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卧底藏骄(已出版) [目录] > 第3章:第一节冰雪盈城的初夜〔片断〕

《卧底藏骄(已出版)》

第3章第一节冰雪盈城的初夜〔片断〕

言者广军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月上梨树梢。

秦县内衣厂,厂区内,方圆三五里的梨树山,青草地。

这里的夜色多么美,黎明静悄悄。自成了内衣厂及周边轻纺工厂的牛郎织女,相约幽会的银河。

亲们将在本书里,看到与众不同、大不一样的牛郎织女故事,看到后来的下岗阶层缩影,看到被市场经济淘汰、社会关爱遗落的角落里,当代命运坎坷的牛郎织女,既未化蝶,也未成仙,而是成了侠,逼走江湖的“离山派”游侠……

故事还得从头说起,从牛郎织女情有独钟的厂区内梨树山,普贫社会背景下,年轻时代的他(她)们都知足常乐的日子,说起。

在梨花落尽,果实硕硕的梨树枝头下。

经常隐伏有,不少成对的青春男女,少男少女或大男大女。在偷食**。

咬嚼青涩的梨子,品味初yè的滋味……

青苔石上,权为翡翠之床。

罗衣绣带,暂作鸳鸯之帐。

云树烟草,屏蔽星月无光。

此情景,亲们可联想,当年不久搬上了银幕的一部古装武戏。对,正是金庸大作『笑傲江湖』改编的影视『东方不败』。剧情要求上的“场”戏,颠鸾倒凤的媾和,活色生香,早已由台海两岸的红男绿女主演得淋漓尽致。在伴随的美妙劲歌插曲声里,妙趣横生,妙至毫巅。若再多拍丁点,哪怕多来一个速成特写,则是画蛇添足。

审核剪切去、并不算短的一段镜头,删除的生疏动作前的台词,禁放的遮羞脱衣舞的画面,尽管是非常吸引眼球,震撼身心,真实精彩,雅俗共赏的镜头,还是在提唱社会精神文明的国度里,不宜拍摄、公演、喧染。

心照不宣,灭灯,夜色漆黑一团的画面,成年的亲们不妨各自回家上网,用现在流行而比比皆是的艳照写真、人体艺术、T台内衣秀,替代。同时,坐赏、重温『沧海笑』的美妙歌曲。

“沧海笑,

滔滔两岸潮,

浮沉随浪记今朝。

苍天笑,

纷纷世上潮,

谁负谁胜出天知晓。

江山笑,

烟雨遥,

涛浪淘尽红尘俗事知多少。

清风笑,

竟惹寂寥,

豪情还剩了,

一襟晚照。

沧海笑,

滔滔两岸潮,

浮沉随浪记今朝。

苍天笑,

……”

厂区的山林,风格迥异的特色,绝色。独这尘封在似水流年的荒草地,还是原创作品的[ch*]女地。颇具的时代特色,似可蜻蜓点水,速写漫画出来。

这样的“80”代大男大女恋爱进行曲,“上山打一枪”的场景,以及在后面情节纪实的“下海捞一把”片断,一个传说只讲奉献的英雄时代,渐在物欲横流世界,烟湮风逝的印象,或许只能在人到中年上的记忆中去找寻了,亦或将永远在写画中定格。

即使,囫囵吞枣,扑腾一下子就完事。换个喘息之地,再攀枝、交颈。也是风声鹤唳,惊弓之鸟。

黑暗中,战战兢兢,正在进行时。

可惜,越提胸吊单,越不想猝然受惊的事,百试不爽:往在紧要关头,发生了。

草的馨香,风的凉爽,山的绵延,狗的狂吠。

叶底摘梨,手刚触摸得到的,却象烫芋,烫手山芋……

黑暗的底色,一道亮光,手电筒光。

有个人影在由远而近,摸抄过来,暴喝:“站住,不许动!”

