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卧底藏骄(已出版) [目录] > 第347章:第二集身巢心寒的别恋〔片断〕

《卧底藏骄(已出版)》

第347章第二集身巢心寒的别恋〔片断〕

言者广军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手机铃响,正处在真情回放而热血柔肠的宋菊香看也不看来电显示,关了手机,再度将整个身心紧贴向苏西坡。

在她蓦然一瞥间,惊觉,面前这位自己在少女时代心仪的玉面郎君,依然丰神俊朗,而且犹添成熟魅力。

“你稍微隔开点,别缠绕我的脖子太紧。”

扑贴上身,温软玉滑的感觉像蛇。樱桃朱唇娇喘出来的气浪,炽热而湿润,恰似蛇口张牙吐舐而发射的长长的红杏色彩的信子。

苏西坡头皮发麻,心头发怵,浑身发抖且起了鸡皮疙瘩。脱口而出地求饶道。“蛇啊,你是条……美女蛇啊,这种感觉,蛇盘在身的感觉,让人惊心动魄而接近崩溃啊。姑奶奶,别再吓我了,求你高抬贵手,放过我吧!”

“吱吱吱”轻叫,“呵呵呵”大笑,宋菊香益发紧紧抱顶苏西坡,她的肤发、嘴唇还有体内绵绵不断地散发出,淡淡的胭脂香和薄荷香,以及浓烈的名贵香水和酒水混杂成的怪味道。

捂嘴轻咳两声,条件反射似退闪的苏西坡在努力克制住,涌上心头、喉头的干呕。极力装作轻松地逗趣儿。

“小心我就在车内,把你放倒摆平,不用剥皮……”他的声音有点微颤,微笑而笑出来的颤音。“囫囵个儿,就把你当作当年梨树山的梨子,连皮带核,全吃进肚里!”

“嗯,你想怎样就怎样。”

螓首低伏在苏西坡肩头,宋菊香的媚眼如丝,有点上气不接下气地努小嘴,咬着他的耳尖,一字一句地轻声说。

“反正让你上了,这些年,我只和你上过床,这生注定是你的人,是送给你……的,开心果。让你吃,只要你愿意,只要你开心……”

她情不自禁地开始呻吟的声音,轻音乐似,轻飘飘,轻如尘定落花香。

当年,不堪回首的往事:在梨树山上,人约黄昏后的情景;在青苔石上,融为一体际的情景;在人流室外,泪眼凝视着的情景;在垄上归来,小别胜新婚的情景……

袅袅似烟,飘逝去他记忆的耻恨。

一一如水,洗涤去他心底的阴霾。

毕竟她是他的女人,曾经热爱并信誓旦旦承诺要疼爱一生的女人,最爱的女人。

“酒桌上你呀喝了不少酒,我却见你颗粒未进。”

迅即插进去车钥匙,苏西坡发动小车,一手轻松扶转方向盘,一手沉重搂紧她的肩,找回当年护花使者柔肠百转而怜香惜玉的感觉,真心实意地劝道。

……

“阳仔,你不是当过漆包线厂的供销科长、经营副厂长么?”

自抽着蓝芙蓉王烟,用牙签挑食嗦螺的苏西坡有些不解地问。

“这可是个肥缺,你咋不干了呢?”

“不是我不想干了,而是我想也干不了了,厂子破产了,一言难尽啊!”

坐不下去的向阳连忙起身,笑道:“你们慢慢吃,我得去弄几个菜,再陪你们喝口酒。”

“老板,加菜!”

邻桌有人吆喝,向阳夫妻手忙脚乱起来。

喝酒喝在兴头的哪桌,有人在砸喝空的啤酒瓶,骂骂咧咧。“有没有菜上?妈的,老子等半天了,再不上,咱立马走人,没有钱付!”

“这位大哥,还有各位兄弟,先抽支烟,菜马上就好!”

龚绚花从向阳口袋摸掏出半包软白沙烟,笑容可掬地一一敬递到位。

“请问,你们喜欢口味浓点还是淡点?”她点头弯腰着,准备给来的顾客添茶。

“不用倒开水,上酒!”

“好的,好的,酒和菜马上就到!”

手操锅铲悄奔近前,向阳忙不迭地道歉:“老同学,真不好意思,我先上别桌的菜,委屈你们等会儿。”

“唉,做这小摊生意,有生意,凑热闹来齐了,急,没生意更是急啊!”

给那桌递上一个火锅,撤换下一叠盘碟的龚绚花笑对他们直摇头。

望着向阳手脚麻利烹饪的背影,黄群的眸底映现雨雪霏霏的画面,读到了散文诗《背离》的意境。

“昔去花似雪,今别雪如花。春天把花开过就告别了,如今白雪飘飞,河岸上偶尔飘过一枚黄叶。”

岁月如花似雪还像叶,飘飞去,飘过来。

“一枚叶子因西风而离开枝头,一只雏鸟因羽毛丰满而离开巢穴。这种离开原来位置的背离时时发生着。”

人的一生又要经过多少背离呢?

……

……本章完结,下一章“第二集身巢心寒的别恋〔片断〕”↓↓↓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