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卧底藏骄(已出版) [目录] > 第358章:第二集身巢心寒的别恋〔片断〕

《卧底藏骄(已出版)》

第358章第二集身巢心寒的别恋〔片断〕

言者广军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安静的听完,她的死党妩媚一笑,笑得同是女人的她也为之惊艳、忘情。

看得出刚做过面膜而明净的脸上,有两汪清澈的泉眼。风发泉涌,淡淡的胭脂香味。两瓣桃红的唇,粉嫩而诱惑,大学同学中这个叫庞凯歌的剩女随意倚在钢琴上的身姿,妩媚动人。

精致的手指,精致的钢琴,优雅的弹响,优雅的音调。

“做情人好,做老婆也不错。”

说出的话音,落止的琴声,非常的柔和,悦耳动听。

难怪她的前夫为之一见钟情,再见倾情,至今为这个小妖精媚儿着迷,神魂颠倒。

“如果一生只有三天,昨天、今天和明天,那么我选择,和你一样,把冒失签证的男人当作傻根吧。”

……

彼此会心的坏坏的又笑。

她在内心里哀叹:既生瑜,何生亮?

死党的智商貌似不如自已,但情商远在己之上。

……

她倒抽了口冷气。

原来向来心比天高的自己,居然看错看轻看低了那不屑屈就的小木偶。

原来,貌似毫无机心、任人摆布的小木偶,却使拨弄她手脚的收放线,完全反过来牵绊住了高超艺人的心眼和每根中枢神经。表面看上去是艺人给予了小木偶舞台上的精彩表演,事实上则恰是小木偶成就了艺人生命中的欢喜悲忧。

原来只当作愚弄、拨弄她手脚的收放线,同时也可当作维系、遥控他情感的心弦啊!

如此看来,谁是主宰?谁是傀儡?

“其实呀,老婆和情人有区别吗?依我来看,基本上一回事,都是傻根的女人,只是名份不同。

而名份就像女人穿戴的衣饰,就看女人是在乎给的贵贱,还是在乎有的冷暖了。我嘛,是里子和面子都要。”

“嘻嘻,做了傻根的情人是为了做傻根的老婆,做了傻根的老婆是为了只做傻根的情人。”

她不得不刮目相看她的死党,简直佩服得五体投地。

果然如古人云“福在丑女边。”

这位专业成绩一蹋糊涂,在大学课堂上屡出笑话、献丑的小师妹,在社交生活经验方面堪作她的大师姐。

但,她不是轻易转弯和回头的女人。

明知道这样不柔和的性格,会使她的将来:要么失控,要么停滞,要么悲壮。

可是,江山易改,秉性难移。她实在放弃不了自己的矜持,傲慢与偏见。情愿自欺欺人,给自己找一个牵强附会而暂且解脱的借口。

她的最后结论是:如今这个社会,反正已不正常。

并不是劳动所得,物有所值。大抵出人头地者都应验了那句:无才便是“得”。

譬如:大字不识一箩筐的“聪”民,得以:箩筐装整袋整袋麻袋倒出的人民币;数字概念模糊的“分”君,得以:败家换一枚一枚数枚捧来的大红印;脑袋进水弱智的“闻”人,得以:盲从成一个一个多个沽钓的名流……

才女梦想随世俗破灭,红颜激情伴背叛不再。她从心底里瞧不起,这些不学无术却混世有成的人滓,包括发国难财后就只会沽名钓誉、寻花问柳的前夫。

不过,死党的一语惊醒了她这个梦中人……

“既然傻根喜新厌旧,把女人当衣服换。即使你套上了他的单身,也锁定不了他的花心啊。”

“与其让他试穿过后甩掉,莫若之前之后成为他作茧自缚的心仪,再也挣脱不了的诱惑,总是梦寐以求的体贴……”

性感的粉色内衣带子从碎花圆领T恤里露出来,丰满曲美的胸部跟着她深沉的呼吸一上一下,她的花梗似修长秀美的脖颈看上去那么柔滑,花蕊似艳丽娇美的嘴唇也是那么莹润。

贴上他同样渴望的热唇的那一霎那,猛地意识到自己停不下来了,因为他的舌头已经伸进了她的嘴里,彼此缠绵,痛并快活着……

她在想找回失去的爱,本该完全属于自己的爱。

但,有多少爱可以重来,她不知道。

也许,爱若烟花,灿烂、散了之后,如被冰雪洇湿而明显伤痕累累的烟花,剩余情愫不再是为悦己者燃放美丽,那样简单。潮湿的心,已在幻想着被出其不意的点燃,引爆,娇艳璀璨的光焰,那种不在于像先前那样飞天,而只想报复、灼痛、伤害玩弄者的光焰。

蛋蛋在亲热着她,如同娇娇在亲热着它的主人。而她们都在亲热地挽着同一个傻根,宛如傻根的左膀右臂,彼此心照不宣的笑靥如花,如烟花……

……本章完结,下一章“第二集身巢心寒的别恋〔片断)”↓↓↓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