巡护梨山老汉,声若洪钟的吆喝声,与之形影不离的那条黄犬——据初步考证,它的祖先曾是大秦名相李斯的狗腿子,紧跟着汪的叫声中,林间**熟女——也就是本书后面要介绍的一些重要角色,后来的复辟势力,全凭着爹娘给的好模样或好身体,脱离“离山派”,转投“鸡鸭门”,奋不顾身地从事,烟囱倒立、旧底翻新、还是半禁闭半开放、偷漏税但减免不了保护费的产业,由游侠进一步堕落的色qíng杀手。皆如脱兔:雄兔脚扑朔,雌兔眼迷离。

赶紧手忙脚乱地藏扎好,鼓鼓囊囊的部位,吃不了,兜着走。

惊恐万状。

这时候,来时再平坦的xiōng部,奔逃时,也激发得:高耸浑圆,错落有致。

看得回头牵手的雄“凸”,yù huō更炽,急上心头。

带领雌“凹”拐弯抹角地,摆脱了后面的尾巴,倒竖了前面的弯弓。

跑马射箭般,直插深藏进,芳草鲜美的山沟旮旯:洛浦腾云巫山雨,此时无声胜有声。

呜呼,究是苦中作乐的浪漫,并非浪荡,只有齿寒心碎的感伤,也就只能点到意止。

狗叫声、脚步声、喘息声、下雨声,声声入耳,渐渐消逝。

如同,黑夜悄然消逝。

又是,春眠不觉晓时。

郊外,午时。

有人,远远隐约可辨的一男一女,在池塘边,钓鱼。

风儿捎带来男的说笑:“……如你这年纪、还大几岁时,住房紧缺,活动娱乐场所更少啊。做这事,提心吊胆,做地下交通员似,弦绷得太紧。在那个年代,当成有伤风化查禁的风声紧时,一本正经谈爱的年轻人,还得停止接头,转身分手告别快活林……”

有过这样无师自通、偷摸趴滚经历的老牛——本书里命运乖舛的侠,曾是“离山派”的连襟,已为“花酒牌门”的名侠,现悠闲自在地坐在池塘边,钓鱼。

齐膝深的嫩草边,老牛同志抽着蓝芙蓉王烟,搂着十七、八,两眼汪汪,一脸天真的学生妹(本书里社会女子大学屋里系的流莺,与“鸡鸭门”齐名的“流莺社”上流杀手,开“包”打“接”,专宰独杀“有钱途”又风骚爷、娘们腰包的高手)。在忆苦思甜。

老牛:“那时有那时的乐趣。嗬嗬,就像现在有现在的情调。有事没事动竿子,钓下鱼。看着鱼游摆,等着鱼上钓,拖着鱼出水。也就是那一刻出水前,过瘾呵!”

花花世界。尘埃落定。

老牛过瘾的笑脸,瞬间即逝。

天地有万古,人生只百年。

有的甚至远远不足三万日。

黑框彩照,依在过瘾的笑容,凝固尘封于:九鹤山碑林,苏西坡的墓碑上。

一个转轨动荡时期,一个卑微渺小的生命,在桃花依旧笑春风的山水字画里,尘埃落定处,完成了最后的一个休止符。

好像倒带重放:郊外,午时。

有人,远远隐约可辨的一男一女,在池塘边,钓鱼。

风儿捎带来男的说笑:“如你这年纪时,做这事,随心所欲,做江湖游侠似,到处寻求刺激性。在风声紧时,还是我行我素,甚至故意在快活林,惹人注目,惹事生非。”

酷似老牛的年轻男士,一身名牌休闲装,悠闲自在地坐在老牛动过竿子的池塘边,钓鱼。

一双深邃的眼睛,喜怒无常。每当年轻男士愤怒时就转为幽深,射出咄咄逼人的光芒,好像要穿透人的衣服、身体和灵魂,令人为之昏眩。但每当他温柔时,从那里汩汩流出的似水柔情则要将人溶化,象是催眠般将人慑服。

这无疑是个非常人物,非神即魔。

带有自虐、虐人倾向,拥有大爱、大恨情怀的侠客。

年轻男士:“那时有那时的乐趣。嗬嗬,就像现在有现在的情调。有事没事动竿子,钓下鱼。看着鱼游摆,等着鱼上钓,拖着鱼出水。也就是那一刻出水前,在脑屏推敲:如鱼得水,如鱼出水,池鲤化龙的小说章节,过瘾呵!”

叼抽着空空如也的烟斗,搂着十六、七,两眼汪汪,一脸天真的学生妹(明显年轻化、专业化、韩美化的‘流莺社’上流杀手)。年轻男士在回忆,烟云往事。

人不风流枉少年,可以私下讲,但不可以公开上书的风流**。

……本章完结,下一章“第一节冰雪盈城的初夜〔片断〕”↓↓↓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