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卧底藏骄(已出版) [目录] > 第28章:第一节冰雪盈城的初夜〔片断〕

《卧底藏骄(已出版)》

第28章第一节冰雪盈城的初夜〔片断〕

言者广军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闷声不响,一动未动的苏西坡。听任,菊香甜言蜜语地送走,穿着旧军大衣的宋叔:弯曲,笔直的脊梁,背驮起,女儿打发、装满面米油盐酱蔬果的蛇皮袋,只手轻提着装有年货、旧衣鞋的纸袋、红与黑胶袋,像个街头巷尾的老搬运工,悻悻出门。

宋叔:“醒醒回来后,叫他立即给我打个电话。两个大活人,也该花点心思,把些精力投放在小孩的身上。他现还是嫩黄心,猛子龙,你们得像看牛一样,给我看管好,盯牢住!

听着:把外孙给我调教好了,比你们孝敬送我吃人参燕窝汤,都强!放任自由,如他在外面折腾闹出个事,伤人或自受伤的事,我可轻饶不了你们做糊涂父母的!我可不是开玩笑,我可要豁出这张老脸,这条老命,唯你们是问!”

菊香:“好,好啦,爸!大年三十,你还是少说些瞎操心,不吉祥的话。每回留你住几天,你都要固执赶回去。一个徒有四壁的小黑屋,敞开门,贼都不会进。有么子不放心罗!叫你郎古子开车送你,你又不同意,还不服老!唉,自己走好,拦辆的士,早些回去,别在路上冻着!”

宋叔:“不是这天气,我还想散散步,走回去,说不定在路上还能遇见醒醒。得,就依你,乘公车。早回家,多陪你娘老子,说说话。她生前呀每年这时候,特想人多陪她聊聊。你伢老子现今有时间啦……西坡,走啦!”

苏西坡欠了下身:“爸,走好!”

铁门早被宋叔沉闷带上锁。

清场然后,拉闭客厅窗帘的菊香,尽量温柔的一笑。

抬见目露星光、满面愠色的狼哥,有些恍惚走神的学生妹,尽量温柔的一笑。低头喝了口凉茶,呛得轻咳不止,赶紧双手捉牢遥控器,调大音量,静聆中年男人的画外音:

“皮笑肉不笑,菊香藤一样的缠绵,让神不守舍的苏西坡,有如蒺藜一样的刺扎。”

看罢春欢晚会,放响起身炮。苏西坡佯作没看见,菊香那张笑开了花的黄脸。

俟她拍屁股走人后,立马,拧灭了烟蒂,关闭了客厅流光溢彩的顶灯、射灯、壁灯、落地灯。

宛如一条,躲进书房里冬眠的懒虫。

空调书房里。

柔和的台灯光,在流泻;悠扬的轻音乐,在流响;淡雅的温香气,在流散。

一声不吭的狼哥,伸用脚趾,点中学生妹掌握在高耸胸部的遥控器的音频。一双狼一样警觉的耳目,在不动声色地仔细听看,别墅四周有点异常的动静。

陡被调低音量,中年男人的画外音,声细如蚊:

“乐在其中的老同学,如同:时下很多身在政府部门,人到中年,有点小权的小公务员,饱暖思迁欲,时过境迁的小盘算。

二十捱站,三十抢座,四十靠边,五十让闲,时不我待呵。沉浸在,‘少年心事当拿云,仗剑江湖把名扬’的武侠梦外,现代版的‘侠仕’氛围:用不着,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走万水千山,入深山古寺,去刻苦学艺,为百姓除暴。只须,天马行空,空手套白狼。以积学问之心积货财,以保国家之策保爵位,以爱妻子之心爱情人,以求道德之念求功名,就能无师自通,圆滑世故而梦想成真。

这会儿,近些年,已根本无心读书笔记的他,正美滋滋地枕着,夹藏有艳遇美照的学习读本书,打呼噜。

人非圣贤,亦非草木。

十八般‘抚’艺,三十六‘薪’计,耳濡目染,惊世骇俗的‘混世武功’,在潜移默化,与日俱增。”

梦里阿娇、阿美、阿莲……一个个,袅袅婷婷,貌若名模。衣着薄如蝉翼的粉色睡衫,水灵灵的眼睛花蕊蕊的唇,红萝卜的胳膊白萝卜的腿,在娇滴滴静悄悄地向苏西坡挪近、包围过来……

……本章完结,下一章“第一节 冰雪盈城的初夜〔42〕”↓↓↓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