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卧底藏骄(已出版) [目录] > 第32章:第一节 冰雪盈城的初夜〔45〕

《卧底藏骄(已出版)》

第32章第一节 冰雪盈城的初夜〔45〕

言者广军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影视里,字幕:秦县内衣厂职工医院,1985年,端午,深夜。

产房外,走廊上,只有相对无语的两位男人:年老的五十不到,挨坐产房门边,长椅上。不时往门缝里,窥视;年轻的二十出头,不停地,如热锅里的蚂蚁,打转,抽烟,不带过滤嘴的纸烟。

作宣传解说的还是,中年男人的画外音:

“每个生命的降生,无不充满了:母亲怀甲十月的自豪,一朝分娩的痛快。也都附带有:父亲守望十月的喜悦,坐立不安的关怀。

我的老同学,早年得子的狂喜,得意忘形,却让同事、同学、邻居与朋友,取闹、奚落了好多年,形容的那句玩笑话,‘揩掉鼻涕当大人’。忧喜参半地,揣提着,七上八下,一颗悬空的心,守候在产房门外。直至,笑逐啼开,一下子,心伏脚下,在医院走廊椅上,瘫跌落坐。

此刻,一下子在网吧空椅上,瘫跌落坐的苏西坡,同样满身疲惫。惟所不同是,满身还沾满了铜臭及异味。已风风光光做了三十六大寿、奔四十张前抢占了个座位的也是乡级领导。不再是衣着朴素、拘谨捱站、毛头毛脑的毕业大男生,‘希侠族’小字辈模样。一夜掷变、一掷万金而换来一纸红头文件一行任命后,就象当年,揩掉鼻涕,当了另层意义上的大人。俨然跑堂变作了掌柜。在过着公车当步、公费喝酒挥金如土、抽烟如烧钱,够气派的日子,在江湖混到‘花酒牌门’名侠醉生梦死的日子。时间不知不觉就这样,转瞬间,过去了十五个春秋。”

两眼汪汪看影视的霍珠,在抿嘴窍笑。

影视里的苏西坡,在心中长叹:

“看来,这一生,‘忙’命江湖,都是为了这小子活着:为他昏天暗地,东奔西走;为他开天辟地,南‘征’北‘战’;为他惊天动地,上‘行’下‘孝’;为他……

唉,为人孝子。

嗯,有点意思。

父母在世,对其很少尽孝。百年之后,倒是挺孝,丧事办得真像回事:披麻戴孝时,哭天喊地;送归黄泉后,合计入出,还托了荫萌其福,欢天喜地。

算来算去,真的挺孝,儿子。

今夜亲手燃放的炮竹,是否,一个不祥之兆?

想想:这些年,捞一把,捞来捞出的好事,多磨。不知不觉,捞的是偏门。明摆着的正大光明的公门,曾几何时,大小肥缺职位,倒成了常委级领导掌管的当年计划指标与紧俏商品,施舍的恩惠。不行春风,焉得夏雨?上面越是三令五申强调,不准跑官要官,实是此地无银三百两,越要下面反其道而行之。还非得跑、要,关键是送,才能换得不可。简直跑断双脚、要哭鼻子、送尽所好,比孝敬父母要虔诚千百倍呵。上梁不正下梁歪,跟着亏心事做了不少,昧心钱也就捞是捞了不少。可多行夜路必遇鬼,半夜敲门的次数,越来越多。风险与后怕,自在打过交道的人前‘仆’后继,进去不少后,与日俱增。

古话说得好,‘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既上了贼船,糊里糊涂,上了条载满脏物,却漏水的破船,回不了岸啦。只能,担惊受怕等,那迟早的一天。

有时,倒还真希望,回到从前:两袖清风,没有权钱,没有包袱,也没有惶恐的日子。

不知真有那天后,这小子还认不认自己?”

胡思乱想,坐会儿后。见小网虫苏醒并没有任何反应,心事沉沉的苏西坡,伸了个懒腰,轻咳了几声。

……本章完结,下一章“第一节 冰雪盈城的初夜〔46〕”↓↓↓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