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卧底藏骄(已出版) [目录] > 第245章:第二十四节无须抗争的神像信众〔3〕

《卧底藏骄(已出版)》

第245章第二十四节无须抗争的神像信众〔3〕

言者广军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双臂护胸,抱刀左前的杨霞,面无表情地站守在黄炎左前五步处,秦贞右前五步处。就像鼓浪屿任凭风吹浪打,岿然不动的岸礁,既是远海归帆的停泊地,也是登舟出海的一跳板。

请轻移莲步的秦贞,留步,不必回归在审队列。与秦贞相视会心一笑后,长身玉立的黄炎,缓步站立到主审席前。与杨霞并肩面向秦贞等在审被告,全场肃立军民。

黄炎一本正经地没有笑,用带磁性的声音,低沉但真气充沛地,简单扼要,援古引今,打着俚语比方,清晰浅显地解析着:一个又一个扑朔迷离的案情。

于一片鸦雀无声中,推断连环案中案的因果关系,黄炎续道:“……大家从中不难看到:直接的相互仇视,仇恨,仇杀,不断加剧升级而不共戴天。”

“于是,有了不同的信念,有了信仰的抗争,有了东湖与西江长达二十七年的战争。”

“抗争的起因,还原辩析,竟是一盆水和一盆泥。伤害的则是因之塑造出来的,不同神像和信众。”

“本审判长认为,无须抗争的神像和信众。因为放大相同相通的教义,二者之间没有区别,都是追求美好幸福的人生。”

“可是,实际抗争的神像和信众。因为恰恰拿倒了放大镜,放大差异差别的教规,诸如格格不入的礼仪细节。是以,错就错在:彼此都没有认同,对方的愿景,对方的价值观。”

穿着隐身衣,隐身在人山人海人堆里的林美眉、雪狼、黎若水和水中花,一个个快要笑晕。

喘不过气来的若水,笑指着眼面前客串饰演黄炎的黄群,笑直不起腰,哎哟妈妈之后,在乐嗬嗬地朝正演得维妙维肖、振振有词的黄群,拨打通手机耳机,悄声嘀咕:“喂,大哥你应急凑稿,不至于把当今国家宗教局长的发言稿,拿来作挡箭牌应付吧?嘻嘻。”

嗯了一声,抬看见杨霞和秦贞都警觉如灵猫竖起耳朵,两眼闪现琥珀耀眼光芒的黄群,陡地省悟,不动声色地急忙摘下耳机同时,关了携带手机。将看淘气捣蛋的若水的目光,平和地聚焦在,秦贞花蕊般鲜艳明丽的脸上。找到千年前黄炎雾里看花的那种感觉。

“如果谁都要以自我为中心,都要把自己的价值观当作绝对的、唯一的普世价值,在剧烈的对立和冲突中偏执一端,就会要求对方绝对服从自我,我方必取而代之。而绝对地偏执,这就是‘极端’。以非此即彼的方式思维,容易走向你死我活的极端;以以强凌弱的方式生存,则会产生冤冤相报的极端。”

“世界之美,正在于其丰富多彩。一个心胸狭窄的灵魂,总是把不同视为对立,将差异变成仇敌;而对于一个襟怀博大的精神来说,不同意味着多姿多彩,差异包含着统一与和谐。”

“上层建筑当思底层民众的无为而治,确是理想社会政治的最高境界;底层民众当体谅上层建筑的德法兼治,有所为有所不为,和合共生,和谐社会,和美日子……”

不知不觉,说走到三个大瓮前。在全场俱摒声敛气,众目睽睽下,淡然一笑的黄炎,从中信手探拈起,厚厚一叠文稿。只手掂了掂份量,扬了扬卷面,看也不看一眼,亦不容任何人看清一眼,又果决飞快地重投入大瓮内。

“陪审团投表决票,被告投答辩书及相关书面材料,都是只为了公断了结前嫌,而不是为了节外生枝。是以,本审判长认定,相信在场的诸位没有异议,亦不会反对。既然东湖与西江,现已亲如一家,也就已没有必要,再封存保留这些只能勾起痛苦,让彼此都不愉悦的记忆。”

当即命令执法队当众烧毁大瓮内所有书文,目光如炬的黄炎,琅琅宣告:“本军事法庭现依据东湖国律及战时战地原则,当庭宣判!”

“首先缺席宣判:钦点甲级战犯秦昆有罪,是首罪。秦昆,男,现年六十又二,前东湖国国师……犯有蛊惑邪说罪、阴谋政变罪、教唆行刺罪、从事恐怖活动罪、偷贩人口及禁运贵重物品罪,违犯『反国家分裂法』罪、发动战争罪、滥杀无辜罪、拒绝改造自杀罪。罪孽深重,罪责难逃,张榜公示,数罪并罚,自即日始,铸铁忏悔,以儆效尤!”

东湖将士一片欢呼。顿了顿,全场复归平静后,黄炎继续宣判。

“冤有头,债有主。秦贞等其余钦点甲级战犯二十名,以及所有乙级战犯,均系从犯,且有自首投诚与重大立功表现,一律赦免,既往不咎。”

……本章完结,下一章“笫二十五节只可意会的事〔1〕”↓↓↓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