”

顿了顿,续笑道。“不过,我有个建议,对你和你的同党、当然指现还活着的人,猎鹰营的精英们,都有好处的一个忠告,你不妨考虑。怎么样?”

沉默,但黑壮汉子的眼睛,还是微眯了起来,不只是血汗流滴进眼眶的反应。

那是一种比听到宣布他的死期马上到了的判决,更让他心胆俱寒、碎裂的反应。

“那么,朋友,你先说说你的想法。愿闻其祥。”

“好,你这位朋友,坚强勇敢,宁死不屈,算是猎鹰中的猎鹰!嗯,不仅坚强勇敢,而且聪明机智,亦算是识时务,且爽快的一条汉子。够得上我平生喜欢结交的朋友。来人,赐座,上茶!”

静看黑壮汉子像喝酒豪爽,一口气干完滚烫的杯茶。颔首示意再上茶,看完他接连鲸吞五大杯。黄炎像个坐堂医生,又认真仔细上下打量了黑壮汉子一番,然后轻缓展笺,悬腕提笔,写着处方,开给病号的一剂猛药。

胸有成竹的黄炎,一挥而就后,抬头转手递给依偎身边的护士霞姐姐,照单行事。

霞姐姐低眉正看时,探子告急,来得好快:“十万火急,报!禀报少帅:城门四处,失火了!”

满帐的人都在站看:遥远的帐外,烈火焚天,把夜空烧红了大半边天。看上去,就像一朵硕大、怒放的火烧云。

仰靠虎皮大椅,轻松自如地摆示大字,依然微笑的黄炎,欣赏地看着:正欣赏火红夜空的黑壮汉子。

四目相睃,像有话要说,但不必说出的两人,面带同样的微笑,却心有不同的感动。

微笑间,杨霞走出去、在账外唿哨一声,招唤来一群翩跹倏至的信鸽。朝不同的方向,撒放飞四只羽毛美丽的信鸽。不多时,请到了:披坚执锐,打马疾奔来的秦贞、九斤、鲫鱼和神宝。

“这位朋友,演砸的一场好戏,演得并不错。”

吩咐亲兵替秦贞等上茶后,黄炎指点着,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神情的黑壮汉子,为一头雾水的秦贞等引见,揭晓迷团。

“眼前西江正发生的暴力闹事,这场借刀杀人好戏的总导演,就是这位,你们平时有过交道,但无深交,貌不显眼,但能量惊人的远道来客。”

“这位客人,来自南北同盟国联合训练的猎鹰营,专事培训刺探情报、绑架暗杀、渗透颠覆活动的间谍的基地。在西江重塞,这里屈尊纡贵的时日不短。安插潜伏的间谍组织成员,已经数量可观,威力不小。原以为,放把火,能把本帅对西江熄灭了的仇恨怒火点燃,引发一场东湖、西江之间,水火不容的残杀。”

“可惜,机关算尽太聪明。这位客人,呵呵,这位朋友,你的与众不同,你的身手、眼睛告诉了我:你是个训练有素的特工。冷静得没有一点敌意,沉着得没有丝毫慌乱;你的微笑、话音,告诉了我:你还是个尚不服输的头目。对十四个为救你而死的手下,视若无视。对现为你卖命、完全只是白白送死的手下,亦是无动于哀。说起了、说中了、说穿了,你只在乎:各为其主,杀身成仁。确是,一个优秀特工。”

“所以,我只能做的事就是:给你这位朋友一个忠告。奉劝你马上命令你的手下,停止破坏、杀人和自杀,愚蠢可笑的无用挣扎。然后,带领其全部离境,各自回家去吧!”

“尊敬的黄元帅,在下算是领教了您的与众不同。”

黑壮汉子不再发笑,霍地站起来,向仍笑望着他的黄炎,行了一个标准的军礼,当然是肃然起敬的庄重大礼。匪夷所思,但不得不承认:自己的失败。

“在下输给了您,您的雅量。在下敢断言:天底下人所能做的任何事,完全可能听任您,为所欲为,都能不费吹灰之力,做成。您太有才,太精明,太谦虚了,不仅不用审问即识破了在下的庐山真面目,而且在胜券在握、操有生杀予夺大权时,由己推人,千方百计,化敌为友,给即使敌人的人,一线生机,确是不是只有大权的大人物,可以做到的,仁至义尽。”

黄炎很开心地听到了,让他满意的中听话。借这个东湖、西江共同的敌人的口,说给面前四个西江要人听的话。

还是淡然一笑,笑对秦贞道:“届时自明,不必犹豫。本帅现也给你们四位,原来的东湖罪人,现在的东湖将领,一个戴罪立功的机会。”

声音陡高八度,斩钉截铁。

“立即回营,速发兵马,携带着这位朋友或他的信物,平乱!可以随机应变,但要在一个时辰内,坚决制止眼下四面的埋伏、动乱!务必牢记住:缴械不杀,打开城门放条生路,放走或驱逐走,这些带着不轨图谋来这里、不受欢迎的客人们。”

……本章完结,下一章“第二十四节无须抗争的神像信众〔1〕”↓↓↓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