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卧底藏骄(已出版) [目录] > 第337章:第二集身巢心寒的别恋〔片断〕

《卧底藏骄(已出版)》

第337章第二集身巢心寒的别恋〔片断〕

言者广军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咦了一声,如发现新大陆的周沫:“这倒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是件好事,值得表扬,亲一个。早听小娘言,何会吃亏在眼前?喂,别一旦不饿、不求我事了,与我说话,多闲聊几句就给脸色,心不甘情不愿的,应付!”

伸手揽锁住,游离不定的黄群,周沫转脸笑嘻嘻地问:“先笑一个,好不好嘛?你这文写那个风月场所的快活情事,写得蛮有经验,蛮到位。呵呵,再老实告诉我,你也有,特别爱好吗?”

黄群不加思索地:“有。不过……”

杏目瞪圆的周沫,娇叱,声音高了八度:“什么!?再说一遍!”

哈哈笑过的黄群,坦然相告:“曾经,也好一杯。”

一句话简单交待完毕,不想中断构思的黄群,立马回到对门,另间书房,兼儿子的卧室,重又伏案涂鸦。

霍地,暴跳起来的周沫在紧追不放,她非常在乎、近乎神经过敏的原则问题:“真的?!跟你的铁哥苏西坡一样,一不得志,也在外……”

抬看见:自称“藏獒”的周沫,悄无声息地,跟进、靠近了。笑得更欢,更显女人本“色”:满面春风,笑绽开,樱桃小嘴;笑露出,洁美皓齿,上排两颗尖锐、挺长、格外醒目的虎牙。望而生畏的黄群,心里有些发急,有所防备。表情却不置可否,只是,微笑。

笑嘻嘻,进一步,和颜悦色的周沫:“自鸣得意,是不是?还笑,笑起来,还蛮年轻、好看,风度翩~~哎哟!”

退一步,打拱手告饶的黄群满脸赔笑:“君子动口不动手,更不会,口、手齐动,像条母狼狗,又抓,又咬。”

周沫进步更快,叫声更欢:“汪!汪!我本就属狗嘛,藏獒,最忠心耿耿,最好,也最狠的,牧马犬,看家狗!时时处处,专门只盯着,你这匹黑马,追咬!撕咬尽,你满肚子坏心!撕咬得,你无处藏身!汪!汪汪!”

横来直挡的黄群,举额称臣:“好狗,乖乖狗,别汪了,我服小!我投降!我做奴才,做马,让你骑!”

笑哈哈,黄群搂紧,自咬得左手食指发青的周沫。

……

“笑,还亏你笑得出来,很骄傲的姿态!像你现在这样的心态,我倒劝你先甭急着写自荐,找领导谈心。你骨子里的毛病不改啊,你是无人可帮,无药可救!

我看呀你还是先看,关于柳亚子的文章……”

“我读初中时就看过了,你认为是他牢骚太盛的错么?”

找到切入点的话题,黄群借题发挥而感慨万千。

……

“哦,好聪明的诡辩术,原来你绕了一个大圈子,在明说柳亚子,隐喻自己,为自己诡辩!

虽吃喝玩乐在豪华饭店,却处处不顺眼,由发言而生气,由生气而骂人,由骂人而憔悴!

其实还是耐不住寂寞,听不进毛主[xi]的一句诗话‘牢骚太盛防肠断,风物长宜放眼量。莫道昆明池水浅,观鱼胜过富春江’。你呀醒醒吧!”

摇头苦笑,黄群自叹已经是猩猩后,太息。

“柳前辈奉和二首,其中有句‘徜遣名园长属我,躬耕原不恋吴江’。已表明回转态度,考虑不告老还乡而定居北平了。”

……

“可惜呀,应验他的预言,不及告破他的预言呵!”

“个人的得失成败,何足挂齿?然而家国的存亡兴衰,促人深省呵!!”

“用人之道,还得制度衡定之,而不是当家的一言堂说了算啊!”

……

“如果一昧盲从,跟着领导团团转,一门心思做唯唯喏喏的应声虫和懵懵懂懂的奴才,只做好好先生,领导的手和脚,不当群众的喉与舌,那么我早就上了一个又一个台阶,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了!”

周沫横眉冷对地,咬牙切齿:“少巧言令色,哼!我可再三提醒、警告你:最好,夹藏好你的小尾巴,可别让我抓捞到把柄,抓捞到手心!嘿嘿,到那时,管叫你,吃不了,兜着~~”

走字话音未落,周沫果真像极,一条浑身上下着火的藏獒,已和身扑窜上来。

虎!虎!虎!偷袭“珍珠港”。

……本章完结,下一章“第二集身巢心寒的别恋〔片断〕”↓↓↓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