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卧底藏骄(已出版) [目录] > 第34章:第一节 冰雪盈城的初夜〔47〕

《卧底藏骄(已出版)》

第34章第一节 冰雪盈城的初夜〔47〕

言者广军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接燃支烟,苏西坡在心中长叹:

“比起,此时此刻,冒着暴风雪,上山修电缆,上路值加勤,上班急诊救,下沟补水管,下乡忙慰问,下坑掩黄土的那些无名英雄,著名人物,成名烈士,自己就像没事似的闲人,袖手安享清福,笑纳高枕无忧,还能说不好吗?”

谢天谢地,解说的终于轮换是女声了。

霍珠眸光闪了闪,很快猜到这可能是狼婶。

常言道得好,女疼爹儿亲娘。看来从狼婶的话语口气里,更易于了解掌握狼哥的人品个性。少奸巨猾的霍珠在格外用心地听,中年女人的画外音:

“至于,鬼迷心窍,他自己还总是下定决心,却收不了伸手与花心。不拿白不拿,不玩白不玩,去捞灰色收入外,‘外快’。去玩心跳且带刺,‘刺激’,惹的祸,也能,怨天尤人?

也可,强说,都是月亮惹的祸!?”

苏西坡在心中长叹:

“无名英雄,在默默无闻地,忙活;成名烈士,已默默无语地,长眠;著名人物,在默默无声地,奔波。非常时期,都在沉默。

沉默是金啊!

就连那句断水电时,窝火,想骂娘的话,我也说不出口了。”

中年女人的画外音:

“唉,再恨,也恨不起来的这个男人,我的丈夫。一表人材,头脑灵活,能说会道,虽不帮别人,也不害别人。也并不是,一无是处,坏到,不可救药。

可惜,这年头,令人智昏,令人对结发糟糠,忘恩负义。只怕,能救醒他的人,还没出生。”

苏西坡在心中嗟叹:

“曾经的一腔热血,而今我揽镜伤逝。但,并不缺少政治理念。怀才不遇,郁闷同时,犹思,想到社会不公,薄待的又何止我一个:天灾人祸何其多,歌舞升平几时羞?

这年头,铁塔或井架下,死难的亡灵,还少吗!?

为此,付出惨痛代价的多少人家,正在想得到高层与各级,还有社会各界的关注,不止是:同情的抚恤,迟来的爱,爱心的奉献;主要还是:沉痛的追悼,深刻的反思……”

中年男人的画外音:

“不过,我的老同学,这点良心发现的良知,很快,就像坠入冰窟,冻僵,麻木了。

毕竟,时过境迁。自扫门前雪,都有点不愿意了,又岂管人家瓦上霜?

别说,下岗了,别老找他的职工。就是,过年掀不开锅盖,头回前来投靠的亲朋,他都是,一视同仁,一样用,自有苦衷,恕不接待,挂了电话,或走了人影。

这样的回头客,也就日见稀少了。

即使,偶尔路遇照面,都像看陌生人身旁的怪物一样,扭转了头。类此的党群、干群关系,决非社会个别现象。这不能不引起我们足够警惕与反思!”

……本章完结,下一章“第一节 冰雪盈城的初夜〔48〕”↓↓↓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