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卧底藏骄(已出版) [目录] > 第320章:第二集身巢心寒的别恋〔片断〕

《卧底藏骄(已出版)》

第320章第二集身巢心寒的别恋〔片断〕

言者广军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镜头迭叠,江城醉客推敲出的前尘旧梦……

字幕:留香大酒店,2002年6月22日晚上。

紧闭的包厢内,挤坐满桌的酒宴才开场。

长得像只威猛的秃鸢,率先站起的中年猛汉,一手叉腰,一手端杯,很有王者风范。

一桌人赶紧站了起来,都毕恭毕敬地敬猛汉的酒。一一与一桌人碰响杯壁后,一杯足有二两的酒,真的很猛的猛汉一口吞下了肚,看上去由口腔直接倒灌胃里。一桌人于是自觉地依序一饮而尽。

还是如法炮制,猛汉更加发猛,催叫驻店专职销酒的小姐--一个长得十分清秀的十七、八女孩子继续,上杯,上酒,给桌上人每人筛满一小组、三杯酒。

依然一手叉腰,一手端杯,猛汉率先站起来,又一一与一桌人碰响杯壁,一杯足有二两的酒的酒杯杯壁。

只是这回他在不怒含威地监督,桌上人先依序自觉地一饮而尽。一杯接一杯地连干完三杯满酒。

菜还没动筷,两个女服务员帮小姐抬搬进包厢的一箱古井贡酒,整一打酒,全部告罄!

酒精考验的一桌人很快成了京剧中人物:红脸的关公,白脸的曹操,蓝脸的窦郎,黑脸的张飞……

不胜酒力的一个瘦小个子,口里的液体不敢吐掉半滴,但眼里的液体在放任如拧开忘关的水龙头的水,点滴不止,滴成了一串又串。

看上去,他像极戏剧里的小太监,白净张脸,在可怜兮兮地捧饮皇帝赏赐的鸠酒。

酒到他这里断流,流不到下一位了。

黑脸的猛汉发火了,叫喳喳:“乖儿子,要死你也要喝下去呀!你这办公室主任的主要职责,就是搞好会务之后,陪好加你正好一桌的局领导喝酒,再搞好为领导的休闲安排服务。这么不听话,明是不想当了!”

自夹了一筷子拼盘凉菜,边往口里塞,边鹰瞵虎视着只想下跪求饶的熊主任。脸色越来越阴沉的猛汉,撅起的阔嘴足可以吊得起一个长颈啤酒瓶。

坐在熊主任上首的苏西坡满脸通红,在左盼右顾着猛汉和熊主任,笑面佛似地打着哈哈,声音洪亮如金属撞击声。

坐于猛汉近旁的黄群摇了摇头,想息事宁人:“熊主任,这样吧,你不喝酒就服小认罚。给方局长赔个小意,一杯酒折抵一包极品软芙蓉王,孝敬方局长……”

心领神会的熊主任赶紧放下酒杯,想往门外跑,赶烟。

“赶咽,赶紧给老子咽下去!”

猛汉方局长两眼冒火,腾地拍桌而起,自己面前的杯中酒浪泼出、溅湿了桌面一大块。

“龟儿子,你到底听谁的话!?黄局长马上升任政协副主[xi]的公示不假,可你别忘了他还没有登位当上副主[xi]。哼,即使当上了,在这局里老子还是一把手,还得听老子说了算,说一不二!”

黑脸转向黄群,方局长的攻击目标转向了,自认为挑衅、动摇了自己,自己核心权威的人。同样没好气地叫喳喳起来。

“黄主[xi],我赶明儿就到组织部要求,重新洗牌!你呀就别再在卫生局委屈了!卷铺盖给我走人,去安心当你的专职副主[xi]!”

三十又五的黄群,在方局长面前,从来都是不卑不亢,甚至毫不示弱。可以说是在卫生局机关唯一一个敢于真情对对碰、有时不买方局长账的人。

“想赶我走?哈哈,料你既舍不得我走,也不想我坐到你上面吧?当不当政协副主[xi]我倒无所谓。但,这卫生局副局长我还是当定了!”

接过熊主任颤抖个不停的酒杯,黄群仰脖子喝了个杯底朝天。在喷着满口酒话。

“山不在高,水不在深,我这个人你方局长不是不了解,我是不重位而重为,想当官呀早就有机会、交流到外县当副县长了。可我心里还蹩着一肚子火,就不信在我手里扭转不了,在医院无理索赔、动辄闹事的歪风邪气!

人贵有自知之明,我呢,是大事干不了,就喜欢干点小事。在这里,我还想、也还能做点小事出来。

说句真心话,在盼想你也该提拔了,早点腾出正位子,让我放手好好地干上十几年。我这年纪你要我到政协去,还不是如同回家翻弄那个玩意儿!”

一把搂着忍俊不禁在发笑的十七、八,站旁等听继续加酒的小姐。方局长亲了亲她的漂亮脸蛋。好上这杯的人总是有常人之所不能的非常敏锐性,从爱上的一个眼神、笑声或其他微小动作,听看出,甚至纯凭感觉,就能感觉得出,对方其中微妙的暖昧。

心有灵犀一点通的小姐,让方局长满意地摸捏过之后,不用请示就自动手开了第二箱又一瓶古井贡酒。

“老子干了这么多年正科,乡长、局长当腻了,做梦都想弄个副处。你年纪轻轻,捡了个天上掉下来的馅饼呵!这世道不公平、太不公平!”

越说越气,激愤填膺的方局长摔碎了酒一杯,一杯又一杯,清脆三响后,推椅离席,拂袖扬长而去…

“刚直不阿,是美德;刚直不柔,则是教训。

所以,在同一个地方,连栽两个跟头,前一事早忘,后一事为师,最后的一堂课,我记忆犹新,感触犹深……”

……本章完结,下一章“第二集身巢心寒的别恋〔7〕”↓↓↓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