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卧底藏骄(已出版) [目录] > 第317章:第二集身巢心寒的别恋〔3〕

《卧底藏骄(已出版)》

第317章第二集身巢心寒的别恋〔3〕

言者广军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镜头迭叠:

冬之花,门外长街漫天飞舞的雪绒花,冷静。

春之花,室内咫尺温馨舒卷的女人花,柔媚。

冰川复苏。一簇爬满季节的红晕,正悄悄地随着和煦的曙光,从一帘幽梦的心地,自一双含春的眼眸,和着酥xiōng波涛的起伏、勾唇弧线的娇喘,不断加速度的节拍里,上升,升温。

狼哥专注而透明的目光,裹着曾经岁月的风霜雨雪,柔和在霍珠那条小河的梦里,融化在少女那个春天的时空。

青郁郁的草原,风吹草低见牛羊……

雄浑的金泽,湮没了,相对无语的小芳,忧伤、惆怅的杨柳岸。

春雨酥如油,远见草碧透,近看却似无。狼哥依然仿佛感觉细雨濛濛,心叶颤抖。

……

看得出,狼哥又何尝不想、非常之想作一次深远的旅行?就像他欣赏的红袖美女作家唐一丹,她的原创作品『公主西游记』书里的多多,且让欢乐与痛苦,生存与毀灭,一起驶向茫茫避风的港湾。

但,还看得出,狼哥更想、只想这故事,他和霍珠的故事,已有兄妹情而怜爱她的诺言,如同他的初恋,最初亲手编织的金匾,美好而辉煌。就像他同样欣赏的红袖美女作家林美眉,她的原创作品『秋水长天间』书里的黄炎,有义务阵阵压弯了舒展的枝头,心被洗濯。一味的天真,穿过了童年,少年……竭力表现着永恒的主题,一种大爱,与性有关,但超越了性的爱……

霍珠的手,洁白,炽热,缠绕着狼哥还没来得及抬离开幽兰空谷的头身,在拼命拉近他和她之间的距离。

更加无奈复无语的狼哥,顿时感觉:四周,远近,有潮涌动……

在此际,他已血脉贲张而意乱神迷。但心里更加明白:心灵的点通,身体的融会,他和她将只是自已当年笔下嘲讽的夜路幽灵……

远远,传来海妖靡靡的歌声。

……

落水的狼哥,逐沉落于荷下。凫浮出头,像只水底青蛙跃上荷叶,呱呱叫个不停着,坐成,放逐时间的牧者。

在暄嚣的夜市,一朵又朵水莲花惨淡的容颜下,柔柔如忧伤的水草,蚀成,苍老的骨骼。然后,被捕蛙人当作游鱼晾晒于,曾经冬眠的土上。

海妖阴绿如灯塔的眼,陡地消失了。

然而,海市却比街市更加清晰起来。

于是,脑屏的画面迭叠,接着层层映现:白昼,他出现在几片薄薄的笑里;入夜,他便远行,去撩拔遥迢的水声。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他倒在疲遥的黎明中,他咬破唇,流出的血比江湖水还淡、还透明。

远远,远远传来海妖的靡靡的歌声……

贝贝感动得张开手臂,就要往苏醒身上扑压过来:“呜~~啦,我真想奉献我的爱,*****裸的热爱,亲你一下,快晕过去啦!”

……

这会儿,苏西坡早盯牢、逮着了:蹦跳在,不远外桌旁,独在网上坐庄的一只“小白兔”。

颇有几分姿色,并不陌生的一位年轻女老板〔“花酒牌门”的职业杀手〕。

就像:油菜花盛开的地方,总会有远道而来的蜂蝶,翩翩起舞;罂粟花灿烂的田畦,亦会有夜路而趋的幽灵,哀哀惊鸣。

……本章完结,下一章“第二集身巢心寒的别恋〔片断〕”↓↓↓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