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卧底藏骄(已出版) [目录] > 第37章:第二节 身巢心寒的别恋〔50〕

《卧底藏骄(已出版)》

第37章第二节 身巢心寒的别恋〔50〕

言者广军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苏西坡:“兔崽子,你倒是说好,说得如此简易。也不想想你妈,你那妈,一天到晚,无所事事,就会像盏探照灯,防贼一样,总照着你老子的踪影。”

苏醒:“还不是,现在安装的防盗门窗,图个心安哄自己。”

中年男人的画外音:

“儿子的低声嘀咕,但想着满腹心事的父亲,没听见。或许,习惯听见了,装做没听见,顾自谈吐。”

苏西坡:“……心里却只惦记着你,放心不下你,想把你这个宝贝儿子,像老母鸡一样,孵在翼下身边。含在嘴里怕融化,捧在手心怕摔碎,放在外边怕学坏。”

中年男人的画外音:

“精明、勤劳,但咋呼、怨妇似的菊香,的确,对自己的宝贝独生子,无微不至,宠爱有加,甚至可谓疼爱、纵爱、溺爱过头。

这样的妈,够意思了,苏醒无话可说。与爸,像前世有冤,今世有仇,针锋相对,极尽唇枪舌剑之能事的苏醒,却从不和妈拌嘴。

有时,他也觉得,妈够操心,够辛苦,够可怜了。只是,不想听见她老守在跟前,念经、念金箍咒的自己,只想,出家,借故买早奶、夜宵或『练习题集』,多在外悠会儿。

也许,男孩子天生的潜意识里,对于女性包括母性,抱有心在‘巢’营心在‘寒’的想法:并不在乎,掉落身边的温柔。却想念着,攀折不了的冷艳。非常想念着,想方设法,才折到手了的温馨。

其实,我们每一个人,长大参加工作的人,对于母亲,当作母亲的单位,故乡,党派,政府,祖国,世界,同样,一样有着这样的赤子之心。就像,欣欣向荣的向日葵,向着鲜艳不落的太阳,非常想念着:她的温暖,光明和博爱。”

苏西坡:“天寒地冻,深更半夜了,也要,逼老驴下坑拉磨,放鱼鹰破冰叼虾。总是看、容不得你老子,轻松悠哉闲哉片刻。非逼着你老子,冒着鹅毛大雪赶夜路,连爬带滚过河来,接带你小兔崽子回窝。你不回,我可没……还真灵,‘说曹操,曹操就到’。这不,催唤电话来了,正好是笫十三道金牌令……得,你跟你妈说罢。”

苏醒:“妈……”

菊香的声音:“醒醒?哎哟,我的儿,乖乖,宝贝,心肝,祖宗呀,你可急死妈啦!人不回来吃年饭,也不给妈捎个信,我的心啦一直跳得发慌,现还在……”

苏醒:“妈,我也想跟您通个电话,说几句,‘吉祥如意,恭禧新春,青春永驻,天天快乐’。”

“好,乖,乖孩子,妈就为等听到你这句……”电话里听得出,女人可能感冒了的抽泣,嘶哑发音。“爱崽崽!妈担心,想你……”

苏醒:“妈,我也想您,想您‘慷慨解囊,江湖救急’,给我多发几张压岁钱呢!可手机没电啦。再说,我跟您,那是手指连心,母子同心,永远一条心,那是……”

苏西坡:“尽会跟你妈撒娇,肉麻不,小色狼帮主?”

冬冬:“还没断奶呀?赶紧回家,吃了奶后再出来,嘻嘻!”

浪仔:“哈哈,在哥们面前扮酷,在亲娘那头,十足奶油味,我要,快要呕了,哇!”

欢天:“帮主哥哥,回去吧,别让菊姨担心。我也想……”

喜迪:“不是先跟你外婆讲好了,玩通宵?欢天,你捣什么蛋!笫一次拖拍,就扰乱军心!我可严正警告你:再扫大家的兴,下回,哥们可不喊你啦!”

苏醒:“现正忙着呢,跟几个把弟兄、把姊妹、好朋友,你都见过的呀,玩得挺欢,开心。现就开溜,也太让他几个,日后会小瞧我这个老大,不仗义吧?放心,什么都好、都不缺,就是手头……过小年的那几张?今给宋爷爷买了条烟送去,请欢天等吃了年饭,早打漂漂了。要……好咧,好!”

中年男人的画外音:

“还是接了,坐在府上,‘席梦思’床头的他那口子,菊香,很少教训儿子,但频仍教训私生子或后来子口气的最高指令,我的老同学,啪的一声,把手机重摔到桌面。

如今法定‘一夫一妻制’并‘独生子女’,T字型血亲框架结构。就像,有的单位:做调度的人多,做事的人少。往是,办事员安排指挥员工作。难免出现头重脚轻,向下倾斜一边倒的效果。

从而,绝大多数的家庭:全家上下齐动员,紧紧围绕‘独苗’运转。有双亲的孩子像个宝,投进多亲的怀里,不堪负荷的幸福知多少?

但,在淡化爱情、越来越看重需要的现实生活中。走了一方的单亲家庭私生子。以及,准允离婚后一次找一个,再找第二个……第N个夫或妻。这样重组的家庭里。同母异父或同父异母的子女,也就是相对后来父或母而言的后来子,何其多也。

不难想象,单亲或重组家庭:不在少数的子女,遭受不平等的冷遇,歧视,甚至凌辱的情形,一如家常便饭。缺少父或母爱的这些孩子像根草,很少关爱的日子,不想没有的幸福哪里找?

不难发现,在我们社会这个大家庭:不少地方国企的命运,与之,有着惊人的相似!”

……本章完结,下一章“第二节 身巢心寒的别恋〔51〕”↓↓↓更精彩哦!